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69章 集体请客

第1369章 集体请客

感谢书友:“枫之邂逅”的万赏!

……

朱瞻基到金陵的第三天,金陵六部的尚书集体请客,而朱瞻基居然也答应了。

“去看看也好,不然人心惶惶的,上下不安。”

五百骑兵在孙越的带领下去了一趟龙潭,这事儿看到的人太多了,瞒也瞒不住。

随后龙潭的某个村子被一锅端了,这事儿也传到了金陵城,于是乎金陵城中人人自危。

两人在大宅院里过的颇为逍遥,整日吃了就在院子里闲逛。

方醒弄了两根鱼竿,大清早两人就坐在水池边钓鱼。

鲫鱼贪吃,但口轻,且频繁。所以钓了一会儿,多次提空之后,朱瞻基就没了耐心。他随手把鱼竿扔在边上,拿着最新的话本津津有味的看着。

方醒最喜欢这等可以看到鱼儿咬钩的过程,十次提竿五次中。

“水里有肥泥,还有荷花,这鱼得有三两,中午熬锅汤喝喝。”

方醒身边的小桶里多了十多条鲫鱼,其它鱼类却在昨天被喂了一次,不肯吃钩。

“什么故事?”

方醒也没精神了,任由浮漂一点一点的。

朱瞻基挑眉道:“说的是书生上京赶考,饥寒交迫中,幸而遇到一对父女伸出援手,然后…..”

“然后可是书生应诺娶了那家的女儿,最后进京一举高中,后来就变心了?”

朱瞻基点点头,无趣的道:“都是套路啊!”

方醒正色道:“对,这就和官场上一样,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呃……

朱瞻基无语,因为朝中也大多是套路,所以年轻官员才要多磨砺,熟悉了这些套路之后你才能升职。

“可没了套路,人人出新,德华兄,这大明就要乱了。”

朱瞻基反击了一下,方醒却认输了。

“是,任何国家,把好的一面保留下来,然后成为一个套路,这就是构架。构架稳定,国家才能稳定。”

“德华兄,你说今日是什么宴?”朱瞻基把这本不知道从哪寻摸到的话本扔在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反正不会是鸿门宴,就算是,那也不怕……”

……

而此时的莫愁却在和周应泰辩驳着。

周应泰一直在保持着微笑:“此次不但是殿下要来,兴和伯也会来,莫愁姑娘,腾空了神仙居吧,那些商人不会有意见的。”

莫愁垂眸说道:“周大人,二楼安全,最多就是殿下他们来和走的时候,让些军士来挡住两边就好了吧,不然小女心中不安。”

周应泰有些无奈,若是其他人,他此刻已经呵斥了,可莫愁不行,他前脚呵斥,保证后脚那位兴和伯就会给他上眼药。

“哎!莫愁姑娘,你这个让人……”

莫愁抬起头来,眼中多了些惊意,把周应泰下面的话都堵住了。

于是等到中午时,神仙居的一楼依然高朋满座,可却吃的很慢,都在看着站在外面的一排官员。

六部尚书都恭谨的在门外等候,那客人不言而喻,自然只能是朱瞻基。

能接待这等规模的宴请,整个大市场的人都对神仙居刮目相看。

“第一鲜都没去,反而来了神仙居,啧啧!这莫愁看来很得兴和伯的宠爱啊!”

有人恶趣味的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于是引发了带色的调侃和话题。

“来了来了!”

几个衙役一路飞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六位尚书中,礼部尚书没精打采不想管事,剩下的五位互相看一眼,然后齐齐走下台阶,朝着朱瞻基来的方向站定。

一排排的衙役过来,然后把这条街的两边都站满了。

等朱瞻基和方醒现身时,顿时一阵嘈杂,甚至有人在喊太孙殿下。

朱瞻基朝着两边拱拱手,微笑着,很是亲民。

“殿下,可抓到贪官了?”

一个男子在二楼现身,他把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摇摇欲坠的看着有些让人揪心。

“大胆!”

下面的衙役马上就戟指这厮,却吓得他差点跌了下来。

朱瞻基的眼皮跳了跳,却不会回答这等问题。

上位者做事不同于小民的快意恩仇,必须要统筹规划,从整个国家的高度去处置事务。

楼上那人没得到回应,就失望的准备回去,却不小心手一滑,整个人就掉了下来,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等朱瞻基进了大堂后,莫愁亲自出迎,贾全凑过来低声道:“那人摔在了下面的架子上,就是背上多了几道划破的伤口,无碍。”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在大堂食客的瞩目下上了二楼。

莫愁引着上去,在最大的一个包间外站定,要弟开门,然后闪开。

里面是两张桌子,墙壁上有些字画,看看新旧,多半都是最近才购入的。

朱瞻基进去,随后大家鱼贯而入,却在入座时闹了笑话。

六位尚书,礼部尚书大抵觉得自己前途无亮,干脆就不争。

因为方醒坐在了左边,右边的那个位置就成了高坐。于是剩下的五位,吏部尚书丁普刚想过去,可工部尚书钱均骅却速度更快。

老家伙平时都在装老实啊!

丁普此时反而不争了,只是腹诽着平时以实干家形象出场的钱均骅。

钱均骅的皮肤有些黑,还粗糙,一坐下就不管不顾的说道:“殿下,各地的大小工程不少,可终究失于监管,钱粮不够啊!北平那边可能再给些?”

呃!老家伙原来抢座位是为了这个啊!

丁普不屑的低下头,觉得这厮是在自讨没趣。

朱瞻基认真的看了看钱均骅,也认真的说道:“先厘淸吏治,然后清理旧账,差了多少要找到源头,然后你再上奏章。”

“多谢殿下!”

钱均骅一听就欢喜不已,拱手的时候动作大了些,结果不小心就把正在给他倒茶的伙计给来了一下。

被一肘打在肋下是什么感受?

那伙计面色发青的闷哼了一声,却稳住了手中的茶壶。

“呀!对不住了啊!我来我来!”

钱均骅歉然的起身接过茶壶,然后顺手就给大家倒了茶水,动作自然。

朱瞻基垂眸,看似不悦,可却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钱均骅。

随即上菜,尚书们一一起身敬酒,朱瞻基不好扫了他们的面子,也一一喝了。

只有钱均骅,这人居然在沉思,眼睛飞快的眨动着,嘴里念念有词,却忘记了给朱瞻基敬酒。

方醒对着门内的小刀点点头,小刀就佯装成要去窗户那边观察一下,走过了钱均骅的身后。

“兴和伯,周某敬您一杯。”

方醒在观察着这些官员,周应泰却端着酒杯起身敬酒。

方醒起身,周应泰环视一周道:“此次殿下和兴和伯南下厘淸吏治,下官深感痛心,为何?”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朱瞻基也放下筷子听着。

周应泰皱眉道:“南方官场久离北平,久离陛下,下官看都有些懒散了。当然,这里也包括下官在内。懒散必然生弊端,贪腐紧随其后,殿下,此次肃贪,金陵兵部上下当倾尽全力,若有不实,臣当请罪辞官!”

周应泰斩钉截铁的一番话让朱瞻基也不禁抚掌道:“好!皇爷爷在北平一直在记挂着金陵这边,懒散那是以前,希望你们以后牢记周大人的这番话,勤勉的臣子……皇爷爷不会看不到!”

周应泰面色发红,激动的道:“多谢殿下的肯定,臣此后当痛改前非,把金陵兵部管好。”

曲胜看到气氛大好,就说道:“殿下,周大人心情激荡,臣看非得要三杯酒才能平复啊!”

“对对对!”

钱均骅被惊了一下,抬头就说道:“对对对,就差了三万多贯。”

众人看着他的模样,不禁哄然大笑。

笑声传到了外面,莫愁轻舒一口气,然后交代道:“你们多留心,还有记得伯爷喝酒后就不吃饭,稍晚些就把米饭送进去,就说……这米好,请贵人们尝尝。”

要弟挤眉弄眼的道:“小姐去吧,我在这看着呢!”

莫愁瞪了她一眼,然后下楼去了。

这一眼吓住了要弟,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莫愁的小儿女姿态,只觉得就像是……身处姹紫嫣红之中,香气扑鼻,却于中间独生一枝兰花,亭亭玉立,与百花不同。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