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57章 有人嘴炮无敌,有人行动果断

第1357章 有人嘴炮无敌,有人行动果断

“德华!哈哈哈哈!”

徐景昌一怔,然后欢喜的起身欢迎。

屋子里没有桌子,全是案几,所有人都坐在临时铺着的地毯上。

而最嘚瑟,最能显示徐景昌遮奢的就是他叫人打通了三个房间,于是乎,这地方看着就宽敞了不少。

十多人,可方醒就只认识朱高煦和徐景昌,其他的人,他只是隐隐约约的对其中三人有些印象,大抵是某部的郎官之类的。

“方醒,来,喝酒。”

朱高煦已经喝上了,大中午的喝酒,方醒实在是接受不能。

“就坐本王的边上。”

朱高煦不由分说的安排了位置,却恰好符合秩序。

坐下后,方醒和朱高煦连干了三杯,赶紧就求饶,说是吃菜缓缓。

徐景昌组织了一轮酒,然后看着这些官员,正色道:“当今陛下雄才伟略,我等当尽心做事,不可懈怠,更不可阳奉阴违。”

这话不露骨,却代表着徐景昌表态了。

在这场父子之间的暗战中,他徐景昌站在了朱棣这一边。

好大的赌注!

方醒愕然,看到徐景昌一脸的慷慨激昂,再看到那些官员们都神色振奋,顿时就猜到了徐景昌的算盘。

这人是在取巧啊!

朱高煦醉眼朦胧的看着这一幕,不屑的道:“亲戚亲戚,都想占便宜,这人没那么忠心,多半是想在大哥和瞻基之间捞好处。”

咦!这位大佬此刻咋那么深刻了呢?

“小时候老三常玩的把戏,本王见得多了!”

哦!

方醒这才觉得这个是正常的朱高煦。

“定国公请放心,我等必定誓死效忠陛下。”

“九死无悔!”

“对,陛下乃千年一遇之英主,我等当勇于任事,坚定……”

徐景昌笑呵呵的看着这些官员在表忠心,回头对方醒说道:“德华可有话要说?”

方醒摇摇头,说泥煤啊!

这种公开的表态不过是投机而已,这些人大抵都觉得朱高炽大抵能再活十几年就顶天了。

用十几年的蛰伏,换来以后的一飞冲天,值不值?

“这些都是不得意的家伙,没升官的希望。”

朱高煦一针见血的点出了这些人的底细,这又是一个异常。

看到方醒诧异的看着自己,朱高煦叹道:“常建勋刚才让人来认过了。”

不错,方醒觉得按照这样下去,朱高煦以后当能得到善终。

十多人都在表态,奋勇争先,仿佛少说一句话,忠心就会打折扣一样,顿时屋内就嘈杂起来。

方醒百般无聊,他知道朱高煦和自己都是被徐景昌拉来当虎皮的,也算是沐猴而冠了。

沐猴而冠……

方醒讥诮着,却看到门口出现了辛老七。

方醒起身都没有打扰到这些人的激情,到了门外,辛老七低声道:“老爷,陛下有令,让您和东厂的人去抓捕……贪腐官员。”

方醒的眸子一缩,马上知道了朱棣的打算,他回身拱手道:“殿下,定国公,方某有事要出去一趟。”

朱高煦懒洋洋的挥手道:“且去且去,记得回来带些好下酒菜,常悦楼的不好,比不了第一鲜。”

徐景昌尴尬的说道:“殿下,臣只是想着方便罢了。”

这一点徐景昌比以前好,至少知道不能连累到第一鲜。

朱高煦不屑的道:“你倒是长进了些,可还是在蝇营狗苟,多学学方醒,多干实事!”

两表兄弟看着不大对头,那些热情马上就消散了,等徐景昌附和了朱高煦几句,看到无事之后,又重新炽热起来。

……

方醒走出常悦楼就看到了孙祥,哪怕他站在对面的屋檐下,可他手中的佛珠却是明晃晃的在彰显自己的身份。

看到方醒出来,孙祥走出屋檐转左,然后方醒跟上。

两人并肩,孙祥低声道:“陛下给了咱家一个名单,都是贪腐的官员,兴和伯,陛下令你一同前去。”

方醒笑了笑:“只要不是进宫,偶尔带着东厂出去招摇一番,也算是难得的体验。”

孙祥并未因为方醒提到割吉吉之事而羞恼,他淡淡的道:“今日咱家不管,只是看着,一切由你来做主。”

方醒看到了前方的魏青,以及那些番子,就说道:“无碍,陛下的意思方某懂了,一以贯之罢了。”

朱棣要方醒坚定的站在朱瞻基那边,方醒当然是甘之如醇。

一行人上马,然后魏青打头,轰然而去。

……

魏青的手中拿着一张图纸,上面标注着此行的各个目的地。

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魏青就拐进了一条胡同中。

“伯爷,这便是李响的家。”

“动手吧!”

方醒点点头,魏青就带着人排闼直入,顿时里面一阵尖叫,随后就是嚎哭和哀求。

孙祥笑吟吟的道:“兴和伯,进去看看?”

方醒点点头,走进大门。

前院跪着一堆人,而且还不断有人被赶过来。那些东厂的番子们凶神恶煞的,一个女人走慢了些,马上就是一脚。

方醒的眼角跳了一下,却没有怜悯。

男人犯错,全家跟着倒霉。

男人得意,全家享福。

所以福祸相依,所以……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兴和伯,这便是聚散离合,今日风光无限,明日便是阶下囚,际遇如此,当谨慎。”

“大胆!放下!”

这时一个番子冲过去,一脚踢翻了一个年轻人,随后捡起了一根银钗。

“想自尽?你爹一个七品官,看看你的穿戴,那俸禄买的起吗?”

那个年轻人马上就被人绑住,一个女人尖叫着,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别干傻事。

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让偷窥他的孙祥有些摸不清。

扫荡之后,一行人再次出发……

……

常悦楼的二楼,徐景昌得意洋洋的道:“今日之聚会,乃是忠心耿耿的一次聚会,诸君且放心,陛下会看得到,会听得到……”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太孙也会看得到!

最多十几年后,他们今日之举就会成为刺破黑暗的尖刺,朱瞻基想记不住都不行,否则以后谁会效忠他。

硬顶着太子表态,这个肯定是要有收获的。

所以这些人都纷纷附和,只有朱高煦默默的喝酒,表情讥诮。

他不在乎这个,只是觉得朱高炽应当低调些,所以就来了。

“定国公请放心,下官回去就上奏章,一一弹劾那些小人。”

这时门外来人,面色说不出的古怪,好似兴奋,又像是不敢相信。

“国公爷,东厂出动了!”

徐景昌一愣,呵斥道:“东厂出动关本国公啥事?出去!”

“国公爷,是兴和伯在指挥……”

“什么?”

徐景昌愕然,他看看在座的人,再看看咧嘴大笑的朱高煦,顿时觉得自己今天这个聚会成了笑话。

嘴炮无敌,那是儒生。

想支持朱棣和朱瞻基吗?那么就用行动来表示吧。

而方醒就是在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