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61章 玲珑的刘观

第1361章 玲珑的刘观

感谢书友:“十五块”的万赏!

……

初春的运河有些冷,雾气也大,在船上睡一晚上,早上起来发现被子都是湿润的。

十多艘大船在熹微的晨光中缓缓而行。

“冷死人了!”

方醒实在是睡不下去了,他觉得小冰河是不是已经提前降临大明。

“不过咱有土豆啊!”

方醒给自己打打气,然后起床收拾。

被褥是没辙了,只能看今日潮不潮湿,不潮湿就拿出去晾晒。

穿上衣服,走出自己的舱室,周围还没动静。

方醒轻手轻脚的走到船头,就看到辛老七正和家丁们用水桶从河里打水,然后开始洗漱。

方醒皱眉道:“怎地没烧水?”

一条运河沟通南北,也让运河两岸聚集了不少人家,每日的……

方醒看了看,可惜雾气太大,看不到岸边,但他依然说道:“你们此时打的水,说不准正是上游谁家刷的马桶水,烧开了再用。”

辛老七憨笑道:“老爷,那些人家可舍不得,在家里都要冲一下,然后才拿过来洗……”

方醒的咽喉涌动了一下,大清早的……于是也跟着去洗漱了。

至于洗马桶,他以前还见过粪水浇菜地,没多久那菜就拿去卖了。

今日看来不是晴天,雾气久久不散。

洗漱完毕,没多久就有人送来了早餐——鱼肉粥。

鱼是昨天打的鱼,大米熬粥,快好时把弄碎的鱼肉丢进去熬煮,一口下去,那真是鲜香四溢啊!

此时朱瞻基等人也起来了,方醒看到他们毫不犹豫的就用河水来洗漱,不禁觉得自己堕落了。

“兴和伯精神不错啊!”

刘观笑眯眯的也弄了一碗鱼粥,然后走到方醒的身边,也不讲究什么,一屁/股就坐在甲板上。

既然是反贪,都查院自然是要随行的,只是朱棣却把刘观也丢进南下的队伍中,让人觉得摸不透。

方醒笑了笑,把空碗放在甲板上,看着浓雾说道:“此行不容易,不过也容易,刘大人可不轻松啊!”

刘观慢条斯理的喝着粥,看到朱瞻基过来,就欠欠身,等朱瞻基坐下后说道:“南边的官吏多,南边还富庶,文风鼎盛,是不好处置。不过只要咱们按照律法来办事,那便是邪不胜正。”

朱瞻基没吭声,方醒就说道:“此话不假,不过南方官吏文人都抱成一团,怎么破开,这个还得要考量咱们的手段,刘大人就是神兵,当为先锋。”

刘观笑了笑,知道这是方醒的玩笑,就说道:“去年陛下本令我去陕/西,只是后来一查,陕/西当地迁徙了不少人,原先的贪腐官吏大多都被处置了,这才留在了北平,不然我此刻肯定还在吃着羊肉,喝着羊汤,哈哈哈哈!”

这人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原先刚进都查院时,把两位上官调和的很巴适,这也是他后来接管都查院的基础。

不过都查院的那些御史们显然并不买账,觉得刘观的玲珑性格不配领导都查院,所以折腾出不少事情来。

时至今日,刘观用水磨工夫,总算是收拢了都查院这帮子家伙,所以也轻松了不少。

吃完早餐,船队开始加速了。

雾气渐渐散去,露出了一个阴沉的天空。

方醒站在船头,听着身后的辛老七在介绍情况。

“上船之后就加强了戒备,不过今年运河通行无碍,金陵的大市场建好之后,往来的商人船队多了不少,所以无法判断,老爷,咱们还需谨慎些,您看要不要把孙越的人调些过来?”

方醒摇摇头道:“不好,孙越带的都是骑兵,在船上实力就去了一半,还是让他们好好的待着,咱们有斥候百户,除非对方能出动几百名水性好的悍匪,否则无法攻破船队的防御。”

辛老七没出声了,方醒继续在想着心事。

朱棣究竟能扛多久?这个问题他一直在深思着,甚至还大胆的去问了御医。

好在朱棣知道方醒的心思,所以才没怪罪,换了别人去打探帝王的身体,马上脑袋落地。

两次抗生素的掺和,让方醒已经摸不清朱棣现在的情况,但有一点,朱棣当时的病情太重,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想了半天没有结果,方醒一回身,就看到辛老七还在身后,就问道:“还有事?”

辛老七涨红着脸,艰难的说道:“老爷,他们说您以后会是权臣,然后被皇帝给杀了。”

“权臣?”

方醒失笑道:“老七,别想太多,所谓的权臣,那必然是对权利有着狂热的爱好,而我却并无多少兴趣,人生在世……”

朱瞻基过来了,方醒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权臣?傻子才会去做。春天来了,带着孩子们出去爬山,夏季可以一家人找个地方避暑,秋季可以去打猎,而冬季,我最喜欢猫冬,躲在家里面,每日吃的走不动路,权臣可有这等逍遥的日子?”

朱瞻基走近笑道:“德华兄无需理会那些话,连我都羡慕你的日子,可见不光是权臣,连皇帝也不是什么好差事。”

方醒挑眉道:“那你便卸掉太孙的名号,咱们兄弟二人举家出去逍遥如何?随便弄座岛,多舒坦,无聊的时候就带着船队出海去抢掠那些异族人的商船。”

朱瞻基笑道:“那有何妨,只要你舍得离去,那咱们就一起走!”

方醒颓然道:“罢了!你倒是知道我的命门。”

大明如此,方醒如何舍得离去,离去了就意味着大明将会沿着原来的轨迹慢慢下滑。

没有瓦剌人也会有其他人,敌人总是会在大明虚弱的时候出现。

而朱瞻基被朱棣寄予厚望,他又何曾能后退!

两人相对一笑,笑的辛老七懵懵懂懂的。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孙越来了。

“殿下,伯爷。”

现在的孙越是个光杆,五百骑兵在沿着运河边上的道路前行。

朱瞻基说道:“可是有事?”

“殿下,雾气大,于船队防御不利,臣想调了骑兵上船。”

“不必了。”

朱瞻基摇头道:“骑兵上船无济于事,反而在岸上还能有些帮助,再说有斥候百户在,小股刺客应当能应付过来。”

孙越担心的道:“殿下,臣就担心这雾气,若是这一路都是雾气,那些刺客的机会太多了,防不胜防啊!”

方醒看看远处,感觉能见度不是很高。

“谁会是刺客?或者说,刺客会是……谁的人?”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