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96章 灭口

第1396章 灭口

一姜兴乐滋滋的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然后从怀中拿出那块细纱,得意的道:“老子脸上多几个包算啥?到时候我媳妇看到这块细纱,那不得好好的伺候着啊!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那才爽快!”

一个帐篷住进了一个小旗部,大家都拿药来涂脸,有的忍不住想抓挠几下,却记起了郎中的交代,于是都忍着,龇牙咧嘴的活动着脸部肌肉群,看着怪模怪样的。

姜兴把纱巾重新放进怀里,然后哼着小曲躺在自己的铺位上,没多久就鼾声如雷。

夜色如水,静悄悄的不打扰这些人的安眠,但有些人却在焦躁不安。

巴根一直在等待着,等着消息。

同一个夜空之下,巴根看着远方,觉得明军的将领肯定在焦躁不安中。

等啊等,巴根屹立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塑。

当露水开始起来之后,巴根听到了马蹄声。

马蹄声有些仓皇,巴根是宿将,他能从马蹄声中听出情绪。

这个情绪不对,不像是得胜归来的情绪。

巴根僵硬的退后了一步,垂眸,等马蹄声近前后,在那喘息声中问道:“辛苦了,都回去歇息吧!”

这些斥候狼狈不堪,满心惊惧,几个斥候的身上还带着弩箭,此时听到巴根的话,不禁都哽咽出声。

空气中弥漫着伤感和颓废的气息,仿佛是一支打了败仗的残兵败将在绝望无助。

巴根呆立着,他知道这种情绪不能蔓延,否则这支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小部队将会分崩离析,斗志全无。

脸颊微微颤抖着,巴根坚强的道:“去,杀几只羊,准备些酒,让这些兄弟们吃饱!”

幸存的十多名斥候默默下马,走过巴根的身边时都一一鞠躬,然后被引着去了营地的角落里,那里刚刚升起了篝火,几个随军的民夫正在杀羊。

“大人,他们并未拿到消息,只知道明军的营地很大,两万人左右的营地。”

巴根在夜风中纹丝不动,良久,他说道:“太师本以为明军不会主动出击,明皇不会做傻子,会任由我们吞并鞑靼人,可……明皇终究是雄才大略,记住,明皇确实是雄才大略。”

巴根有些伤感,他觉得脱欢在气势上并不比朱棣差,只是时运不济,处于瓦剌人最虚弱的时候。

“明皇既然出兵,那必然是看破了太师想逐步蚕食的想法,果断出击。其实到了此刻,我只想知道明军是哪个卫所来了。”

巴根的脸上浮起一抹忧色,旋即消逝。

“我担心来的是那个魔神……”

“大人……”

身后的惊呼证明了‘魔神’这个名号在草原上的影响力,堪称能止小儿夜啼。

巴根苦笑道:“明军的规模大致确定,若是普通的卫所,那么太师马上就可以出击,重演鞑靼人击溃丘福之举,可若是那个魔神领军……所以这也是我不顾伤亡也要派人去哨探的原因所在。”

身后的一个千夫长苦笑道:“若是那个魔神来了,大人,咱们怎么办?记得上次阿鲁台尽起大军依然被他突破至兴和堡,咱们虽然比鞑靼人厉害一些,可却也无法……阻拦!”

另一个千夫长却不大服气,大抵是因为没有和方醒交过手的原因,所以他傲然道:“大人,在草原上咱们就是狼,而明人只是羊,咱们就算是袭扰也能拖垮他们!”

巴根没有搭理这个白痴,可今天几乎损失了三成麾下的那个千夫长却骂道:“你这个白痴!你可知道那魔神的麾下就像是刺猬,靠近就要付出代价!”

“好了!”

这种时候巴根不会允许内斗,他沉声道:“稳住下面的人,还有,明日只要留下去报信的人,其他人就算是拼光了,也得给我弄清楚明军的来历!”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巴根说道:“去,那些斥候都辛苦了,让他们多吃点,一定要吃饱……然后再好好的……安静些。”

士气才是巴根考虑的问题,为此他可以让麾下付出代价。

……

方醒在帐篷里看着地图,各种方案在脑海中不断融合。渐渐的,他的眉心舒展,然后把笔一丢,起身伸了个懒腰,出了帐篷。

东方的天际依然没有看到启明星,方醒活动着身体,慢慢在营中踱步。

巡营的军士看到方醒独自一人,就过来低声道:“伯爷,不安全!”

在战区,将领的身边必须要有足够的护卫力量,这不是怕死,而是会导致失去战斗力。

方醒笑了笑,指指右边,巡营的军士一看,没看到人。

方醒打个响指,小刀就从阴暗处走出来,而后就是一个小旗部的军士,手中全是弩箭。

巡营的军士们嘿然笑了,方醒也没责怪他们,安慰道:“那边巡夜的人已经发现了小刀他们,不是你们的错,安心吧。”

看了一下那些依然在坚守岗位的军士后,天边终于出现了一个亮点。

“天快亮了!”

……

天亮了,营地开始沸腾起来,一万多人的吃喝拉撒,空气中的香味和臭味混合在一起,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想象不出是什么味道。

方醒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带着人去了昨夜的战场。

经过一夜的‘冷冻’,草地上的尸骸硬邦邦的,表情也大多狰狞。

方醒捡起一把长刀,挑起一具尸骸的衣服,说道:“看看,内衣很简陋,不过是几层破衣服堆叠着保暖,瓦剌人依然是穷鬼!”

斥候的装备应当是全军最好的,所以方醒才笃定瓦剌人依然在困顿中。

陈德不忌讳的直接撕开衣服,指着那青色的腹部道:“没吃饱,看来他们的补给不够充分,各位,这不是瓦剌人的主力。”

林群安点头道:“肯定不是,否则就是主力出来,直接对峙侦探。”

方醒把长刀丢下,在辛老七一脚把刀踩断之后,说道:“不管如何,从昨夜的举动来看,敌军是在拼命的想查到咱们的来历,今日肯定还会有后续,大家做好准备,游骑马上派出去。”

孙越说道:“伯爷,若是小股敌军,他们怕是会抱着必死之心来查探,到那时是下官率领麾下独自出击,还是……”

“不必了。”

方醒转身准备回去,说道:“敌军若是倾巢出击,那就把他们埋葬在这里,至于消息泄露也不碍事,正好看看脱欢的反应如何。”

王贺打个哈欠道:“兴和伯,咱们一到兴和堡,脱欢肯定会主动出来邀击,不过咱家觉得多半是做给哈烈人看的。”

方醒笑道:“正是如此,所以这就是战前摸清楚敌军意图的好处,拿准了脱欢的心思,那主动权就在咱们这边,由不得他不上钩。”

大营中,无数军士正在拆除帐篷,民夫们开始收拾东西,把马车、牛车准备好。

“出发吧!”

天边出现了一抹紫色,大军出了营地,浩浩荡荡的朝着兴和堡而去。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