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55章 一年内

第1355章 一年内

旁观者很难知道朱棣的心情,而当事人却已经窥到了些东西。

朱棣依然在研究着哈列国,不时还找些武勋进宫讨论,完全看不出什么异常。

方醒也被召进宫去。

朱棣面色如常,方醒看了一眼大太监和黄俨,两人也没有什么异常。

朱棣说道:“锦衣卫的消息不断传过来,哈列国国内已经在厉兵秣马了,你觉得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这个问题方醒推演过多次,还在书院里让学生们都想想,所以一张口就来。

“陛下,臣以为应当不会超过一年。”

方醒的意思就是在年内会发动,朱棣一听就点头赞许道:“朕本以为你在家享福,不错,朕也是这个意思。”

“大国相争,需要筹备辎重,需要招兵买马,还得操练,这些都得要时日。”

朱棣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方醒看了莫名的有些心酸。

“有人说哈列国兴许是虚张声势,这等人朕本想赶出朝堂,可却又想着让他们看看结果,也算是一个教训。”

方醒点头道:“陛下,畏敌如虎不可,但料敌以宽那是在自掘坟墓。”

朱棣微微点头道:“是这样,总有人想着大明该刀枪入库了,总想着该修生养息了,朕对此不吝惩罚。”

这是在说谁?

杨士奇?还是蹇义?

方醒觉得不大可能,夏元吉敢进谏,但杨士奇的可能性不大,而蹇义是完全没可能。

“一年,也就是说,最迟咱们得在七月出兵。”

朱棣明显的兴奋起来,坐不住的起身转圈。

以往的轻盈已经不见了,走动间,朱棣的脚步明显的有些迟缓。

转了几圈后,朱棣停步,皱眉道:“七月出兵,出塞时正好是塞外马肥之际,骚扰必然不会少,弄不好哈烈人的骑兵那时候就已经来了。”

这个君王一直在思索着细节和大势,方醒的心中一热,说道:“陛下,他们兵强马壮,可大明的勇士们也不差!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若是有人怕了,臣请为前锋!为大军开道!”

朱棣的眼中精光一闪而逝,盯着方醒,微微点头道:“你倒是悍勇,不过争前锋的人不少,且等那时候朕再做打算。”

不就是小股敌军吗,有啥好怕的!

几十万大军厮杀,不可能是迎头而上,而是会先试探,派出斥候不断去打探消息,而对方也会干同样的事。

斥候战是最惨烈的,遮蔽战场是首要任务,其次便是侦探敌军的情况。

而等双方的前锋登场后,斥候的任务就完事了,试探开始。

试探多半也是惨烈的,双方的前锋会进行一次次短促的作战,然后胜利的一方肯定会乘胜追击,直至侦测到对方的主力位置。

“据说他们的轻骑彪悍,比瓦剌人厉害,悍不畏死!”

朱棣对这个强敌了解的越多就越兴奋。

这个男人恨不能和世间最强大的敌人交手,不死不休!

方醒微微一笑:“陛下,大明军队也无惧强敌,臣时刻在准备着,当有外敌威胁到大明时,臣随时等候召唤,为国出征。”

朱棣凝视着他,良久,嗓子有些沙哑的说道:“你很好,记住你的话,朕相信等你去后,不会只是大明兴和伯。”

方醒肃然道:“臣于爵位不甚热衷,唯有大明屹立于这个世界的顶端,才是臣愿意为之奋斗的目标。”

朱棣摆摆手,方醒告退。

“此刻朝中大多被朕给吓坏了,可也只有方醒来向朕表达了忠心,可叹!”

大太监担心朱棣的身体,就说道:“陛下崖岸高峻,那些人多半是被吓坏了不敢来,而兴和伯却是混不吝,胆子大的没边了……呃!陛下,老奴失言了。”

朱棣摇摇头,负手道:“只要心中赤诚,何来的惧怕?不过是蝇营狗苟罢了。”

这句话直接把朝中的大臣被给扫了进去。

黄俨的眸色微动,正想着什么时候把方醒今天隐晦的效忠禀报给朱高炽,也好换来谅解。

朱棣回身,目光看着虚空,淡淡的道:“此处的话若是外泄,朕剐了他!”

大太监躬身不语,而黄俨却以为是朱棣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思,差点就跌坐在地上。

……

方醒慢腾腾的出了宫,却在宫门外看到了杨士奇和蹇义。

“二位大人这是在等进宫呢?”

方醒随意的拱拱手,仿佛没看到这两人穿的是布衣。

布衣请罪,有趣了!

杨士奇和蹇义面带苦涩的拱拱手,然后垂首不语。

站啊站!等两人觉得腿都不是自己的时候,来了个太监,冷冰冰的让他们进去。

那太监开始是冷冰冰的,可等走到无人的地方时,却低头说道:“二位大人,陛下此刻心情不错。”

蹇义心中疑惑,不敢应答,而杨士奇要实诚些,就谢了谢。

当狮王开始老去的时候,他身边的人都会各有心思。

这座皇宫中,朱棣是第一位主人,而后便是第二个。

蹇义慢慢的想到了这个道理,身体不禁一松。

而杨士奇却有些黯然神伤。

到了乾清宫,两人进去请罪,朱棣并未搭理,只是在处理事情。

时间在悄然流逝,杨士奇已经耐不住膝盖的疼痛,伸手撑住了地上。

“你二人是谁的臣子?”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杨士奇楞了一下,让蹇义抢了先。

“陛下,臣自然是您的臣子。”

杨士奇接着也说了一样的话,声音却有些不稳定。

朱棣眯眼看着两人,冷笑道:“朕自提兵以来,一进金陵,便见识了什么叫做人心叵测,今日的忠臣,明日便是奸佞,你们的忠心朕不要,不敢要。各自回去吧,等着朕哪日去了,你们自然可以拥戴新君。”

这话说的不是蹇义,也不是杨士奇,可这两人都是由朱棣亲手提拔起来的,朱棣的这番话还是触动颇大。

杨士奇突然流泪道:“陛下,臣万死……”

蹇义也是颇为感伤的道:“陛下,臣只愿陛下……”

朱棣摆摆手道:“去吧!”

这个男人不需要人怜悯,他的内心很强大。

杨士奇和蹇义进宫又出来了,而且看着神色黯然,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朱高炽坐不住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