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89章 人心,家

第1389章 人心,家

感谢书友:“最高兴的事莫过于你比我胖”的万赏!

……

“大家都很清楚,这肯定是陛下的最后一次北征,所以都想赶上这趟最后的封爵之行,再往后,太子那里很难说,而等熬到太孙时,多少人都已经成了冢中枯骨,时不我待啊!”

孟瑛算是掏心窝子的话了,大清早的来找方醒,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消息。

“陈不言已经到了西市。”

“什么刑罚?”

“凌迟!”

“好!”

方醒认为这是个好消息,陈不言勾结哈烈人刺杀他和朱瞻基,千刀万剐不为过。

孟瑛抬眼,额头上就多了几道纹路,他叹息道:“总有人要去干这等蠢事,他哪怕是派了家丁去,哪怕是只收买了水匪都好,和哈烈人勾结,这下全家都倒霉。”

方醒没问陈不言家眷的下场,多半会是男为奴,女为……不,教坊司应该要增加人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看到同情或是兔死狐悲。

孟瑛淡淡的道:“勾结异族者,死不足惜!”

方醒笑了笑,“没错,是该这样。”

孟瑛沉吟了一下,粗糙的手指头在桌子上叩击着,说道:“消息马上就要到了,我的判断,瓦剌人会出击,不然哈烈人饶不了他们。”

方醒看着那粗糙的手指头蘸着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地形图,其中有四个点。

“哈烈人不是傻子,他们必然不肯一下子把主力压上来,会让脱欢去试探,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打阿台。”

这是孤注一掷的判断,方醒相信他已经给朱棣说过了。

“你这是在冒险!”

方醒觉得孟瑛就是一个赌徒,在拿保定候府作为赌注。

“保定候府过的并不艰难,你可以蛰伏下去,此次北征立下功劳之后,保定候府肯定会好转过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去冒险。”

孟瑛摇摇头,坚定的道:“你不知道,勋戚之间也会彼此打压,一步慢,步步慢,若想长盛不衰,就不能低头。”

“方醒!”

听到这个声音,方醒面露微笑道:“郡主来了,保定侯,希望能看到瓦剌进攻阿台的那一幕,不过不好的消息就是,若是大明出兵,脱欢估计会掉头和大明对峙。”

脱欢不是傻子,他一下子也不能打败阿台,却要面临着大明军队的夹击,肯定会停止攻击。

孟瑛起身道:“我知道了,只要脱欢朝着鞑靼那边动作,那就是正确。”

其实脱欢怎么打,大明都不会担心,更不会害怕。

而孟瑛赌的就是投名状。

——陛下,若是脱欢不打鞑靼人,那臣的眼睛肯定是瞎了!

这和战略无关,和这场战争无关,只是和保定侯孟瑛的忠心有关。

他把投名状递到朱棣的手中,朱棣便可随意宰割,这才是孟瑛的用意。

把孟瑛送出去,回到内宅,就看到婉婉正在和大虫小虫玩耍,而在她的脚边,那条叫做小方的土狗正在瑟瑟发抖。

铃铛就在屋檐下卧着,不时的瞟小方一眼,小方大概是忍得很辛苦,就冲着铃铛叫了几声。

铃铛慢慢的起身,正准备去收拾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却看到方醒进来,这才懒洋洋的又卧了下去。

“方醒!”

婉婉回身看到方醒,就嘟嘴道:“大虫和小虫欺负我的小方。”

方醒无奈的看着在偷笑的张淑慧和小白道:“大虫和小虫很乖的,你看它们只是去亲小方。”

婉婉皱眉看着正在舔小方的大虫,觉得方醒是对的。

“他们在亲近。”

方醒进一步的解释道,可随即小方就翻身躺在地上,完全把自己的肚皮弱点展示在大虫的嘴边。

这是臣服的意思,然后大虫就走了,显然对小方没有兴趣。

婉婉笑了,她认为这是小方和大虫它们交上朋友的开始。

少女的眉眼弯弯,不经意间,却绽放了一丝青春的风采。

可惜方家一家子对婉婉太熟了,经常见面,完全疏忽了少女一直在成长。

婉婉和张淑慧小白两人聊了些话后,突然皱眉道:“大嫂好像要生了,看着好怕。”

张淑慧一惊,说道:“这不应该还有大半个月吗?难道被人暗算了?”

婉婉摇头道:“没有呢,御医说大嫂身体好,只是这孩子大概想出来了。”

张淑慧看了一眼方醒,方醒摇摇头道:“没人敢动手,她们承担不起代价。”

张淑慧和胡善祥的关系好,这是关心则乱。

“那妾身去看看吧。”

方醒点点头,是该去看看了。

于是夫妻俩就带上了婉婉,一路去了太孙府。

来迎接他们夫妻的是雀尾,这个漂亮到让女人嫉妒的太监一路迎着他们进去,一边说道:“伯爷,夫人,太孙妃的生产大概就在这两日了。”

“为什么?”

方醒不顾避讳的问道,虽然他相信无人敢动胡善祥,可早产总得有个原因。

雀尾为难的道:“伯爷,御医说这是正常的。”

“你在骗我!”

方醒的眉间有些冷厉,看到雀尾有些惶恐后,才醒悟过来,“罢了,此事我自去问太孙。”

随后方醒去了书房,而张淑慧去了胡善祥那里。

在书房里,方醒在俞佳纠结的表情下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不时还啧啧有声。

这个书房几乎从未进过外人,方醒算是第一个。

“德华兄。”

朱瞻基来了,进来看到方醒双手抱胸,看着那张地图出神,就笑道:“北征是没指望了,不过是聊以**罢了。”

方醒看着那个用线条画出的大圈子,淡淡的道:“你放心,这个目标以后咱们一起去完成它!”

北海不算是什么,方醒在那个圈之外再画了一个大圈,回身道:“咱们胆子大一些,憧憬的更美好些,给后世子孙多留些,嗯,对,给他们多留些。”

朱瞻基点点头,憧憬的道:“到那时大明再无敌手,大明的百姓再不愁没地种……”

“可有人动手吗?”

方醒突然问道。

朱瞻基楞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的道:“哪有的事,是胡氏的身体太好,加上经常溜达,所以吃的多,御医说得提早些,不然胎儿太大,到时候难产。”

方醒这才释然,然后说道:“如果是儿子,你最近几年就少干涉政事。”

朱瞻基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我觉得皇爷爷总会有办法的。”

方醒心中喟叹,知道朱瞻基已经对自己太子爹的施政思想很不满意了,所以才会坚持着想插一脚。

“你莫管这些,还有……明心呢?”

看到方醒的眼中全是杀机,朱瞻基摇摇头道:“他在府中,不过这是皇爷爷的意思。”

方醒问道:“准备什么时候生产?”

朱瞻基踌躇道:“御医说两日后。”

方醒点点头,“那我就不去问明心了,到那天我会过来。”

朱瞻基的双手握成拳,嗯了一声道:“德华兄,皇爷爷在,不会有风险的。”

方醒微微一笑:“是,不过做事总得要做最坏的打算!”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