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04章 必然的决策

第1404章 必然的决策

一感谢书友:“深圳大屠夫”的万赏!

……

姜兴得意的纵马到了方醒身前,大声的道:“伯爷,小的发现了瓦剌人的埋伏,有骑兵一万人左右。”

“好!”

方醒微笑着鼓励道:“干的不错,军功簿上自然有你的名字!”

姜兴心中火热,摸摸怀里的两块细纱巾,喊道:“多谢伯爷!”

方醒点点头,等姜兴走后,王贺就嘀咕道:“那些苟日的就会用这一招,当年的丘福就是这样中的埋伏。”

陈德已经指挥玄武卫上来了,他策马赶到方醒的侧面,听到这话就说道:“巴根的想法很简单,先把咱们的骑兵给击败,至于玄武卫,失去了骑兵之后,这一路回去肯定是担惊受怕,损失不小。”

方醒嗯了一声道:“就算是玄武卫能安全回到兴和堡,可没有骑兵的保护,没有了机动性,也只能是守城罢了,然后巴根就可以继续控制野狐岭到兴和堡这一线,让朝中成为聋子、瞎子!”

陈德只是从战术的角度分析了巴根的意图,而方醒却从庙堂的高度,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的最终目的。

王贺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只要消息被切断,陛下肯定会心存疑虑,出兵的时机就很难把握了。”

大军出动可不是开玩笑,耗费的人力物力堪称是天文数字。

若是扑个空,那就是颗粒无收,军心士气,百姓的怨气,百官对帝王的不满意……这些情绪集合起来,可不是小事。

所以大明和哈烈对出兵一事这么谨慎,原因就在于此。

五千骑兵归来,方醒心中大定,随即叫人一起动手,把战利品装在大车上,马上回师。

……

草原上最好的季节,对于扎那来说,也是他最幸福的时刻,因为琪琪格生孩子了。

有了孩子,就意味着这个家庭有了奋斗的目标。

琪琪格在给孩子喂奶,扎那在边上看着炖的羊奶。

羊奶沸腾了,扎那小心翼翼的倒进一个瓷碗里——瓷碗有个缺口,但对于扎那来说却是宝贝。

这可是他去打草谷时抢到的。那一次他干掉了那一户人家,锅碗瓢盆抢了好多,可惜没抢赢百夫长,只能遗憾的看着他砍掉了那个女人的手,然后得了个银手镯。

要是那个银手镯被我抢了该多好啊!

看着琪琪格空荡荡的手腕,扎那就觉得遗憾。

琪琪格喂饱了孩子,放下衣襟笑道:“扎那,孩子很健壮呢!”

扎那看了一眼孩子,伸手擦去他嘴角的奶渍,说道:“琪琪格,这次大战,我肯定会给你弄几件首饰来!”

琪琪格笑道:“好,到时候记得给咱们的孩子弄一件。”

“嗯!”

扎那重重的点头应了,然后起身道:“羊奶我放在边上冷着,你记得喝了。看好孩子,我去太师那里看看。”

琪琪格点头,然后抱着孩子,哼着一首母亲当年哄她睡觉的歌,幸福洋溢着。

……

扎那出了自家的帐篷,穿行在一片帐篷区中——这里就是贵族和脱欢的侍卫们的聚居地。

穿过这里,被拱卫在中间的就是脱欢的大帐。

这里戒备森严,侍卫们在周围晃荡着,寻找一切可疑的迹象。

在决定和哈列国联手后,脱欢担心内部有人会铤而走险,所以加强了戒备。

扎那一路打着招呼在大帐外站着,这就是他的岗位——非脱欢信任之人不能担任的岗位。

“……一群鼠目寸光的蠢货!”

里面传来了一声怒喝,扎那示意站在另一边的同伴,同伴就挥挥手,于是周围的侍卫都退远了些。

“哈烈人以为明皇是什么?是胆小之辈吗?当年明皇在丘福战败之后,他居然敢亲征,这样的帝王,哈烈人以为他是胆小鬼吗?!”

“若我是明皇,肯定会派出最厉害的前锋出塞,然后牵制咱们,然后……”

听到这里,扎那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原先强大的瓦剌,居然……

“然后咱们就进退两难了,懂吗?哈烈人要是不出兵,明皇会把咱们追到天尽头!就像是当年追……我的父亲时一样。”

马哈木,被朱棣派兵一路追杀,众叛亲离之下,成了孤狼,最后死于孤岛。

“我不会!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年的那一幕,为此我将永远铭记那个时刻,为此我的儿子也先应当永世铭记,为此瓦剌应当永世记得这个仇恨,不死不休!”

扎那握紧刀柄,看了一眼同伴,他也同样是咬牙切齿,眼中全是愤恨。

若是没有朱棣的那次北征,此时的草原上必然就是瓦剌人的天下,而不会是现在这般的惶惶不可终日。

“你们的王在等待什么?我脱欢已经敞开了胸腹,坦然准备迎接哈烈大军的到来,若是不来,那么我将率领部族远遁,把这片草原让给明人!希望你们能同明人友好相处。”

哈烈人欺人太甚啊!

扎那恨不能冲进去,一刀剁了那个脸上永远都挂着倨傲的哈烈使者。

这时里面传来了那个倨傲的声音。

“太师,我们还在准备之中,再说明人在哪?明人不出动,难道我们去攻打他们的坚城吗?”

“可只要你们出兵,明皇必然会亲征,这一点毫无疑问,若是错误,我脱欢愿意被马拖死!”

脱欢发誓了,这是屈辱,也是机会。

可里面那个倨傲的声音依然不变:“太师,再次说一次,国内还在准备,我们的王已经召集了大臣和将军们在议事,而所有的议题就是一个,明人!明白了吗?继续去试探吧,我们会随时保持和国内的联系。”

“好吧,我希望你们能马上去信,告诉你们的王,明皇肯定已经出兵了。”

“知道了太师,告辞。”

脚步声传来,帐篷被掀开,那张令扎那讨厌的脸也出来了。

“使者慢走。”

脱欢亲自送了出来,刚才的慷慨激昂还在他的脸上残留着红晕。

使者微微颔首,然后离去。

脱欢就站在帐篷外面,看着使者,直至背影消失。

扎那不敢看脱欢,等了许久之后,他才敢抬头,发现脱欢居然一直站在那里。

脱欢的神色很冷,目光向下,能看到他紧握的双拳,那泛白的骨节说明了他的愤怒。

“叫人来!”

脱欢丢下一句话后,转身进了大帐。

马上有侍卫去通知那些重要人物……

……

“哈烈人会一直等下去,现在就看明皇的决心了!”

大帐里,脱欢看着手下的重臣们,幽幽的道:“哈烈人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咱们把明皇勾出来。”

一阵静默。

大家都知道这个任务的艰难。

“太师,若是明人没有出兵,那咱们出大军去袭扰一番边墙,明皇肯定会出兵。”

众人看向脱欢——这是一个必然的决策,从脱欢决意要和哈烈人结盟时,就无法阻拦的决策!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