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92章 刀光剑影,无声无息

第1392章 刀光剑影,无声无息

神人走了,在太孙妃生产前的两个多时辰,消息便已经传遍了京城。

随即太孙妃就诞下一女,据说太子抱着这个孙女欢喜不已,当即赐了小名:端端。

但大家都注意到了,直到消息传出来后,太子妃才带着几个孩子去了太孙府。

据说朱高炽看到孩子时笑吟吟的,一迭声让人送了十多车礼物来太孙府,其中大多是给端端的。

而朱棣却奇怪的没有送出任何东西,外界大部分猜测是因为胡善祥生的不是儿子,所以朱棣大失所望的缘故。

“那些人是傻子。”

文方和张茂在喝酒,两人推杯换盏间,文方后怕的道:“幸好是女儿,若是儿子,引真,你我此刻大概已经命丧黄泉了。”

张茂白面微红,吃了一片羊肉后,唏嘘道:“若是儿子,咱们跑都没处跑,知道吗?先前府外有人在窥视,我敢打赌,只要太孙妃生的是儿子,下一刻殿下估摸着就要生病了。”

文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回头低声道:“好险啊引真,陛下好狠的心啊!”

张茂冷笑道:“陛下的来历你又不是不知道,强硬惯了,一旦不合他的意,自然会有雷霆手段出现。”

文方唏嘘道:“不是雷霆,而是悄无声息中就完成了变化,引真,这便是龙!”

张茂也有些后怕,一仰头喝了一杯酒,眼睛发红的道:“太孙何以得陛下这般看重?为此不惜……翻天覆地!”

文方面露惧色道:“陛下的心思很简单,想保持着永乐年间的风范,幸好是生女,否则大明依然会沿着陛下走的路……继续走下去,想想都可怕呀!令人毛骨悚然。”

张茂点点头,自从进京之后,他渐渐的把自己的伪装拆除,一步步的,让最先得到朱高炽青睐的文方不知不觉的被冷落了,但他却不知觉。

张茂拿起酒壶给文方的酒杯倒满,然后说道:“好在是个女孩,殿下大概是也做好了束手的准备,这下侥幸脱身,咱们得宽慰一二。”

文方的眸色一亮,笑道:“此事……那方醒还替太孙坐镇府中,这便是铁杆啊!铁的不能再铁的铁杆。”

……

“多谢德华兄!”

女儿出世,朱瞻基特地把她抱出来给方醒看,等方醒接过襁褓之后,朱瞻基一揖到地,吓了周围的人一跳。

“端端,小端端,哈哈哈哈!”

方醒没有理会朱瞻基的大礼,只是抱着皱巴巴的端端大笑着,声音爽朗,让走来的朱高炽不禁有一瞬失神。

“见过殿下。”

方醒单手把襁褓揽在怀里,托不用下跪的福气,这个揖虽然是单手,却也有模有样。

朱高炽点点头,看向方醒的目光很复杂,然后说道:“瞻基,你以后也是做父亲的人了,要再稳重些,莫要胡思乱想,好好的。”

朱瞻基应了,方醒也笑着把端端的脸部展现在朱高炽的面前。

朱高炽伸出短粗的手指头摸摸端端的脸蛋,笑道:“是个好孩子,以后会是一个好公主。”

朱瞻基眉心的阴云散去,方醒一怔,旋即把孩子递给朱瞻基,然后同样是一揖到地,再起身时,他说道:“臣大不敬,还请殿下恕罪。”

在场的人不少,有朱瞻基的人,有朱高炽的人,可方醒就这么直挺挺的请罪了。

这是授人于柄,和投名状相似。

朱高炽微微笑道:“你何罪之有,瞻基还得你照拂,好好做,本宫会看着你们。”

朱高炽潇洒而去,哪怕背影依旧笨拙,却给人留下了震撼和不解。

方醒随后离去,朱瞻基马上令人把明心看住,等待朱棣的处置。

可朱棣的命令也快,令明心以后常驻庆寿寺。

“这是要盯着贫僧啊!弄不好随时都会丢命!”

明心被人看着出了太孙府,站在街头茫然无措。

虽然独身一人,可明心确信,就在自己的身后,最少有三名东厂或是锦衣卫的人,自己只要行差踏错,下一刻就是去见佛祖的时候。

茫然走在街头,明心突然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从脸上滑落。

我老老实实地在金陵厮混,老老实实地的骗些香火钱,这些都是在律法之内的事,可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神仙的代言人,被绑上了那对至尊父子之间的争斗中。

贫僧何辜啊!

“知道什么是穷不过三代吗?”

身后的声音很熟悉,明心下意识的说道:“这人再倒霉,可三代之内,总会有机会崛起翻身。”

“哈哈哈哈!你错了!”

明心回身,看着捧腹大笑的方醒,歪着头,带着劫后余生的安宁,问道:“为何?我佛慈悲,总不会让人几代沉沦。”

方醒心中带着愧疚,目光和煦的道:“因为太穷,娶不起媳妇,三代之后,这家人就断根了。所以说,这就是穷不过三代。”

明心一愣,突然也大笑起来,笑的很快活。

笑了一阵后,明心抬头,方醒看到了泪流满面,以及悲愤。

“好了,我保证,你安全了,不会再有人惦记着你,当然,前提是你对此守口如瓶。”

明心点点头,唏嘘道:“经此一次,贫僧已然丧胆,此后不敢再掺和皇家之事,再逼我,那就学了那张邋遢,到处游荡便是了。”

“那就回去安生的歇息吧,也不用顶着什么高僧的名头,放浪形骸也无妨。”

方醒退后一步,接过辛老七递过来的缰绳,点头道:“你不错,关键时刻稳住了,这就是功劳。陛下向来有功必赏,你且等着召唤吧。”

明心摇头道:“贫僧不想学了黑衣宰相,只想安生度日,功赏就算了。”

方醒上马,想起自己曾经动过的杀机,就说道:“好,此事交给我了。”

明心单手宣佛号,转身而去。

方醒原地勒马许久,然后才缓缓回去。

回到家,张淑慧和小白都围上来问几天的情况。特别是张淑慧,她隐约知道今天的风险很大,弄不好京城将会迎来一次血洗。

方醒笑道:“没事,太孙妃生了个女儿,太子给了小名叫做端端,不过没无忧的好听。”

张淑慧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让方醒去洗澡。

等洗澡出来,方醒就去了前院,和解缙、黄钟议事。

“今日很危险。”

对这事解缙看的很明白,他抚须道:“太孙妃若是生个儿子,太子大概就要病了,兴许缠绵病榻几年就得去了。”

黄钟虽然有猜测,却无法像解缙这般思路清晰,他倒吸一口凉气道:“陛下果真会如此吗?”

方醒淡淡的道:“你以为呢?陛下雄主,眼中只有大明江山,为此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窗外阳光明媚,室内却让人感到寒风阵阵……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