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1章 敌之英雄

第1411章 敌之英雄

今天九九重阳,祝大家久久如意,爵士也希望和大家一起久久地走下去。

……

极目四眺,鞑靼人,明军……

这些敌人就像是墙,从四面挤压过来。

“下马跪地不杀!”

四面的敌人都在用蒙元话高喊着,动摇着自己一方的士气。

六千余人!

这是目前巴根麾下的实力,几番厮杀之后,几乎损失了一半。

“要杀出去!杀出去!”

巴根竭力呼喊着,牛角号不停的鸣叫,六千余人就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左冲右突。

“嘭嘭嘭嘭!”

火枪齐射的硝烟在战场上飞舞,一排排的瓦剌人被铅弹击中,惨叫着摔下马来。

“跑!”

巴根喊道:“分散跑!跑出去告诉太师,魔神来了!非哈烈人不能制服!”

“逃啊!”

巴根的眼中含着热泪,拼命的嘶吼着。

号手吹响了牛角号,最后看了巴根一眼,把牛角号一扔,跟着一队同袍往西面去了。

巴根的身后只有十余人的亲兵跟着,他摇头苦笑着,就在战场中间停住了。

火枪声,火炮的轰鸣声;喊杀声,招降声,就像是一把把小刀在切割着巴根的心。

无数溃兵从四面奔逃,在方醒本阵那边,他们遇到了强大的火力打击。

而孙越那边更是轻松,他指挥麾下切割开溃兵,然后一一吃掉。

吴跃那边稍微有些压力,在阿台和那些头人的注视下,他用三轮霰弹打垮了敌军从这面突围的打算。

这三面都在招降,无数瓦剌人下马弃刀,然后跪在地上,目光茫然的看着明军上来。

只有鞑靼人那一面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双方是世仇,无数次的厮杀早就让他们把彼此视为大敌。

所以没有人招降,也没有人下马,双方就纠缠在一起,互相追逐,互相……拼杀!

一队瓦剌人利用前方纠缠的缝隙,凶悍的冲杀出去,然后头也不回的亡命奔逃。

巴根欣慰的看着这一幕,含笑转身。

这一面逼近的明军根本就不啰嗦,一路喊话招降,有不愿意下马弃刀的马上撂倒。

巴根很平静的看着这些杀戮,看了看故乡的方向,却看不到自己宠爱的孙子,却看不到正在脱欢身边担任侍卫的儿子,更看不见他为之效忠的脱欢。

“太师啊……”

巴根摇摇头,看到明军那边来了十余骑。他整整身上的甲衣,然后对左右说道:“你们下马。”

亲兵们面面相觑,一人说道:“大人,咱们护着您杀出去!”

这话说的没人相信,不过大家都觉得巴根不能被俘,那将是瓦剌的耻辱。

巴根摇摇头,等侍卫们下马后,他微笑着策马缓缓前行。

“下马!”

一队明军举枪喝令道。

巴根摇摇头,原地不动,看着不远处的方醒道:“可是兴和伯?”

方醒点点头道:“你就是巴根?传闻你是宿将,可你居然就想凭着一万余人来击败鞑靼人,嗯,你差点就做到了,可你把本伯当做是白痴了吗?”

那么大的迁徙队伍,方醒怎么可能会只派出两个千户所来保护。

巴根看着方醒叹息道:“真年轻啊!我和你一般年纪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百夫长,那么多年过去了,明人果然是人才辈出。”

“你是如何避过我派出的斥候?”

这个是巴根一直不解的原因,为了此次拦截,他派出了许多斥候在兴和堡与这里之间来回搜索,可却没有发现明军,他这才敢倾巢出动,奋力一击。

方醒笑了笑:“不过是斥候厉害罢了。”

斥候厉害,可更厉害的却是望远镜。

有了望远镜,斥候就能先敌发现,然后潜伏包抄,用线膛燧发枪远距离干掉对手,方醒才能指挥麾下悄然接近战场,然后突袭敌人。

巴根摇摇头,他知道方醒没说实话,可这事儿却是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神兵天降啊!非战之罪!”

巴根喃喃的道:“我败了,可太师会起大军来,他会把你撕成碎片……”

“你不希望他来,对吗?”

方醒对这位老将有些尊敬,因为若非有望远镜的话,今天他必然无法捕捉到巴根的主力,只能徒劳而返。

巴根愕然,然后苦笑:“我倒是忘记了你久经战阵,而且深得明皇的信赖,于国事并非一无所知。罢了,两国相争必有一伤,只希望你们莫要后悔。”

方醒失笑道:“此战是由你们引发,瓦剌怎地在你的口中变成了受害者?”

巴根点点头,策马转动一周,看到各处的抵抗都已经结束了。

“你可愿归降?”

王贺觉得俘获这等大将肯定功劳不小,所以就问道。

“你这等忠义之士归降,陛下肯定会欢喜,以后在大明不说别的,锦衣玉食却是没问题,你……不考虑一下?”

巴根已经拔刀了,他对着方醒说道:“你不错,魔神,魔神,听闻明人的新火器大多由你一手推出,真的是魔神啊!可惜却是明人的……”

长刀在脖子上一拉,嗤嗤嗤的声音中,血雾喷溅出来。

巴根的身体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最终看向西北方向,嘴巴张开蠕动几下,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王贺惋惜的道:“可惜了,一条命就这么没了。”

他可惜的是没有俘获巴根,至于人命,放眼看去,地上的人马尸骸一眼看不到边。

方醒皱眉道:“埋了他。”

这是武人对武人的尊重,林群安领会了精神,叫人去挖坑。

“伯爷,可要立碑?”

“不要,敌之英雄,我之仇寇,能埋了他就算是不错了。”

方醒觉得自己无需和敌人说什么风度,因为就在后面的一辆马车上面,耸立着一块墓碑。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方醒往后招招手,小刀赶着马车缓缓走进战场。

墓碑上的红色大字已经被岁月消磨了大半,看着斑驳而陈旧。

“王爷,战场需要清理打扫一下……”

钟定非常有眼力,无需方醒派人来,他就和阿台在沟通。

阿台没有迟疑,说道:“月鲁,派人去清理,还有,不许私下藏东西,不然就砍手。”

月鲁领命而去,阿台笑道:“走,咱们去兴和伯那里祝贺一番。”

钟定笑道:“是,咱们得去祝贺伯爷大胜。”

两人笑着打马过去,沈阳和杨竹缓缓而行。杨竹突然说道:“兴和伯的风采我算是看到了,果然不愧是名将,把巴根和阿台玩弄于股掌之间,而大明却拿到了最大的好处。”

沈阳淡淡的道:“阿台估摸着也知道些,不过他却无可奈何,若是要掰扯道理,伯爷会让他后悔终生。”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