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01章 我要去看看他们的成色

第1401章 我要去看看他们的成色

一感谢书友:“oh木木彡”的万赏!

……

从北平到兴和堡这一路条件不大好,大军基本上都是露宿,所以到了兴和堡之后,方醒下令修整三日。

所有人都可以休息,而斥候却不行。他们不但不能休息,而且还得要更加的辛苦。

姜兴却不觉得辛苦,因为他就指望着这次北征立下功劳,然后升官受赏。

所以他起的很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去查看了马匹,回来后就叫醒了自己的麾下。

草原上的露水重,当姜兴带着自己的小旗部出了兴和堡时,身上感觉潮的很,不大舒服。

“常二,秦都,你们注意些左右。”

两个老兵笑嘻嘻的应了,大大咧咧的道:“大人,昨晚伯爷又给咱们斥候每人发了一块纱巾,嘿嘿!用一块,剩下一块带回家去,这下可赚到了。”

姜兴嗯了一声,摸摸怀里的两块纱巾,得意的道:“老子一块都不用,都带回家去,看看我媳妇会是什么脸色。”

“大人英明!”

手下都拖着嗓子喊着,常二和秦都却自恃老资格,直接取笑道:“大人,可是怕回去被罚睡屋顶?”

“放屁!”

姜兴双腿一夹,马儿缓缓向前,然后说道:“老子在家里说一不二,谁敢让我睡屋顶?”

“大人别吹牛了!谁不知道你在家就是个……不说了,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驱走了晨间的薄雾,这队斥候渐渐隐去。

而方醒此时才将起床,他慢悠悠的吃了早饭,然后带着林群安和陈德一起去巡查了各部驻地。

走了一圈回来后,陈德主动要求率军出城去操练一番。

所谓的操练一番,其实就去适应环境。

方醒同意了,但是告诫道:“斥候一定要严密搜索,若是被敌军突袭,陈德,本伯定当拿你问罪。”

等陈德走后,林群安才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伯爷,玄武卫终究和咱们不是一体的,跟着咱们一起出来,有了战功是他们的,出了纰漏却是您的责任,这……这不好吧。”

王贺也不满的道:“那陈德也是大大咧咧的,出去干什么?整日就想着出风头,兴和伯,等他回来就寻个小错,收拾他一顿。”

方醒微微一笑:“没必要,军中虽然有些内斗存在,可在国战之时,却需要万众一心,任何会造成内部矛盾的人事必须要打压!”

这个隐晦的警告让林群安心中凛然,而王贺却有些悻悻然,觉得玄武卫这次算是跟着沾光了。

“兴和伯,咱们是在这里一直等下去,还是主动出击?”

“先等各方的消息汇拢后再分析。”

方醒的决定很稳,因为他作为先遣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对士气的影响太大了。

所以,决定很多战役胜负的其实只是两种人。

——斥候和统帅!

而斥候在很多时候比统帅还要重要!

……

姜兴带着麾下在兴和堡西面一路搜索前进,而在他们的左右两侧五里不到的地方,均有相同的斥候小队同步搜索。

这和拉网差不多了。

姜兴拥有一个望远镜,但他必须要在遇到全军覆没的危险前把这个望远镜毁掉,这个是不可置疑的决定。

举起望远镜,姜兴已经习惯了远处的东西被拉近的感觉,从刚开始的新鲜,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而他却不知道,方醒最喜欢的就是这个。

革新和新鲜事物最好不要一下子轰动出场,虽然效果会很拉风,可对思想的冲击却是翻天覆地的,在目前儒家主宰的社会环境下,这种行为风险太大。

望远镜缓缓移动着,当看到两个黑点出现时,姜兴喊道:“出击!”

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想,在军中你的任务就是随着上官的命令行动,胜败不由你,生死不由你!

于是大家奋勇争先,朝着那两个黑点扑去。

而那两个黑点稍后也发现了明军,马上掉头就跑。

骑兵之间的追逐很煎熬,也很枯燥。

双方的距离在慢慢拉近,姜兴叫人吹响了号角,然后拿出了弩箭。

“射马,要活口!”

虽然在疾驰中的准头不好,可数量却弥补了这个遗憾。

两匹马几乎是同时中箭,两个瓦剌斥候从马背上摔下来。

“哈哈哈哈!立功了兄弟们,去,拿了他们。”

姜兴大笑着,顺手上了弩箭,然后近前防备。

四名斥候下马拔刀,缓步接近。

地上的两个瓦剌斥候一人伏地未动,而另一人却挣扎着起来,努力拔刀,可脸上的惊惶却出卖了他并没有决死之心的底气。

两人配合,一人诱敌,一人绕到后面,直接一脚撂倒了对手,然后合身扑上去控制住了他。

秦都走到那个没有动静的瓦剌斥候的身前,哪怕看到这人的脑袋已经歪曲到了一边,依然用长刀剁掉了他的脚掌。

看到这人还是没反应,秦都原地倒退,同时喊道:“大人,这人的脖子断了。”

姜兴遗憾的道:“特么的!损失了一个俘虏,把头砍了带回去。”

人头记功,这个是千古不灭的老规矩。

秦都冲着常二喊道:“常二,玛德!刚才你偷懒了,你去砍头。”

常二不满的道:“老子没捞着抓人,苟日的倒是知道指使老子来了,我呸!”

老兵总是有特权,姜兴对此视而不见,而左右都有明军斥候赶来助战,等赶过来后,看到只有两人,不禁纷纷破口大骂。

“草泥马的姜兴,两个也叫人,你的胆子变成老鼠了吗?”

“老姜,苟日的!这次你可走运了啊!回头请喝酒!”

姜兴拱拱手道:“多谢各位兄弟来援,没说的,回头伯爷开禁,咱们喝酒!”

……

俘虏被带回兴和堡,马上有专人刑讯问话。

方醒并不关注口供,他只想感受一下瓦剌人的意志。

意志这个东西说来虚无缥缈,可它却能代表着对手的战斗力。

过了一刻钟,口供出来了。

“伯爷,瓦剌人剩下了两千人不到,目前在西面二十里外扎营,领军的叫做巴根,是脱欢的心腹,比较老成。”

“老成宿将吗?脱欢倒是谨慎!”

方醒很高兴,一刻钟就能问出口供,也就说明瓦剌人目前依然把自己摆在弱者的位置上。

林群安谨慎的道:“伯爷,他为何不走?难道不怕咱们去突袭吗?”

方醒冷笑道:“若是本伯没猜错的话,瓦剌人后续有援军,而援军此刻离巴根不远,若是咱们去突袭,他只需拖住咱们,等援军一到,这就是一个漂亮的反击,和上次北征时陛下的突袭一个样。”

王贺惋惜的道:“可惜了这个机会。”

方醒淡淡的道:“虽然不能决战,可让敌人丧胆却是足够了,传令,孙越部全部,加上玄武卫,跟随本伯出击,老子要去看看他们的成色!”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