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49章 授课

第1349章 授课

“你原先在锦衣卫多年,自诩手段高超,今日得见聚宝山卫的斥候,如何?”

孙祥对三个嫌犯被抓获没什么惊奇,只是看到魏青有些失落之色,就敲打了一下。

魏青看着手下把那三人捆成了年猪,皱眉道:“他们注重小处,喜欢事先把人和物都查清楚,然后准备动手前还得要谋划,这样一旦动手,就罕有失败。”

孙祥上了马车,掀开车帘道:“他们还得在征伐时前出侦探,所以说,你们差得远,好好的学吧。”

魏青躬身,隐住羞耻道:“公公放心,下官必不负所托。”

孙祥放下车帘的动作停了一下,目光转暖的看着魏青道:“你好好的,咱家还想看到你有一日能……好好的干吧!”

魏青的眼眶发热,低头道:“多谢公公。”

“嗯!”

马车缓缓朝着宫中的方向去了,魏青追上了方醒,问道:“兴和伯,下官敢问,这般悍卒聚宝山卫中有几成?”

方醒没回头,辛老七喝道:“事关军机,若不是看在你没有刺探的嫌疑份上,此刻便可把你拿下!”

魏青楞在原地,等方醒他们消失后,这才苦笑着自嘲道:“我也算是急功近利了。”

……

武学之中喊声震天,柳升的消息很灵通,所以把传说中心脉受重伤后,还能活蹦乱跳的陪着妻儿出游的方醒给抓到了。

“兴和伯,虽然聚宝山卫不少人来授课,可于你所说的战略,旁人却一筹莫展,今日不如给大家说说?”

方醒打个哈欠道:“陛下许了我在家养伤,安远候,你这可是强人所难啊!”

柳升笑道:“你不想卷进去是好事,不过武学之事你得兼顾一下,否则……哈列国可等不得了。”

“有斥候到了?”

方醒闻言就问道。

“是瓦剌的斥候,最近频频在边墙查探,大家都一致判定,这是在观察地形和试探反应,”

方醒起身道:“这个是相对的,咱们的人也去了瓦剌和哈烈,双方都在试探和侦查,这不过是大战前的小动作罢了,不然陛下早就把哈烈使团拿下了。”

随后有人去传令,可一千多人,怎么才能做到人人都能听到呢?

最后没法,方醒只得叫人弄了个土喇叭,然后开讲。

“所谓的战略,就是从国家的高度对诸事的一个谋划,你们是军人,那便是对外,可却不能偏颇。”

“大明对外的征伐,需要去关注的是对手的实力,以及它们的发展潜力,比如说哈列国……”

下面那些学员马上就会心的一笑。

哈列国最近成为了军方议论的焦点,也是大家的野望。

“哈列国的主食是什么?每年的产量多少?国中的壮年男丁数量多少,国内君臣之间,百姓与上层之间是否有矛盾,矛盾有多大,能否煽动……这些都是由战略而衍生出来的数据,不可不知,不可不查。”

“当这些数据汇总之后,大明就需要做一个对比,两国之间的对比,得出强弱之结论,然后相应作出应对。而应对,就需要站在战略的高度去实施。那些自诩饱读诗书的家伙,让他们去干这个,得先在宦海中打滚几十年,否则只会误国。”

习惯性的洗刷了一下儒家之后,方醒继续说道:“夫战,国之大事,任何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会导致失败,而一场失败就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国家的崩溃,所以你们作为未来的各级将官,当要仔细,战前仔细,战时仔细,战后还得仔细。”

“所谓的运筹帷幄实际上就是战略,当然,它并不是如文人所说的闭门坐家中,便知天下事,那是骗子。”

大明目前的话本事业在慢慢发展,一本三国让不少人知道了一个多智近妖的诸葛亮。

“把大明的敌人列出来,一一去调查清楚它们的底细,然后做出判断——谁对大明的威胁最大,怎样才能使大明的利益最大化,这也是战略。而战略的本身,一定是立足于大明的自身实力,所以,去弄清楚大明现在的实力,这便是我给你们的功课。然后咱们再接着来讨论战略这个话题。”

方醒不想多说,他想用活生生的数据来告诉这些学员什么是战略,而不是打嘴炮。

退后一步,柳升低声道:“大明的底细怎么可能让他们知道,这事够呛。”

方醒微微一笑:“哈烈人都来侦查了,怕什么!再说只需要一个大概的数据即可,让他们有个印象,然后推演。这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

当武学首次站在国家的高度去思考问题时,方醒觉得自己好像放开了一道锁链……

“大明文武分开,这是文官的事。”

柳升也觉得方醒是在放开一条锁链,所以有些后悔请他来了。

“一个大概的情况罢了,不过有些艰难。”

大明的卫所和军士骡马数量属于高度机密,等闲人不得过问。

但是方醒觉得这个高度机密有些扯淡,前些年大明卫所糜烂的情况下作为机密还行,现在都整顿过了,还怕被人知道,那就有些怯了。

……

“你觉得不该保密?”

得知了方醒在武学的一番话之后,朱棣就把他招来,面色不善的道:“机密,敌人才不知道大明的底线,不管打与不打,他们就没有必胜之心。”

方醒觉得老朱有些太低估了敌人,土木堡之变,也先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照样敢打进来。

“陛下,大明的敌人一旦决定要动手,那便不会管大明有多少卫所。”

方醒软软的辩驳了一下。

朱棣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面色有些暗淡。他挥手道:“你且去吧,只可大致说说,不可详细,否则朕就收拾你。”

方醒无奈的告退,还没出宫,就遇到了朱高燧,能吓到人的朱高燧。

双眼深凹,脸颊瘦削,这是朱高燧?

以前的那个美大叔到哪去了?

朱高燧抬头看到了方醒,他楞了一下,旋即挤出了一抹微笑,看着有些恐怖。

“见过殿下。”

方醒见过比他长的更恐怖的敌人,所以只是平静的拱拱手。

朱高燧笑道:“兴和伯为国操劳,当保重身体才是。若得空……呃……小王告辞了。”

方醒微微颔首,和朱高燧擦肩而过。

这人废掉了!

一场‘谋逆’彻底吓破了朱高燧的胆,看他走路都是微微弯腰,可见依然处在风声鹤唳之中。

“兴和伯,殿下有请。”

一个太监寻到了方醒,朱高炽有请。

太子宫中,当方醒看到那个张茂时,笑容就收了几分。

“见过殿下。”

朱高炽正在逗弄着那条叫做小方的土狗,不时喂几条肉干,看到方醒进来,他拍拍手道:“听闻你在武学有些惊人之语?”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