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71章 江阴动手

第1371章 江阴动手

感谢书友:‘小眼嘉’的万赏!

感谢书友:‘浮之于’的万赏!

......

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分赴各地抓人,金陵城中终于放晴了。

嗯,官吏们都觉得放晴了。

朱瞻基开始召集官员们进行诫勉谈话,然后听取了对未来工作的展望,很是勉励了一番。

六部尚书出了大宅院,都面面相觑,然后笑了起来。

钱均骅欣慰的道:“奏折已经给了殿下,想必京城那边会很快批下来,本官心满意足了!哈哈哈哈!”

其他五人都皱眉看着他,钱均骅笑完后,看到他们的模样就愕然道:“看什么?本官先走了。”

“好笑!”

丁普笑的轻松,舒坦的道:“本官的吏部抓了七人,好歹是各部最少的,可他钱均骅的工部抓了十余人,还如此高兴,果然是只适合去修河堤啊!”

曲胜也觉得轻松了不少,他笑道:“殿下对金陵户部期望甚高,本官回去就整顿一番,今年征粮得盯着那些小吏和粮长,还请各位多多协助,本官在此谢过了。”

周应泰说道:“若是要调些人也使得,到时候和本官提前说说就行。”

郑多勉皱眉道:“私自调兵可是大罪,周大人孟浪了,到时候我都查院的御史都会下去,督促各地去盯着那些粮长和小吏。”

“哦哦哦!是本官糊涂了,哈哈哈哈!”

周应泰拱手道:“多谢郑大人相告,回头本官请客,还请郑大人赏脸才是。”

郑多勉一直在隐身,因为朱瞻基不用金陵都查院的御史,这相当于是不信任他,所以面色不大好。

“本官近期大概是没空,各位大人,本官先告辞了。”

“哎!郑大人……这南方官场的贪腐和都查院的关系也不大呀!”

周应泰唏嘘着,然后各自回去。

……

风和日丽,这天大宅院中来了几人。

“费石不敢动手?”

朱瞻基有些恼怒,而来报信的锦衣卫小旗官却只能请罪。

“殿下,我们锦衣卫自从纪纲之事后,就有些……”

纪纲谋逆一案爆发后,锦衣卫就有些尴尬,后来东厂渐渐的起来了,锦衣卫的地位就越发的低下了。

方醒很欣赏费石,觉得他能在独揽大功的诱惑下派人来报信,可见谨慎。

朱瞻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说道:“既然费石谨慎,那就由兴和伯去动手吧。”

朱瞻基需要坐镇金陵镇压各方,一旦亲自赶往江阴,弄不好就会引发些事端出来。

方醒起身道:“我就和孙越去一趟,很快回来。”

朱瞻基点头道:“若是地方有阻拦的,可一并拿下再说。”

那人的身份有些高,而且牵扯很大,弄不好会有阻力。

方醒说道:“我自去,你在金陵盯着他们,若是谁有异动,那就先控制住,不行就让城外的三千骑兵进城,接管金陵的城防。”

朱瞻基知道相关厉害,若是他果断接管城防,传到北平去,大抵不少人要诋毁,可朱棣却会高兴。

为君者当断则断,这才是王道。

于是方醒悄然坐车出城,会和了孙越之后,带着五百骑兵赶往江阴。

……

江阴城外的陈家庄里,陈胜铎有些坐立不安,不时催促管家去看看外面是否有人送来消息。

管家跑了几趟,就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就劝道:“少爷,殿下在金陵都收尾了,咱们家哪会有事!再说老爷在京城广交朋友,若是要动咱们家,肯定有人会递消息,不然大家一起倒霉!”

陈胜铎皱眉道:“可上次那人传了消息来,说是……殿下派人去清理了那个村子,若是有人泄露了什么,那岂不是糟了?”

管家笑道:“少爷,那些水匪哪知道什么呀!再说去接洽的那人不是被……呃!老奴失言了。”

“嗯,这倒也是,不过等事情平息之后,就给父亲去封信,咱们还是收手吧!这钱烫手啊!”

管家笑道:“少爷,您可是两天都没睡好了,要不就先去歇息吧,老奴自然会盯着外面,有消息就给您报去。”

陈胜铎点点头,打个哈欠,揉揉有些发青的眼睛去了后院。

管家也撑不住了,就在前厅坐着打盹。

而就在此时,一队骑兵已经悄然包围了陈家庄。

“伯爷,这几日陈胜铎频繁派出人到城里去打探消息,甚至还派了人去金陵。”

费石也很疲惫,都有黑眼圈了。

方醒坐在马背上,看着远处的陈家庄问道:“可有东西被带出来了?”

费石说道:“没有,下官一直带人在盯着。大概陈胜铎觉得问题不大吧。”

方醒点点头,看看孙越。

“伯爷,已经就位了。”

孙越拔出刀来等候命令。

方醒唏嘘道:“贪婪无止境啊!这是何苦来哉……动手!”

孙越一马当先冲出去,随即五百骑兵从四面缓缓朝着陈家庄包过去。

刘观满脸的尘土,面带疲色道:“兴和伯,把握大吗?”

方醒轻轻一夹马腹,说道:“那人已经招供了,就算是假咱们也得查一次,走!”

刘观叹息一声,然后跟着方醒出去。

从空中俯瞰下来,五百骑兵组成的包围圈就像是一条圆形黑线,而包围圈中有些黑点突然就开始了狂奔!

“奉太孙殿下之令办事,所有人都原地跪下,否则杀无赦!”

孙越看到那几个男子在朝着主宅狂奔,就警告了一声,可却没用。

目光一冷,孙越喝道:“杀!”

一队骑兵加速冲上去,长刀轻轻挥舞,鲜血狂飙。

孙越驱马从尸骸的边上冲过去,看到主宅的墙头上有人在窥望,就喝道:“把他射下来!”

两名骑兵出前,张弓射箭,随即主宅里就传来了尖叫声。

“冲进去!阻拦者杀无赦!”

方醒已经赶上来了,他担心里面会销毁证据,就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一个骑兵冲到了大门外,侧身一脚踢开了没有关严实的大门,然后喝道:“奉太孙殿下之令拿人,所有人原地跪下!违令者杀!”

管家和几个仆役都被这番变化惊呆了,等大队骑兵冲进来时,不由自主的就跪在了地上。

“冲进去,把后院控制住!”

孙越喝令道,旋即骑兵们下马,手持长刀冲进了后院,马上传来一阵尖叫声。

方醒下马,和刘观一起进了后院。

后院里,陈胜铎跪在地上,身后一溜的女人,还有两个孩子。

方醒走到他的身前,俯瞰着他问道:“陈胜铎,陈不言的儿子?”

陈胜铎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后,心已经掉到了谷底,汗流浃背的道:“是,大人,正是学生。”

“孩子都这般大了,你还是学生啊!”

方醒的目光一扫而过,然后吩咐道:“马上清查各处,讯问相关人等。”

陈胜铎的身上几乎全被汗水给打湿了,他膝行几步到方醒的身前,哀声道:“大人,家父乃是工部左侍郎,若是有什么误会,学生愿意马上写信进京,保证让您满意……”

方醒和刘观相对一笑,然后说道:“就凭着你这番话,本伯就断定陈不言不干净!”

“本伯?”

陈胜铎的脑子一转,马上就瘫软在地上。

兴和伯方醒亲自出马,这是栽了呀!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