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4章 收拢人心,密室谋划

第1414章 收拢人心,密室谋划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万赏!

……

这番话直接袒露胸臆,颇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旁人皆不敢接话,只有阿台自诩地位高,还敢说些。

“兴和伯目光远,想来陛下更是让人见之惶恐,小王倒是有些期盼,又有些害怕了。”

一阵风吹过,原先颇有意境的烟雾被吹散,再无一点美感。

方醒笑了笑,面色冷峻。

“什么叫做底蕴?那便是传承。”

方醒看到那些贵族都在倾听通译的话,就缓缓的道:“汉人的传承太过悠久,已经根植于汉人的血脉之中,骨髓之中,再残暴、再强大的异族也无法长久统治汉人,因为那传承会唤醒他们血脉之中的不屈。前赴后继,永不屈服,再强大的异族也得滚蛋,就如同当年不可一世的蒙元人。”

阿台再也接不下去了,因为当年的蒙元帝国之中,鞑靼人就不少。

方醒笑了笑,自信的道:“记住了,好好的过日子,那样大家都好。”

这时一个贵族突然喊了一嗓子,方醒看去,通译说道:“伯爷,他说自己不是汉人,那该怎么办?”

唐赛儿也觉得这是个难题,就低声对林三说道:“他们是蛮夷。”

林三点头道:“嗯,蛮夷就是蛮夷。”

“对,蛮夷就是蛮夷,咱们可是大明人!”

那些军户们都自豪的昂首说着,他们在自豪于自己的身份,而不会对戎狄生出半点艳羡来。

这一刻方醒想起了破岗渎边那个老人的话:我等世代居于此,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除去戎狄之外就是咱们,要什么族?

这一刻他想起了那些读书的孩子,他们对那些方块字从陌生到熟稔,从握笔艰难,写出来的字就像是狗爬,到轻松的用柔软的毛笔写出一个个或是娟秀,或是刚劲有力的方块字来。

他想起了那些晨昏定省,想起了再大的高官,在面对自己的父母时也得赔笑躬身……

这就是传承啊!

刘邦再牛笔,可在面对着年轻时偏心自己大哥的父亲时,也只敢拿往事取笑了一句,然后按照老家的模样给父亲修建村落。

方醒笑了笑,说道:“戎狄入了华夏,认可了华夏,那便是汉人。对,就是汉人!”

鸦雀无声,只有通译的话在回荡着。

“戎狄入了华夏,认可了华夏,那便是汉人。”

是的,大明想一手压住世界,必须得要有一个对外的方针。

所谓的戎狄,那便是异族。

异族归顺怎么处置?

方醒认为应当是逐步同化,当然,有的是不能同化,大部分都无法同化。所以,那些戎狄需要的是疏远,让他们在滚滚历史潮流中没落,一蹶不振,无法翻身!

“果真吗?”

那些贵族一听就喜的不行,方醒点头道:“历史上不少威名赫赫的名人也不是汉人,但他们行事皆以汉人自居,所以不管是史书还是百姓,都认为他们是汉人,这个道理同样可以适用于现在。”

一个贵族小心翼翼的问道:“伯爷,咱们若是归顺了大明,以后会不会有人清算……说我们是蛮夷?”

蛮夷这个词出现的太早,一直是中原人对自己以外的民族称呼,带着贬义。

“不会。”

方醒今天可不是大发善心,带人来帮忙的,他的目的就是想收拢这些鞑靼人的心。

“大明胸怀宽阔,你等只要能以大明人自居,以大明人的行事为准则,此后就是大明人,为陛下和大明军队所庇护。”

方醒微笑着,此刻他就是朱棣的代言人,身后的王贺会把他的一言一行及时禀告到朱棣那里,若是朱棣认为他犯了大错,那么自然会有旨意呵斥或是处置。

可方醒知道朱棣的心思,这就是一位无比渴望着大明能站在世界之巅的帝王,他怎么会放过这等同化鞑靼人的机会。

这就是功劳!

看到那些贵族们都面带喜色的交头接耳,王贺在心中已经打好了腹稿。

——陛下,兴和伯一番话便收了鞑靼贵族的心,此后阿台再想生出异心,首先就得要面对内部的反对,何其难也!

阿台沉默了一阵,然后爽朗的笑了,伸出手去。

方醒微笑着,同样伸出手,和阿台击掌。

啪!

声音不大,但却仿佛响彻云霄。

那些贵族们都喜上眉梢,消息传出去后,那些正在忙碌的鞑靼人都放下手中的活计,振臂欢呼。

有人欢喜,就有人烦恼,甚至是仇视。

……

“明人……果真收了那些蠢货的心?”

一个帐篷里,靠近里面的地方坐着一个山羊胡的老人,他看着跪在身前的男子冷笑道:“阿台就是个蠢货,那些人被那个魔神几句话就收拢了心,以后他就是个空壳,只能坐吃等死!”

跪着的男子一怔,他觉得坐吃等死是一种自己奢望而不得的生活状态。

老人的眼中闪过利芒,沉吟道:“我们不能被明人奴役,阿台已经不适合做我们的王了……”

男子抬头探究问道:“那……动手?对谁?阿台还是那个魔神?”

老人淡淡的道:“为何不能同时呢……可有困难?”

“没有!”

男子感受到了压力,额上见汗。

老人不屑的道:“阿台本就是傀儡,原先是阿鲁台的傀儡,如今是明人的傀儡,何德何能统御我们?”

男子低声道:“是。”

老人眯眼道:“去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最好是明军大乱,然后咱们还能进了兴和堡去劫掠一番,最后带着族群远遁,过咱们的逍遥日子。”

男子的背上全是汗水,帐篷里本就闷热,此时听了这话,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这让老人有些不满。

“你在害怕什么?”

男子俯首道:“没有,我没有害怕。”

老人沉声道:“就算是不成,咱们也能去投奔瓦剌人。”

男子再次抬头道:“可瓦剌人不会相信我们,他们会把我们丢进羊圈里,从此沦为奴隶。”

鞑靼和瓦剌是世仇啊!

老人的眼神犀利,低吼道:“那是以前,可现在鞑靼作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部族已经不复存在了,懂不懂?!此刻我们和脱欢是一伙的,他不是傻子,傻子也不能统合瓦剌三部,所以咱们的存在他只会欢迎!”

男子颤栗道:“是,我马上就去安排,可……那个魔神的周围都有人保护……”

“那又如何?”

老人太阳穴上的血管爆起,咬牙切齿的道:“那是假象!在兴和堡内,那个魔神不会防备刺客,明白吗蠢货!”

男子点头,起身道:“那我这就去了。”

老人招招手,男子近前低头。

老人的眼中闪动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野心,低声道:“那些家伙不可能都愿意归顺明人,那个兴和伯才将又铸了一个京观,那个京观石你可看了吗?可怖啊!那只眼睛就像是来自于无间地狱……”

男子想起了那块京观石,冷汗都出来了。

老人冷笑道:“那个魔神为何只令人雕刻一只眼睛?因为脱欢还在,他想让另一只眼睛出现在脱欢的尸骸前。可怕的人,从未见过这等明人,不除掉他,谁都无法安枕!”

“等脱欢得到巴根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他将会无法入睡,而我们就是能让他平静的良药,懂了吗?去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男子点点头,然后转身。

“等等!”

老人突然招手,男子转身,看到他在皱眉沉思。

良久,老人说道:“阿台是次要的,因为只要有那个魔神在,阿台就算是马上死去,那个魔神依然可以镇压住部族,所以……”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