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66章 有人愣头青,有人在背后

第1366章 有人愣头青,有人在背后

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万赏!

……

“小姐,你真不吃吗?”

要弟吃了半只鸡,还吃了三个馒头,打着嗝问一直在呆呆看着湖面的莫愁。

莫愁摇摇头道:“伯爷还没到呢,要弟,你说他会不会在路上遇到危险了?南方好多人都恨他,没来由的恨他,可是都没他厉害,所以一直都害不了他。”

要弟骄傲的道:“嗯,那些书生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和伯爷斗?多半会被打成猪头。”

莫愁微微一笑,是啊!那些读书人怎么能斗得过他呢,他可是文武全才啊!

只是他在哪呢?

“有卤肉吗?”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莫愁几乎是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却缓缓的回身,直至看到了身后的这人。

“伯爷……”

“你好啊小莫愁,唔!你不算小了。”

莫愁眨着眼睛,想缓和一下眼中在升高的温度,最后却低下头来,避开了那双含笑的双眸。

方醒蹲在地上,翻了一下油纸包,回身道:“哎!有烧鸡和馒头,小菜也有一些,吃不吃?”

“吃,都饿了。”

莫愁抬头,微红的眼眶里全是惊讶,福身道:“殿下,城中正在寻您呢。”

朱瞻基笑了笑,“且让他们去寻。”

其实岸边已经有人发现了朱瞻基和方醒,快马已经出发了,想必以金陵官场的尿性,再懒惰的人也会立刻打马狂奔而来。

“殿下,且等民女去买些吃食来吧。”

莫愁看到方醒和朱瞻基在吃着刚才要弟吃剩下的东西,不禁有些过意不去。

方醒摆摆手道:“他们已经去买了,你可想吃吗?”

随便看看剩下的东西,方醒就判断莫愁没吃。

莫愁摇摇头,就站在边上。

当那些官员们赶到时,就看到了春风吹拂着莫愁的长裙,一缕秀发被吹落在脸侧,黑白交错,竟让人生出了此女应该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感觉。

“见过殿下。”

莫愁轻盈的避到了边上,匆匆的冲着方醒和朱瞻基福身,然后就准备回去。

方醒喝了一口水,喊道:“且等我们的住所定下来就通知你,回头你让人送饭过来。”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莫愁的身上,至于手脚粗大,身材壮硕的要弟,完全被当做了空气。

莫愁垂眸应了,那边的周应泰笑道:“神仙居的饭菜不错,下官偶尔也让家人去买了回去解馋,莫愁姑娘下次可记得给本官便宜一些哟!不然俸禄可吃不起喽!”

曲胜看到莫愁有些慌乱的不知如何应答也不出声,他相信周应泰没见过莫愁。

不出声,曲胜认为此时出声就是轻浮。

朱瞻基开口了,他起身说道:“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吃不起也好,多吃苦才知道百姓艰难。”

朱瞻基亲自为莫愁解围,这下大家看向曲胜的眼神都不对了。

好你个曲胜,平时装的道貌岸然,刚正不阿,可却给方醒徇私,放了一套商铺给莫愁,这是什么?

这才是最高明的投资方式啊!

曲胜嘴角紧抿,觉得这些人真是在南方过的太安逸了,居然没听出朱瞻基话里的含义。

民脂民膏,若是谁取了,那便是不知百姓疾苦,那便是贪官污吏!

可他却是想多了,在场的人没谁不知道朱瞻基的意思,只是官场上养成的习惯让他们都堆笑着应对。

哪怕是大敌当前,该演的套路也得演下去,否则别人会认为你轻浮,不堪重任。

……

一路到了城里,朱瞻基拒绝了去府衙歇息的建议,直接去了皮市街。

皮市街原先有家姓李的大商人,只是在宝钞兑换银子的那一次站错了队,如今全家都在交趾种甘蔗,就空了一个大宅院出来。

这里距离府衙不远,环境清幽,李秀一听朱瞻基选在这里,就准备找人去洒扫,并安排些丫鬟仆役进去服侍,却被朱瞻基拒绝了。

五百骑兵在城中的营地驻扎下来,而城外调集的三千骑兵已经准备好了,孙越正在检阅。

……

春天,大宅院里处处皆是青绿,池子里的鱼儿也开始到处寻找食物。

方醒站在池子边上,琢磨着里面养大了的鱼能不能吃,是红烧还是火锅。

“老师。”

徐方达匆匆赶来,束手站在方醒的身后。

方醒随意的拨弄着水面,那些鱼儿却也傻了,一窝蜂的扑过来,然后去啄食他的手指头。

“金陵城中的高官,谁最反对科学?”

徐方达不需要想,说道:“是府尹。”

“谁对科学最好?”

这个徐方达得仔细想想,最后说出了一个让方醒诧异的名字。

“老师,是兵部尚书周应泰。”

方醒把手收回来甩甩,那些鱼儿失望的各自散去。

“李秀掌应天府府衙,周应泰掌兵部,各自权责不同,你…...懂吗?”

徐方达想了想,点头道:“老师,弟子懂了。”

方醒随手扯断些嫩草丢进水池里,在鱼儿们再次聚拢前回身看着徐方达。

“你倒是成熟了些,可还是书呆子气。”

这时一直在徐方达身边的那人终于是按捺不住了,躬身道:“学生魏璋,见过兴和伯。”

这人眉间隐见毅色,声音铿锵。

“你求见本伯何意?”方醒问道。

魏璋朗声道:“南方乃文风鼎盛之地,自衣冠南渡以来,豪杰辈出,当今盛世,当教化百姓,然几本科学却让南方百姓失了淳厚,此……”

方醒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皱眉道:“那你在怀疑什么?”

莫名其妙的求见,莫名其妙的对科学不待见,时机不对。

魏璋面露慨然之色,一瞬间好似比干附体,说道:“敢问兴和伯,您此行可是借着厘淸吏治的名头,实则行打压儒学之事吗?”

“大胆!”

徐方达一听就怒了,喝道:“老师若是要打压儒学,岂会每期只收这点学生?你等整日无所事事,皓首穷经,听风便是雨……”

“是又如何?”

方醒突然冷漠的问道。

徐方达愕然,魏璋期期艾艾的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方醒淡淡的道:“先贬低科学,再称赞儒学的功绩,最后试探本伯的来意,你还没入官场,倒是学会了官场上的那一套,未来儒学的干将必然有你的位置,不过……本伯行事……何须向你等腐儒解释?去吧。”

魏璋楞了半晌,躬身道:“是了,学生却魔障了,不该学了他们的话,不过兴和伯,学生敢问,民风可贵否?”

“学了别人的话吗?果然是藏头露尾之辈,只敢怂恿了愣头青来试探。”

方醒不耐烦的道:“什么民风?吃不饱饭你和百姓谈什么民风?看到些奇异事情就去求神拜佛,这是什么民风?所谓的民风,不过是官吏们想让百姓愚昧的托词罢了,百姓愚昧,他们便好管理,好……折腾!”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