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09章 军歌嘹亮,四面合围

第1409章 军歌嘹亮,四面合围

阿台看到一个溃兵的脑袋被铁弹击中,瞬间红白喷溅,然后铁弹威力不减,继续横扫下去。

“不……”

阿台伸出手去,尖叫着,愤恨着!

钟定的面色发白,说道:“王爷,自古慈不掌兵,若是被溃兵冲垮了阵型,咱们都得死!”

沈阳握着刀柄道:“必要时,我们都得上!”

说着他看了杨竹一眼。

杨竹冷笑道:“东厂没有怕死鬼!沈大人,今日咱们就比比谁杀的敌人多?”

沈阳呵呵一笑,伸出手去。

杨竹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来,和沈阳击掌。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这时前方打出了一次齐射,硝烟中,溃兵的前两排几乎被打掉大半。

崩溃了!

在被一轮火炮和两轮排枪打击之后,溃兵们崩溃了!

溃兵们此时才想起军令,看到第二排火枪兵已经轮转上来,顿时亡魂大冒,奋力的朝着自己的左边冲杀过去。

谁的战斗力最强大?

亡命之徒!

左侧的瓦剌人没想到明军真的开火了,而且火力那么猛。等鞑靼溃兵冲过来时,看着那喷火的眼神,瞬间,往日对鞑靼人的印象完全被掀翻了。

“杀!”

溃兵们长刀挥舞,在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时迸发出来的战斗力直接让瓦剌人尿了。

“杀啊!”

前方一触即溃,溃兵们大喜,顺着这个口子就冲了出去!

“大人,他们还搅在一起!”

身后有人在大声的喊着,吴跃点点头,此时前方都是乱兵,而且是侧面,若是打击,那效果肯定是杠杠的。

可…….

“齐射!”

敌我双方纠缠在一起,吴跃认为被打死的至少有一半是瓦剌人,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下令开火。

“嘭嘭嘭嘭!”

刚侧身的敌我双方骑兵顿时被削掉一层。

“大人,火炮准备完毕!”

吴跃摇摇头,那边的阿台也在摇头,沈阳和杨竹都在摇头。

那些瓦剌人不顾伤亡和鞑靼人缠在一起,直接往迁徙队伍的右翼杀去!

时机啊!

吴跃知道是鞑靼人崩溃的太突然,让敌军有了从容纠缠在一起的时机。

丢掉后面的人马吗?

瞬间吴跃就陷入了纠结中。

“大人,壮士断腕啊!”

阿台也做出了决断,吩咐道:“放弃后面的人,剩下的兵力足以保住一半部众……”

而巴根此时已经是大喜过望,他在冲击的骑兵群中喊道:“紧紧的跟着,切掉他们一半人马就是成功!”

这就是滚雪球,只要溃兵把后面的鞑靼部众冲乱,巴根有一百种方式能席卷这些人去冲击明军。

到了那时,任你再多的火铳也是白费劲啊!

“杀!”

巴根的面色涨红,疾驰在前,一刀把一个鞑靼骑兵的脖子斩断一半。

阿台身体微颤,突然喊道:“撤退!我们撤退!”

他有一支侍卫队,全是精锐,只要瓦剌人被后面的部众牵制住,他有把握能逃出生天。

吴跃面色如常的道:“住口!”

阿台嘶吼道:“不行了!要崩溃了!”

溃兵距离后面的妇孺不过是一里多的距离,再不跑就晚了呀!

吴跃穿着板甲突然侧身,面罩里的一双眼睛盯着阿台道:“伯爷从不会丢下弟兄们不管!”

阿台吼道:“可现在战局如此,他在哪?他在哪?”

吴跃向前一步,目光森然的说道:“伯爷自然会在他该出现的时候……”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正在拼命挥刀的巴根呆滞了,那些正在全力驱赶鞑靼溃兵的瓦剌人呆滞了。

钟定是害怕的,可此刻他却不肯露怯,只是湿透的背部暴露了他的紧张。

沈阳面露狂喜之色,杨竹呆呆的看着声音的来处。

阿台的脸颊在颤抖,突然一把抓住钟定的肩膀,问道:“是谁?是谁?”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钟定艰难的把视线从远方收回来,面色潮红的道:“是伯爷!是他,只有聚宝山卫才把这首秦风无衣当做自己的军歌!”

……

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渐渐的靠近。而在黑线的左右,一些骑兵就像是凶猛的猎犬窜了出来,追逐着瓦剌人的斥候。

方醒当先,他放下望远镜,淡淡的道:“传令,鞑靼部必须堵住西面,吴跃部堵住南面,孙越部从北面压缩过去,我军……前进!”

牛角号呜咽中,孙越部开始了冲击。

“大人,伯爷要求我们堵住西面和南面!”

吴跃点头,从机动性的角度把方醒的命令做了解析,命令道:“鞑靼部集中,从正面压上,务必堵住。我部左侧出击!”

牛角号再次响起,左翼的一万鞑靼骑兵在援兵到达的鼓舞下,疯狂的冲着右翼扑去。

“魔神来了!”

一阵欢呼声中,鞑靼溃兵们居然掉转头来,迎着追兵冲杀上去。

那个魔神居然来了,瓦剌人算什么?算什么?!

一时间溃兵们居然把追兵堵住了,后面那些已经绝望的妇孺们都喜极而泣,然后纷纷看向那片阵列。

雄壮啊!

……

“跑起来!”

长期的操练让这些步卒们穿着板甲依然能小跑前进,身上的板甲部分互相碰撞,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这些声音聚集在一起,随着阵列的移动轰然作响。

方醒策马在前,身边的家丁们不断在观察着已经开始集结,正在寻找逃生路线的瓦剌人。

王贺在侧后方赞叹道:“兴和伯果然是计谋百出,用鞑靼人做诱饵,一举陷住了瓦剌人的主力,痛快!”

方醒眯眼看着那些在往西面突围的瓦剌人,冷笑道:“阿台有了小心思,他不甘心躲在大明的羽翼之下苟且,所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弱肉强食,以后才会变乖。”

王贺悚然一惊,然后欢喜的道:“兴和伯此举深得老奸巨猾之精髓,咱家佩服!”

用阿台做诱饵,一举打掉在兴和堡一代游弋的巴根所部,顺便还能教训一下有些不满意的阿台,这就是方醒的计划。

“目前看来很不错,传令,加快速度!”

四面合围正在加速,就像是一根绞索在缓缓套在巴根的脖子上。

“他选择了从鞑靼人那边突围,却低估了鞑靼人死里逃生后的愤怒,以及阿台急于在本伯面前表现一番的决心,巴根,配不上宿将的名号!”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