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65章 春光,枝头,莫愁湖

第1365章 春光,枝头,莫愁湖

遇到点烦心事,情绪波动比较大。偏偏还要写这种南国风光的章节,有些艰难。请假跑了一下午,目前还是没结果,所以发布时间晚了些,对不住大家伙了。

......

“小姐,您这是莫愁来到莫愁湖呢!”

“嗯……要弟,你总是取笑我。”

“小姐,听说伯爷要来了。”

“嗯……”

正午,莫愁湖边的人少了许多,留下的大多都是带了野餐的吃食。

于是莫愁湖边随处都可看到席地而坐的人,三三两两,轻松的吃着午饭。

莫愁带着要弟在湖边找了一个空地,要弟拿出油纸铺着,然后莫愁坐下,肘支在膝上,双手托腮,看着湖里的游船出神。

要弟坐下后,就从篮子里拿出几个油纸包,打开后是一只烧鸡,还有馒头和几道小菜。

要弟撕下一根鸡腿递给莫愁:“小姐,吃些吧。”

莫愁摇摇头,要弟嘟囔道:“小姐,男人都喜欢胖女人呢!您要多吃些伯爷才喜欢。”

羞红瞬间爬满了莫愁的脸,她嗔道:“要弟,你再这般说,我…..我就……”

要弟知道莫愁心软,就说道:“小姐,以前在村里的时候,那些男人都喜欢屁/股大的,只有那些读了书的人,大冬天拿着把扇子扇着,还学那些生病的模样皱着眉头,不时还咳嗽两下,他们最喜欢的就是那等走路发飘的女人,最好是一阵风就能吹跑的那种……”

……

“天气还没热到要用扇子的程度吧?”

湖中的一艘游船上,方醒皱眉看着相邻的一艘船的船头上,几个书生正摇动着折扇,矜持的笑着。

和他并排坐着的朱瞻基回头望了外面一眼,笑道:“这是故作风度罢了,小弟以前也喜欢这般,如今却觉得无趣且无聊。”

方醒笑道:“你当年可是自以为潇洒不凡,折扇扇着,八字步走着,哈哈哈哈!”

朱瞻基失笑道:“谁年轻时都有过这等轻狂,没经历过反而是缺失。”

两人在笑谈,言语间极为随便,而坐在对面的费石和安纶却如坐针毡,脸上的赔笑都要维持不下去了。

这下满城都在寻找太孙吧,可谁曾想他居然轻车简从,和方醒来到了莫愁湖。

而大清早费石和安纶就被人堵在了卧室外面,来人出示了方醒的手书,让两人到莫愁湖来。

两人在湖边等了半天,这才看到朱瞻基,被吓得魂都丢了一半,然后方醒一招手,马上有游船靠岸,可见是有预谋的。

朱瞻基笑完了,然后漫不经心的道:“南方官场的考功在金陵吏部,北平不得干涉,这几年如何啊?”

那话儿来了!

安纶和费石相对一视,然后各自拿出一本册子出来递过去。

接册子的是方醒,在他仔细翻看的时候,朱瞻基摸着茶杯,缓缓的道:“五成以下的重复,说明你们没有偷懒,五成以上,那便是在空耗。”

找官吏的贪腐证据不容易,如果要偷懒的话,肯定是往嫌疑最大的那些人去查。

如果锦衣卫和东厂查到的人有一半是重复的,那就说明他们在偷懒。

朱瞻基这个论断让费事和安纶都有些心惊。

这位可没有太子的仁慈啊!

朱瞻基垂眸喝茶,不再说话。

方醒那边渐渐的加快了速度,等两本都看完后,他闭眼想了想,然后说道:“四成吧,算是勤勉。”

费事和安纶同时松了一口气,原先对方醒有些不满的安纶,此刻整个人都被感激给填满了,只恨不能和方醒共谋一醉。

朱瞻基此刻不看这个,他说道:“金陵各部如何?”

打狼得先打头狼,如此方能震慑狼群。

安纶的眼珠子转动着,堆笑道:“殿下,奴婢到金陵的时日不长,尚未能侦测到各部的首脑情况。”

金陵六部尚书虽然远离政治中心,可级别在那里,一旦翻身,那便是朝中的重臣,不能轻忽啊!要是弄错了,那可是大错。

方醒淡淡的道:“无错就是无能。”

这话宛如雷霆劈在安纶的头顶上,他面色未变,急忙跪下道:“殿下,奴婢有罪……”

无错不是你能干,而是你小心谨慎,不愿意干事情。

而以此对应的就是费石……

“殿下,金陵各部中,礼部最为懒惰,几乎无所事事。”

礼部是没事,只要朱棣不驾临金陵,金陵礼部几乎就是个无事可做的衙门。

“吏部的丁普有些胆小,考功时听说多有放过,不过好像往京城去了奏章。”

这是个两头不得罪的老油条!

方醒和朱瞻基交换一个眼色,觉得这样的人应当放在礼部对外的部门才是,在吏部只能是和稀泥,毫无用处。

“工部的钱均骅还行,经常到各地去查看,回来脸上晒的黑不溜秋的。”

“户部的曲胜有些雄心勃勃,不过最近也有些没精打采的。”

“刑部没啥问题,兵部的周应泰有些懒……都查院的郑多勉有些陷入泥沼的意思,在南边打不开局面。”

朱瞻基起身出去,方醒缓缓的说道:“人道金陵乃富庶之地,掌控南方,方某却不以为然,以为这里多是偏安,不管是孙权还是衣冠南渡,这里更像是苟且偷生之地。”

方醒对所谓的六朝古都从未有什么感觉,他只感觉到了这里的慵懒,正如此时莫愁湖上的春风,让人醺醺然欲醉。

“这里养不出浩然正气,也养不出慷慨悲歌之士,官场亦如此!”

方醒的目光扫过惶恐的安纶,淡淡的道:“你们可有这等想法?”

不等两人表态,方醒说道:“平淡之处方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色,甘于平庸,不思进取,那就别说没给你机会。记住了,机会永远都会留给那些时刻准备着的人。”

敲打完毕之后,方醒板着脸道:“殿下此行的目的你们是知道的,本伯在此说说注意的事项,一是不得与外人沟通消息,这个一旦发现,必死无疑!其二,加强对各地的查探,如果说殿下是惊蛰的春雷,那么下面就该会有些虫子到处乱爬,你们可得盯紧了!”

甲板上,坐多了船的朱瞻基站的很稳,沈石头低声道:“殿下,岸上有不少人在寻摸,大概是在找您吧。”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靠岸吧,让费石和安纶换船回去,咱们自己上岸。”

少顷,费石和安纶偷偷的上了一艘小船离去,方醒出来,看着岸边说道:“这边的多是老油条,特别是六部,大多觉得上升无望,所以说,在厘淸官场之际,还得要敲打,重重的敲打,要把这股子颓废的风头给打下去!”

朱瞻基点点头,揉揉眼睛道:“关键是品级,这些人觉得自己的品级高,就不该在金陵养老。”

大明太大,加上金陵原先是京城,所以才留了一套班子在这里。以后会一直留着,成了一个怪异的地方。

等北方被异族的铁蹄践踏时,这里的官员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能做主了,于是乎大家弹冠相庆,然后为了谁该做皇帝而争论不休。

这是一个奇葩的现象:外敌正在北方担心自己不能在中原站住脚,随时准备退回关外,可南方的那些官员们却在扯皮……

而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权利在作祟,不过是私心在作祟……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