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73章 御史发疯,尚书自危

第1373章 御史发疯,尚书自危

回到临时住所,朱瞻基见到了方醒。

严肃的方醒!

“瞻基,大事件!”

朱瞻基瞬间就目露精光,“是谁?”

方醒把一摞供词递给他,介绍道:“主犯是北平工部左侍郎陈不言,这位陛下曾经大力褒奖过的好官,却在家中藏了有价值二十余万贯的财物,瞻基,这大概是永乐朝难得一见的贪腐大案,你敢不敢连根拔起?”

朱瞻基没有犹豫,眉间全是坚毅的问道:“刘观呢?”

方醒面露满意之色道:“刘观带着人犯还在水上飘着,等晚上再上岸。”

朱瞻基闭上眼睛,把这里面的关系捋一捋,说道:“刘观会不会通风报信?”

“我派了人贴身盯着他,若是敢泄密,马上拿下!”

方醒更狠更果断,直接准备拿下一位左都御史。

朱瞻基点头道:“非常时期,不可怠慢,只要措施到位,刘观就不敢妄动。”

方醒想起刘观在得知陈不言涉案金额时的错愕,就有些不屑。

不管是谁,文官们在处理这等大案时,不考虑自身利益的罕见,真的罕见。

先谋身,再谋事,这是一种通病!一种已经形成了共识的通病!

朱瞻基垂眸问道:“还有谁涉案?”

小官小吏朱瞻基不会问,他要的是大老虎!

方醒摇摇头道:“陈不言的儿子陈胜铎也不知道人是谁,不过往年那人和陈不言有书信往来,很频繁,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还有,金陵城中有人专门给他们销赃,必须要马上拿了那个团伙。”

“陈不言利用南方的工程大肆搜刮克扣,你可还记得钱均骅抱怨各地的工程都超出了预算?”

朱瞻基点点头道:“难道是钱均骅?”

方醒想起钱均骅那被晒黑的脸,皱眉道:“说不准,这年头的官员太能装了,不好凭着外观判断。”

朱瞻基同意这个说法,他说道:“那便要盯紧了各部侍郎以上的官员,勒令不许离城……这不好,会狗急跳墙。”

方醒点点头道:“咱们不急,若是有人急了才是好事。”

稍后,费石也来了,他禀告道:“殿下,臣的人已经在城外布控,城内的就只能靠东厂了。”

安纶大概要哭了吧,方醒幸灾乐祸的想着。

若是有一位重臣出逃,马上就会在大明引发轰动,而后责任人自然会倒血霉。

……

金陵都查院的左都御史郑多勉就觉得自己离倒血霉的日子不远了。

“你们这群蠢货!殿下在秦淮河可叫女人陪睡了?有吗?”

十多名御史在大堂前站着,面无表情的听着郑多勉在喷口水。

看到这些人的麻木模样,郑多勉的火气更大了。

“兴和伯去了江阴,殿下在金陵游玩是为何?难道他不会叫了女人去住所吗?谁敢拒绝?”

郑多勉气急败坏的道:“蠢货们!殿下都不惜自污来掩护兴和伯的行动,你们可能想到这案子会有多大?啊?”

还是无人变色,郑多勉突然有些灰心了,他的肩膀一下就垮了下去,苦笑道:“咱们本就不被殿下信任,你们还特么的上弹章,好啊!好啊!你们都厉害,却不知道去查一查还有谁是贪官,只知道去攻击殿下……”

下面终于有人变色了,他拱手道:“大人,您是说……我们反而成了帮凶?”

“你说呢?”

郑多勉无奈的道:“你们这群蠢货,这等行径在陛下的眼中就是不务正业。可本官看你们这几日还自鸣得意,真是愧为你们的上官啊!本官当不起你们的上官,从今日起,你们自由了,去吧,想弹劾谁就弹劾谁,本官不管了!”

看着郑多勉拂袖而去,这些御史都面面相觑,有人就心虚的道:“咱们是不是太那个……盯着殿下了?”

“不盯着殿下,咱们还能盯着谁?难道去盯着六部尚书吗?那等殿下前脚一走,咱们马上就会倒霉。记住了,这里是金陵,不是有陛下在的北平,他们想整咱们再容易不过了,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咱们生死两难。”

“难道殿下就不能让咱们灰头土脸吗?”

“灰土头脸,可却不会倒霉!”

“殿下要顾忌着身份,而且没听说吗?太子和太孙之间可有些不大对路了,咱们怕什么?”

“也对,这一次的弹章,一定能让咱们声名远扬,就算是丢官也值了!”

“好,王兄此言甚好,咱们读圣贤书,当勇于任事,怕什么,去了也能青史留名!”

“……”

一群御史心思各异的在互相吹捧,而郑多勉却已经派出了人手去请人。

六部尚书来了五个,礼部尚书说是病了来不了,其实就是不想掺和这摊子破事,明哲保身而已。

大家在正堂坐下后,作为召集人,郑多勉严肃的道:“兴和伯去了江阴,本官想大家都该猜到是谁倒霉了吧?那便不说了。可本官记得那陈不言在金陵可是交好多人……”

气氛凝滞,大家都猜到了是陈不言倒霉,所以一直闷着。

郑多勉说道:“陈不言是北平工部左侍郎,咱们南边的多项工程他都插手了,其中大概数钱大人的嫌疑最大。”

钱均骅有些茫然的道:“那些工程被贪腐了本官知道,还跟殿下说了一嘴,可本官并未贪腐啊!”

郑多勉看了这五人一眼,冷笑道:“那陈不言在南边插手工程之事,谁给他牵的线?谁帮他拿了那些好处?”

钱均骅眨巴着眼睛道:“本官不知道啊!当时本官还问过你郑大人来着,你却说此事要慢慢的查,如今事发了,郑大人,你查的如何了?”

郑多勉被这番话差点梗出一口老血,他摇头道:“本官下面的那些御史都不好管,疯子般的去弹劾太孙殿下,这是嫌本官的事情太少了呀!”

这个辩解钱均骅是认可的,所以他认真的道:“郑大人,那你这就是不称职了,回头把那些御史换一批吧。”

郑多勉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也认真的说道:“好,本官回头就上奏章,把这批御史赶回家种地去!”

周应泰冷笑道:“他们回家也不会种地,家中早就良田成片了,自然有庄户出力。”

这话把那些御史的真面目掀开了,可还不够彻底。

曲胜脸上带着不屑说道:“回家就可以说是耕读世家,还带着批龙鳞的名气,以后家里就成了当地望族,这笔买卖怎么都不亏,还赚大了。”

连吏部尚书丁普都有些无奈的道:“批谁不好?批陛下都成,可他们去批太孙殿下,这事不地道,陛下肯定会雷霆震怒,郑大人,赶紧吧,再追加一份奏章,请罪!”

郑多勉感激的冲着丁普拱拱手,“已经加了,不过目前本官担心的是……江阴那人会牵连到谁,各位,若是有人涉案,还请说出来,大家群策群力,只要不是涉案太深……”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