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80章 上元县的狗咬狗

第1380章 上元县的狗咬狗

秉感谢书友:“小眼嘉”的万赏!

……

言秉兴午饭后要睡一个时辰,这个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谁都不敢打扰。

“父亲!父亲!”

言秉兴被打断了午睡,顿时那股子邪火就冲了出来,骂道:“畜生!滚出去!”

门外的人却继续说道:“父亲,那方醒去了上元县。”

“畜生你……嗯?”

言秉兴的脑海中闪过上元县这个地名,然后重新闭上眼睛,说道:“无碍!你且去吧。”

门外是他的二儿子言鹏飞,他在外面急道:“父亲,那方醒下手狠啊!”

“滚!”

言鹏飞悻悻的去找到了言鹏举,说道:“大哥,要是那张迈把父亲顶出来,咱们家可挡不住那个方醒啊!”

言鹏举正在看书,闻言皱眉看着他说道:“二弟,我早就说过让你别做生意,传出去对咱们家的名声不好,你看看你,听风就是雨,怕什么?”

言鹏飞跺脚道:“大哥,若是没了生意,咱们家哪来的好日子过?父亲的那些学生们每每上门拜访,一年光是请吃饭就得废多少银钱?我要是把生意停了,保证咱们家门可罗雀!”

“滚!”

言鹏举在国子监当教授,虽然享受着自己弟弟经商带来的优渥生活,却耻于提及。所以一听言鹏飞把家里的风光转嫁到自己的身上,顿时就勃然大怒,手指着外面喝道。

这是言鹏飞短时间之内被第二次骂滚了,他悻悻的道:“你们都高雅,你们都不食人间烟火,那从今日起便吃青菜豆腐罢了,还有,父亲也别再隔三差五的弄女人进家,那些跟我不是一个娘生的野种也别想用我的钱!”

言鹏举瞪着他道:“大言不惭!没有父亲和我的帮衬,你的生意早就被人给吞了!”

言鹏飞冷笑道:“罢了,我好心来提醒那方醒去了上元县,却没好报,你们自己琢磨吧,反正我也没掺和这些事。”

言鹏举的面色稍缓,说道:“那张迈……”

……

“张迈,你以为否认了本伯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上元县的县衙大堂里,方醒冷笑道:“本伯多久没跋扈了你知道吗?今日就在你的身上破个例又如何!”

张迈的眼皮子一直在跳着,说道:“兴和伯,那杨田田打断了吴挺的胳膊,本官处置与他,错了吗?”

他环视一周,悲怆的道:“本官错了吗?”

左手吊着的吴挺马上跪地悲声道:“小的被杨田田打断手臂,若不是旁人拉着,小的怕是会被他打死。而且当时他叫嚣着自己在北平有人,乃是太孙……”

“住口!”

袁杰面色铁青的喝道:“无稽之谈,吴挺,你若是想借此搅浑水,本官告诉你,你打错了主意。”

张迈的眼中闪过懊悔,旋即毅然决然的道:“袁大人,此事有何不可说的?有人窃取了陛下的威福,咱们就不能说吗?不能呵斥吗?”

这人豁出去了!

方醒指指杨田田说道:“这是在自说自唱吗?来,杨田田,你来说说。”

杨田田进来行礼,然后说道:“今早小的刚到,那吴挺就唤我去给他泡茶,小的泡了,可他却嫌水冷,可大清早哪来的开水,就喝骂了小的,于是小的就……动了手。”

张迈的眼中闪过喜色,叹息道:“一点口角你就打断人的手臂,好狠的心呐!本官想着你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就放了一马,谁知道……”

说着他瞥了方醒一眼,颇为无礼。

方醒没说话,只是看着杨田田,看着他那涨红的脸。

杨田田的身体微颤,突然闭眼道:“伯爷,袁大人,吴挺出言辱及小的父母,小的若是不动手,那便愧为人子!若是处置,小的没有怨言。”

吴挺马上驳斥道:“大人,杨田田满口胡言!小的只是骂他做事不精细,何曾有辱骂他的父母?”

“你倒是能说会道,不知道送进宫去,能不能让陛下开颜……”

方醒冷冷的看着张迈,突然喝道:“那刚才逃跑的那人是怎么回事?”

方五走过来把陈生按倒在地上,然后说道:“老爷,先前小的叫他止步也不听,擒他的时候还挣扎了一阵。”

这话纯属瞎扯淡,在家丁们的手中,陈生这等人哪有反抗的余地?不过是看不顺眼想收拾他罢了。

陈生伏在地上,只觉得膝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正哀嚎着。

“伯爷,方才小的正在收拾包袱,陈生来说是袁大人回来了,听闻张大人放过了小的就勃然大怒,然后张大人叫他传话,让小的快跑,等过几日就无事了……”

张迈冷冷的道:“这里面怕是有些出入吧,否则……这便是大罪。”

陈生听到这个顿时就慌了,忍住膝盖的剧痛喊道:“杨田田,你血口喷人!你……”

“闭嘴!不然本伯让人你敲掉你一口牙!”

方醒冷漠的盯着陈生,方五把长刀连着刀鞘解下来,狞笑着,只要方醒一句话,他就会用连鞘长刀敲掉陈生的满口牙。

陈生捂着嘴,惊惶的看着方醒。

“那你跑什么?还有,袁大人让你去传话,可见你是他的心腹,可你口口声声的就站在他的对立面。陈生,你方才说你是张迈的人,此刻又矢口否认,反复无常,以为本伯好欺吗?来人!”

“老爷!”

外面的辛老七进来了,方醒淡淡的道:“拉到门外去,打!”

这才是七寸,无需什么证词,只要拿住了张迈在袁杰的身边埋钉子的事实,这就是一锅烩。

张迈想说屈打成招,可发话的是方醒,他没有资格说这话。

辛老七单手拎着陈生往外走,陈生一路叫喊着:“救我!救我!”

“啪!”

当外面传来杖刑声时,方醒突然指着张迈道:“拿下他!”

张迈面色大变道:“兴和伯,我乃朝廷命官,你不能私下……”

“啪!”

袁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和方醒同一立场,上去就是一耳光,喝骂道:“畜生!本官待你不薄,可你就是用这种手段来报答本官的?畜生都不如的狗东西!”

这时辛老七又拎着陈生进来了,不屑的道:“老爷,只是打了三棍,这人就招了。”

“伯爷,小的早就被张迈给收买了,好处是十贯,张迈令小的在袁大人的身边收集他说过的话……”

这等腌臜的事方醒听了无趣,只是盯着张迈,冷笑着。

既然敢来惹他,那不反击如何能畅快?

“……以上都是属实,先前小的被杨田田给识破了就想跑…..”

张迈跪在地上面色煞白,却闭口不言。

“不说话就以为能无事吗?”

方醒微微眯眼道:“去拿了他的家人,告诉陈大人,多了一个人犯,回京的船位预留一些出来。”

说完方醒看到张迈依然不肯开口,不禁赞道:“果然是铁口铜牙,希望你能在锦衣卫和东厂的手中熬过来。”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