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3章 草原与中原

第1413章 草原与中原

感谢书友:‘20171002214613132’的万赏!

......

兴和堡现在很热闹,周围已经被刚迁徙来的鞑靼人给占据了,到处都是帐篷,到处都是牛羊。

方醒回到兴和堡的第一件事就是通告全军:不许去拿鞑靼人的东西。

这不是在制造隔阂,而是在创造融合的条件。

自从鞑靼人迁徙过来后,堡内的军户们从戒备再到好奇,这中间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而已。

虽然鞑靼人已经臣服于大明,可两边却相隔几百里的距离。

距离能产生美,同样也能产生隔阂。

方醒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今天就带着一堆军户来到了鞑靼人的临时营地。

为了不给敌人提供打造攻城器械所用的木材,所以兴和堡周围,方圆十里都没有树木。

于是等这些军户到时,就看到那些鞑靼人用牛马从远处拖拉着木头而来。

营寨不小,需要的木材很多。

边上的栅栏还只有一些雏形,防御设施还没开始施工。

就在这热火朝天的气氛中,阿台带着一溜贵族来迎接方醒一行。

“这里不错。”

方醒和阿台并肩而行,一路看着那些男子在整理临时家园,就感慨道:“鞑靼人以前逐草而居,以后还会这样,但是咱们总得有个固定的地方住嘛,不然冬天到了,还得在野外受冻。”

阿台休息了几天后,整个人都变得雍容起来,他笑道:“若是能有一座城,以后那些牧民也不用担心牛羊的越冬问题了。”

方醒点头道:“这很简单,且等大战之后,俘虏必然会很多,到时候在草原上筑城就是了。”

阿台的眼皮跳了一下,笑着问道:“大明要在草原筑城吗?”

“当然。”方醒笃定的道:“以后兴和堡这里会变成内地,最安全的地方,不会再有刀兵。”

阿台的面色如常,笑眯眯的道:“那再好不过了,以后这里将会牛羊成群。”

方醒笑了笑,当这里变成大明的腹地时,鞑靼人只有两个选择:融入,隔阂!

……

林三和唐赛儿不算是军户,可今天也被叫来了。

孩子在外面显得很乐呵,咿咿呀呀的,让林三和唐赛儿欢喜的不行。

“赛儿,那些鞑靼人为什么不种地呢?”

林三觉得这事儿很荒谬,而唐赛儿却说道:“这里的气候不一定适合种地呢!而且这地好像也不大好。”

林三辩驳道:“可听说奴儿干都司那边都在种地呢,那米上次咱们就吃过,好吃。”

唐赛儿不知道怎么回答,正好方醒在和一个牧民在谈话,不知怎地,她脑袋一热,就抱着孩子冲过去问道:“伯爷,为什么他们不种地呢?”

方醒愕然侧身,然后看看也是一脸懵逼的阿台,想了想,才说道:“这世上的土地不少,可还得要看气候,比如说雨水,还有早晚温差大这些问题。再有,草原虽然看似遍地青草,可也有不少沙漠。”

“沙漠?”

唐赛儿从未见过沙漠,根本就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的东西。

“对,沙漠。”

方醒解释道:“就是沙子,你看到的全是沙堆,没有绿色。而这些沙堆会慢慢的侵蚀草地,若是我们现在不去保护草地的话,以后大风一起,大明的整个北方都将会被沙尘暴给淹没了。”

呃……

唐赛儿觉得这个有些杞人忧天了。

阿台心中微喜,觉得这是和方醒搞好关系的机会,就正色道:“对,兴和伯这话再没错了,以往小王曾经带着部众遭遇过多次沙灾,那场景就像是鬼神役使一般,铺天盖地都是沙子。”

方醒点头道:“草原上的土地比较薄,开垦的价值不大,至于奴儿干都司那边是个特例,那边的黑土地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宝地。”

“哦!多谢伯爷指点。”

唐赛儿觉得方醒真是无所不知,一时间想起自己的孩子,就脱口而出道:“伯爷,以后我的孩子能学科学吗?”

科学的名气在底层百姓中间很大,所以唐赛儿知道很正常。

方醒看着这个有些胖的孩子,伸手摸摸他的脸蛋,笑道:“当然可以,以后兴和堡这边肯定会有人教授,再说也可以识字之后自学。”

唐赛儿点头道:“嗯,多谢伯爷,民妇以后一定让我的孩子去学科学,长大也能和伯爷一般的博学。”

“哈哈哈哈!”

方醒不禁大笑起来,然后说道:“我并不博学,没有人能博学,只是生活之中处处皆是学问,而我不过是注意到了而已,不值一提。”

“有刺客!”

方醒正准备再为科学宣传一番时,唐赛儿突然大喝一声,然后身体陡然跃起,抱着孩子就飞出一脚。

“啊……”

方醒回头,就看到一个男子倒在地上,而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刀。

阿台愕然道:“伯爷,他不是刺客,是专门杀羊的。小王刚才令他去杀羊,估摸着是来禀告的吧。”

唐赛儿落地后疾步冲过去,正准备一脚跺在男子的胸上,方醒赶紧叫停。

好身手啊!

阿台目露异彩,问了沈阳:“沈大人,大明的女子都是这般厉害吗?”

沈阳心中冷冷一笑,以前鞑靼部又不是没有掳掠过大明女子,这时候问这话,太假!

“王爷错了,大明的女子以贞静为上,这等女子却是异类。”

说这话的人是钟定,对于唐赛儿这等粗鲁的女人他是看不上的。

“什么叫做贞静?”

方醒听到了这话,看到唐赛儿满不在乎,就说道:“人有天性,有的人欢快,有的人沉默,这不能一慨而论。本伯就是个粗鲁的人,若是遇到不高兴的事,哪怕对方是尚书也得要去掰扯一番,否则晚上会憋闷的睡不着。”

钟定想请罪,方醒却忽略了他,看着有些茫然的阿台说道:“这天下终究还是要有一个大国出来镇压,鞑靼不可能,再强大十倍也不可能,因为你们没有根!”

阿台愕然,当年的草原各部落何曾有根?只不过被那铁木真强行并在一起,然后通过战无不胜的疯狂,让大家都认可自己是蒙元人。

这便是草原人的根!

“靠武力终究不长久,底蕴,你们没有底蕴!”

方醒想起了那些沐猴而冠的家伙,想起了那些浑身臭烘烘的家伙,想起了那些假笑着,想终有一日吞下中原这个花花世界的家伙……

阿台点头道:“是,草原部族没有底蕴,日子也艰难,靠的不过是聚众不受欺负来收揽人心罢了,所以吞并乃是常事。”

方醒看了他一眼,对他说出这等掏心掏肺的话表示了赞赏。

“底蕴来自于传承,所以外人说本伯反对儒学,那是污蔑,是偷换概念!”

这时那边有人在烧木桩子的根部,烟雾飘过来,阿台生怕方醒不喜,就准备呵斥。

方醒摆摆手,然后说道:“汉人从很久以前就在传承着一个相同的底蕴,那便是祖宗和父母,对祖宗恭谨,对父母恭顺,便延伸出了孝,这就是一切之基础。”

阿台无话可说,以前的草原上可是乱的很,乱七八糟。

以孝治天下,这就是历代皇室的中心点,守住了这一点,才有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伦常。

“虽然有些固执,可却是一个国家的根基,这不同于草原上的强者为尊,它一直在维系着大明的正常运行,而不会反复生乱。”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