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万里长征,始于足下。

万里长征,始于足下。

有三百万字了,爵士无意间看到这个数字后,感受颇为复杂,甚至是有些迷茫。

此时午后,爵士独自在家。外面的阳光不错,堪称是明媚,可屋里依然有些阴冷。

耳边听着音乐——这台该死的电脑,一旦同时听音乐和打开qq,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机,然后丢稿子,所以我要么听音乐,要么开qq,两者从不一起进行。

雅尼的‘和兰花在一起’,不知道他作出这首曲子时想表达什么,但我却只听自己感受到的,只喜欢契合自己的。

正如同码字一样,作者不能孤芳自赏。网文读者何其多也,一本书被读者从各个角度去观看,自然会被解析出无数个结论。

仓库这本书从开始到现在,从未大起大落过,只是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看的在向前走。

但却从未停止过前行,哪怕再缓慢,也未曾停步!

那是因为有你们存在,是你们带着这本书一路缓慢而艰难的在前行!

对于作者来说,一本书大抵会被分为三个阶段:开始,中间,后期。

开始时激情澎湃,脑海中无数的情节和念头,然后敲打键盘如有神,从未有卡文这种说法。

等到了中间时,整个格局呈现,这时候怎么去朝着作者(主角)心中的目标去奋进,这是个难题。

因为手法不同,有的书从中间开始,大抵就要纵横捭阖,这也是一本书被大多数读者喜欢的部分——收获!前面的一系列铺垫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杀戮,征服,科技腾飞,执其君王献于阙下,万众欢呼......放眼看去,环宇之内,未逢敌手!

大抵读到此处,读者们的心中大快,也是一本书成绩最好的时刻。

......

仓库这本书写到现在,说什么的都有:老白看到书名,大抵不会打开,直接唾弃——系统流,小白文,滚粗!

而更多的书友是被仓库这个书名给引进来的,结果却发现是在挂羊头卖狗肉——作者君,我的仓库呢?

哈哈哈哈!

开书轻慢,随意,所以成也仓库,败也仓库!

很艰难吧!写到现在,我觉得很艰难,千头万绪,虽说是纸上谈兵,但我却是慎重的,从未去单纯的追求爽快,而是力求写出我心中的那个大明。

那个巍巍皇明!

这个大明有威武而暴躁的帝王,有弥勒佛般的太子,有英气勃发的太孙。

它有贫困而刚看到一丝曙光的百姓,它有那些聚团取暖的读书人,也有心思各异的武人......

而这一切都在那个强势的帝王手上,暂时被捏合在一起,即将发动倾国之战!

期间明枪暗箭,刀光剑影,口蜜腹剑,心口不一......

......

有人问:方醒改变了大明什么?

我认为是百姓的心,他用低廉的价格,在朱棣的支持下发行了科学书籍。

这是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这个老大帝国的底层思想,破除那些笼罩在百姓身上的‘愚昧’紧箍咒。

这才是方醒最大的成就,和对大明最大的改变,与之相比,那些对外征伐的胜利不足挂齿,真的不足挂齿!

在大明这等被儒家主宰的国度革新,必须是要从下到上,就像是春夜的细雨,丝丝缕缕的浸润到大地上。

......

后面很难写,因为不小心就会写的比较沉重,或是凝滞,这并非爵士的本意,而是作者被情节和人物所推动的结果。

强行扭转过来也不是不行,把后面的风格变得欢乐一些,变得爽快一下,能让大家看了大喊舒坦......

这很容易,而且更容易写下去。

只是我秉承本心而行,强行扭转只会让我变成码字工具,而非是在把自己的心思和大家分享与交流。

所以很艰难,现在写的很艰难!

情绪的一个波动就会让我失去感觉,双手放在键盘上而无所适从,于是厌恶。但厌恶却是码字的大敌,所以自我排遣。

码字是孤独的,是自己和自己沟通,自己和自己商量。没有谁能帮助你,一切看你自己,而不是看老天爷!

如果说码字是一场万里征途,那么爵士才刚迈步,未来如何,无需去管,只要从第一步开始走下去,持续往下走即可。

......

欠债不少了,我尽力而为,今天加一更,明天看情况。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