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75章 爱好古怪的安纶,失望的科学子弟

第1375章 爱好古怪的安纶,失望的科学子弟

陈不言的儿子被抓了,这个消息顿时让金陵城的百姓们觉得索然无味。

“那陈不言是北平的高官,殿下抓了他的儿子,此次肃贪大概就要结束了。”

“不结束你还想怎地?抓到了几百号人,难道还不够?”

“是啊!最近那些小吏上街都低着头,昨日去我拉杂货铺买东西,卧槽!居然不占便宜了,还陪笑脸,把我给吓得差点摔了一跤,看来殿下此次的肃贪还是收效不小啊!”

“……”

老百姓以为陈胜铎被抓就是朱瞻基此行收尾的信号,可那些官吏们却知道,更大的暴风雨,来了!

“你爹和金陵的高官可有联系?”

“没有。”

“你爹和金陵的高官可有联系?”

“没有……”

陈胜铎被这样反复问话问了一个上午,答案依旧如此。

而陈家的管家却没有那么好的待遇,直接被上了手段,惨嚎声不时传到陈胜铎的耳中,每次惨嚎他就抖一下。

等到后面惨嚎中断后,他依然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

安纶挥挥手,一直在问同一句话,问的口干舌燥的番子起身退后,然后安纶坐在陈胜铎的对面,双方隔着一张桌子,却是天壤之别。

“咱家想动手了,陈胜铎,别以为我们不敢动你,不过是想……,你若是聪明,那便老实交代,不然等事情定下来之后,咱家会让你知道何为死比活着好!”

陈胜铎摇摇头,恐惧的道:“公公,小的确实是不知,句句是实话,若有假话,小的死而无怨。”

安纶看着他,就在陈胜铎以为他相信了自己的话时,安纶却如夜枭般的笑了起来。

“嗬嗬嗬!笑死咱家了,笑死咱家了!”

安纶笑了许久,然后擦去眼角的泪水,唏嘘道:“居然有人用诅咒发誓来取信于咱家,你们说好不好笑?”

没人回答,安纶不以为忤,叹息道:“咱家曾经见到过一人发誓,他发誓说,自己若是做了那事,此后就男盗女娼,可事情就是他做下的,你可知道他最后如何了?”

陈胜铎毫不迟疑的道:“想来那人已经全家倒霉了吧?”

“嗬嗬嗬!”

安纶又笑了起来,笑的喘不过气,一个番子有些担心,就上来给他捶了捶背。

安纶点点头,胸膛急剧起伏着道:“那人……嗬嗬嗬!那人现在升官了,嗬嗬嗬!儿子还考中了进士,嗬嗬嗬……”

这笑声不再渗人,可室内的两名番子却面面相觑,只觉得心头发寒。

赌咒发誓都没有神灵出手惩罚,这个世界还能靠什么维持?

道德约束往往需要依靠那虚无缥缈的神灵来背书,来让人时时警醒。

安纶擦着眼泪起身,然后伸出手去。两个番子楞了一下,其中一个反应快些,赶紧递了鞭子过去,还体贴的问道:“公公,可要蘸盐水吗?”

鞭子蘸盐抽打,那种剧痛很难熬!

安纶摇摇头,接过皮鞭,微笑着,冲着被连人带椅子绑在木柱子上的陈胜铎说道:“这是咱家第一次不是因为那股子火想抽人,你的运气好啊!”

“啪!”

“啊……”

“啪!”

“啊……”

皮鞭抽打人体的声音,人的惨叫声,安纶的喘息声……渐渐的充斥着房间。

……

晚上,方醒和朱瞻基在水池边弄烧烤,烟雾缭绕间,焦香四溢,却有些煮鹤焚琴的嫌疑。

一口烤肉,一口酒,晚风的冷冽被火堆和食物的热量给逼走了,两人吃的额头见汗。

“这辣椒不错啊!”

朱瞻基吃了一块烤肉,被辣的赶紧喝了一口酒,然后舒坦的道:“德华兄,从京城快马过来用不了多久,咱们很快就能回京了。”

方醒被辣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突然唏嘘道:“今日有个科学子弟想求见我,只是我担心他会不会和陈不言的案子有关,就查了一下,刚才贾全给了消息,说毫无关联,你可愿见他一见?”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又拿了一串烤羊肉。

贾全马上就去叫人,方醒看到朱瞻基挑的是一串肥瘦相间的羊肉,就笑道:“你倒是会吃,不过最好少吃肥肉,不然以后难熬。”

朱瞻基一怔,随即想起方醒以前对他身体的判断,就毫不犹豫的把这串羊肉递给了方醒。

方醒接过来笑道:“你这是想谋害我啊!”

“你瘦。”

“瘦个屁!要不是去了一趟江阴,估摸着小肚子都有了。”

两人笑着,其乐融融,一直等贾全带着一个年轻人过来,朱瞻基这才拿起毛巾擦擦手,然后看向来人。

来人一脸的恭谨,近前行礼道:“小的杨田田见过殿下,见过伯爷。”

“你就是杨田田?”

杨田田的来信方醒给朱瞻基看过,所以他一下就想起来了。

杨田田点头道:“正是小的。”

朱瞻基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在上元县做小吏,感觉如何?”

杨田田拘束的道:“殿下,小的做了这段时日,感觉……上官不作为,小吏到处乱伸手,若不是这里是金陵,估摸着百姓就要遭殃了。”

这是实话,朱瞻基微微点头,然后问道:“你可失望了吗?”

杨田田茫然的道:“嗯,是的殿下,小的觉得失望了,一心想做事,却被……”

随即他面露毅色道:“不过殿下,上元县有两个也是学了科学的小吏,小的三人现在经常聚在一起商谈遇到的难事,还探讨一番学识上的问题。”

哎!

方醒皱眉说道:“莫要结……罢了,科学势小,若是再不抱团,迟早会被全灭。”

朱瞻基点头道:“是这样。科学目前不过是散兵游勇,若是不抱团,被一一击破的可能性很大。”

随后朱瞻基就问了一些地方上的事,问的很细致,而杨田田也把自己知道了都说出来,只有方醒在边上慢悠悠的吃着烧烤,喝着小酒。

而辛老七却没有那么轻松,他带着人在大宅院里布置暗哨。

“七哥,没人敢来这里吧?”

小刀觉得这里有一百余人的斥候百户,还有朱瞻基的侍卫,谁敢来冒险?

辛老七沉声道:“陈胜铎进了这里,若是有人心虚,说不准会来冒险灭口,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方五点点头道:“小心些总是好的,城中有孙越的五百骑兵在,他们只能用小规模的人手来动手……”

“啊……”

一声尖利的惨叫传来,辛老七摇摇头道:“那个安纶是搞什么名堂?歇一阵打一阵,这是毛病啊!”

方五面色古怪的道:“那个安纶好像挺喜欢自己上手的,而且最喜欢抽鞭子,据说百抽不厌。”

“艹!”

方醒的神色同样古怪。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