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63章 被低估的斥候

第1363章 被低估的斥候

五支箭矢准确的从舷窗穿进去,里面稍后传来了一声惨叫。

这时另一艘小船也过来了,上面全是壮汉。

船一靠上去,那些壮汉就用特制的钩梯往上爬,一看身手就知道是在水上讨生活的悍匪。

船舱里,方醒和朱瞻基正坐在一起喝酒。

酒是酿造酒,度数低,口感好。

下酒菜是一堆花生,两人坐在舷窗靠里的地方,慢悠悠的剥着花生下酒。

“啊……”

这时一支箭矢从舷窗穿进来,钉在了舱室的隔板上,咄的一声。

“啊……”

沈石头坐在角落里,箭矢钉在舱板上的同时,他把嘴里的花生咽了下去,发出一声惨叫。

“声音短促些,太悠长了。”

方醒喝了口酒,调教着沈石头的演技。

“啊!”

“嗯,差不多了,以后要揣摩一下惨叫,那是疼痛和惊慌的产物,经常揣摩,你的演技会再上一个台阶。”

船身在晃动,沈石头点点头,真的在揣摩着惨叫声怎么才能逼真。

“要动手了!”

方醒感到船身一阵大幅度的摇晃,这是敌人要发动攻击的先兆。

沈石头拔出刀来,拉开船舱的门,左右看了一眼。

“弩……”

方五的喊声传来,接着一阵崩响。

“啊……”

弩箭这个东西在近战时就相当于只有一发子弹的手枪,打了就短兵相接。

可聚宝山卫不止弩箭,还有……

“齐射!”

“嘭嘭嘭嘭!”

短暂的火焰爆发照亮了甲板,那些壮汉们被弩箭和排枪打的纷纷倒地,剩下的人看到船上居然有火枪这等利器,啥也别说了,跑路啊!

“哔哔哔!”

“嘭嘭嘭嘭!”

剩下的三名壮汉拔腿就往船边跑,可凄厉的哨声响起,第二轮火枪齐射如期而至……

甲板上的敌人被清扫一空,那两艘小船已经开始撤退了。

竹篙往大船上一撑,小船缓缓分开。

船上的那五名神射手都紧张的盯着甲板上,弓箭下垂,随时准备……

一番厮杀导致的离散雾气开始渐渐合拢,眼瞅着能见度将再次降低,船上突然有人喊道:“手雷!”

“嘭嘭嘭嘭!”

十名火枪手猛地冲到甲板上,在那些神射手刚张弓搭箭时,来了一次齐射。

“噗!”

这次齐射有些仓促,可依然打倒了一人。

对死亡的恐惧让剩下的四人都不由自主的闪避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就给后面的斥候们留下了投出手雷的时间。

“斥候们必须要在四十步开外,准确的把手雷投进一个坑里。”

方醒给朱瞻基介绍着情况。

“四十步,那倒是不错。”

“那只是最低标准……”

“轰轰轰轰轰!”

外面传来的爆炸声丝毫没有影响到方醒的食欲,他摸摸肚子道:“有些饿了,弄一碗面条吃,你要不要?”

朱瞻基点头道:“要,多放些辣椒,这样晚上睡觉暖和。”

方醒起身的同时,外面已经结束了战斗。

几个斥候用竹竿绑着灯笼伸出去,边上枪口林立。

河面上的两艘小船上已经没有了站立的人,几个男子躺在船上抽搐,而在边上,居然还有个没死的,在河里拼命的往岸边游。

“钩子拿过来!”

有人跳下水去,然后用长杆钩子勾住了那个没死的家伙,慢慢的拖过来。

及近,首先是一拳打晕,然后绑上绳子拖上去。

“好冷!啊嘁!”

下水的是小刀,他上岸后辛老七赶紧扔了一块大毛巾过去。

“把身上搓热,然后喝点酒再说。”

几个斥候把俘虏弄醒,然后开始了审讯。

等方醒和朱瞻基吃完面之后,口供出来了。

“殿下,是水匪,自从运河全线贯通之后,这些水匪就被水师打成了农民,只是前几日有人找到他们,出了大价钱,请他们来运河上杀人……”

“船上有五名神箭手,都是异族人,整日不说话,只是不断在摩挲着自己的弓箭,每一支箭矢都检查了无数遍……”

“那五人死了四人,一人是重伤自尽。其余的悍匪大多死了,不过估摸着船队后面应该有人逃了。”

朱瞻基点点头,拍拍手上的花生碎屑说道:“那就这样吧,注意警戒就是了,各自去休息。”

人走了,朱瞻基的眸色陡然冷厉,“会是谁?”

“那五人多半是哈列国的刺客,可居然能和这些水匪混在一起,这个就有趣了。背后那人的能量不小。”

方醒苦笑道:“和皇室肯定不搭干,只是不知道主要目标是我还是你,若是我的话,多半是……”

朱瞻基突然冷笑道:“不会,此次刺杀的本意肯定是担心我们去南方整肃官场,可掺和了哈烈人之后,那人肯定是疯了,大概想着把水搅浑,然后他才能脱身事外。”

“你想多了,哈烈人必然是有人给他牵线,不然双方谁都信不过谁。”

方醒有些郁郁,这场刺杀并不凶险,对方低估了斥候们的战斗力,导致一败涂地。

可朝中居然有这么一位敢和水匪勾结、最后还和哈烈人有手尾的家伙,让人震惊啊!

方醒抬头,看到朱瞻基也是忧心忡忡的,就知道他也在担心此事。

“咱们晚出来三天,这就给了他们从容布局的时间,不过那人显然于战阵之事并不精通,所以用了水匪,其实他最好的就是用那五名神箭手来狙杀。”

“金陵?”

朱瞻基不屑的道:“那人怕是已经慌了,心慌意乱之下,只想尽快出手消除隐患,不是能成大事的人。”

能成大事的人都有一个特质——耐心,能忍!

只是这人究竟是谁?

朱瞻基恨不能马上回京,然后建议朱棣在百官中寻找这人。

“好了,后面的一段路不会再有问题……”

……

就在岸边的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在马背上看到了那些火光和爆炸,然后他等着,一直等到再无动静,这才缓缓驱马而去。

等他走远后,一队骑兵轰然而至,然后在岸边仔细搜寻。

“大人,有马蹄印,应该是刚走没多久。”

“去追,以十里为限,追不到就回来。”

“是。”

一个小旗部的骑兵马上打马而去,可夜间追击敌人的难度太大,所以领队的限定了十里的距离。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