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87章 犯官进京,方醒探狱

第1387章 犯官进京,方醒探狱

实周应泰一直在想回京城,哪怕是在京城的户部做个左侍郎,手中的实权也比在金陵担任户部尚书的强。

现在他如愿以偿了,只是北上的时候却是一路囚车。

他奢望着能有申辩的机会,哪怕能说说自己以前的功劳也好。

可囚车却没有停留,一路去了东厂的牢房中。

是的,不是去诏狱,而是去了东厂。

巍峨的皇城,以往周应泰憧憬着能进去办公的皇城,此刻却成了绝大的讽刺。

等到了东厂,那些番子粗鲁的把他和其他人犯拉出来,一路赶进了地牢之中。

“本官还有机会,本官是忠于陛下的,本官还有机会……”

一个人犯在周应泰的前方蹒跚而行,嘴里念念有词,让周应泰本就灰暗的心恍如掉入了无底深渊。

“这里就是深渊!”

地牢的入口处,一个番子喊道:“进了这里,不管是一品高官,还是公侯伯,都给老子乖乖的。该说的赶紧说,别等老子动手。不该说的别乱说,否则打掉你一口牙!”

周应泰神经质的笑了笑,不该说的,什么是不该说的?

大抵就是不得扯出大人物吧!

或是不得有怨望!

可周应泰没有怨望,他知道自己是走错了一步,不该和陈不言有瓜葛,结果被拖下水,万劫难复。

陈不言应该更惨吧?

周应泰现在只靠着幻想陈不言的结局来宽慰自己,安抚自己的绝望和恐惧。

“大人,本官冤枉啊!”

就在周应泰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他前面那个一直在喃喃自语的家伙突然扑到了正在喊话的番子身前。

一个前扑,这人就抱住了番子的大腿,仰头,声泪俱下的喊道:“大人,本官是忠于陛下的,本官对陛下忠心耿耿啊大人!是有人陷害,对,是那个方醒陷害本官……”

“啪!”

不是耳光,而是刀鞘!

长刀带鞘抽打在人脸上,瞬间周应泰就看到那人的嘴巴张开,然后喷出一口血水。

而血水中混合着一些白点。

惨叫还没来得及发出来,那人的脸就飞速的肿胀起来。

半边人脸,半边猪头,这个画面很搞笑。

可周应泰却只感到了悲凉和害怕。

番子一脚蹬开那人,两个番子扑过来,厚底靴子就往那人的身上踢,而且没有忌讳。

是的,周应泰看到的就是这样,他们连脑袋都踢。

“是周大人吧?哈哈哈哈!欢迎啊周大人。”

那番子看到周应泰就笑眯眯的拱手,却把周应泰的心给撕成了碎片。

周应泰知道自己再无翻身的机会,那么这就是重点关注的意思。

重点关注往往就代表着重点‘照顾’。

身上还未好完的伤疤处又在隐隐作痛了,周应泰麻木的点点头,然后跟着进了地牢。

黑暗,潮湿,而且味道古怪。

可周应泰却很适应,他觉得自己可以一辈子呆在这种环境中,甘之如醇。

他跟随着人流前行,慢慢的,各自的牢房都有了。

“你的在这,进去!”

牢房门打开,周应泰被一脚踢进了里面,然后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家伙。

陈不言的身上完好,看样子没被动刑,他看到周应泰就嘿嘿的道:“周大人,你我再次相逢,真是缘分呐!”

周应泰爬起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然后坐在稻草堆上,盯着气度依然在的陈不言说道:“周某的这一生就毁在了你的手中,陈不言,你不得好死!”

陈不言得意的道:“知道吗?本官揭露了一起叛逆,就是过年时候的那件事,孙祥说了,本官最多再呆几日就能出去了,哈哈哈哈!”

周应泰一听反而笑了,在金陵他可不是表面上的颓废,而是多次评估了朝中各位重臣的秉性,还有就是朱棣祖孙三代的行事风格。

“你这个蠢货!”

周应泰冷笑道:“你不说兴许就是砍头,说了……哈哈哈哈!周某终于能看到你被碎尸万段,真是好事啊!”

……

“陈不言是怎么和哈烈人搭上钩的?”

方醒一直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就去了一趟张辅家。

张辅的眉间多了几分喜色,说道:“那陈不言只说是哈烈人自己找上门来,陛下不知出于何因没有追查此事。”

方醒心中一动,说道:“我想去问问,这事不问清楚,我心中不安。”

张辅无所谓的道:“此事其实你不必纠结,是与不是,都是劫数,过了就别追问。”

方醒心中一个咯噔,张辅察言观色,就笑道:“不是那个,你想多了。”

方醒点点头,告辞后就去了东厂。

“你要见那个陈不言?”

孙祥的身边站着安纶,看样子颇为投契。

方醒点点头:“是,不查清楚这事,以后不知道是谁在背后阴人。”

孙祥想了想,脸上多了些慈悲之色,说道:“事情不大,让安纶陪你去吧。”

两人出去后,安纶低声道:“兴和伯,咱家进了东厂,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啊!”

方醒笑了笑:“东厂有孙佛在,你做事谨慎不冒尖,当可无恙。”

这个提点很实在,安纶点头道:“咱家知道了,多谢兴和伯。只是孙佛的身边有个人,叫做陈桂,这人咱家总觉得笑的有些让人背心发凉……”

这是回报,太监最讲求的就是这个,我帮你一次,你得回报我,否则大家就是仇人。

方醒点点头,却没在意,东厂的内部斗争不关他的事。

一路到了地牢,牢头居然认识安纶,笑眯眯的奉承了几句,安纶笑骂几句,然后给了一张宝钞。

下去后,安纶低声道:“这些人得给个见面礼,不然以后会给咱家使绊子。”

都是套路,方醒笑了笑,随即被地牢里的味道熏的皱眉。

安纶一到这里,明显的精神亢奋了,一路问着有哪些刑具,怎么操作等问题。

一路到了一间牢房的外面,牢头打开门,回身道:“安公公,这里面的就是陈不言。”

安纶点点头,牢头懂事的消失了,临走前把油灯挂在牢房的门边。

安纶退后几步,但却不肯离去,因为他是陪同人员,必须要全程监督着方醒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常就得制止和上报。

方醒走进潮湿阴暗的牢房,看到了周应泰。

周应泰的眼睛不大适应光线,他眨巴着了半晌,才呐呐的道:“兴和伯……”

方醒没理他,盯着另一个人问道:“你就是陈不言?”

陈不言堆笑道:“兴和伯,下官正是陈不言。”

方醒问道:“你通过谁联系的哈烈人?”

陈不言愕然,随即说道:“兴和伯,下官已经过堂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过关了吗?”

陈不言点头,笃定的道:“下官已经过关了。”

方醒突然看向周应泰,皱眉道:“你和他关在一起,没发现这人已经疯了吗?”

周应泰苦笑道:“痴心妄想罢了。”

“放屁!”

陈不言口沫横飞的喝道:“本官就要出去了,明白吗?明日就出去了!”

方醒点点头,回身说道:“不必问了,咱们回去。”

陈不言得意的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周应泰,你等着上西市吧,哈哈哈哈!”

周应泰看到门外来了狱卒关门,就冷冷的道:“我从未见过你这等自己骗自己的人,明日出去?嗯,明日你肯定得出去,不过却不是回家,而是……去西市,最少是凌迟!”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