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43章 无可奈何之事(为白银大盟赵三华贺,7)

第1343章 无可奈何之事(为白银大盟赵三华贺,7)

“我等来踏春,却无意间进了这里,老人家莫慌,只是看看,就像是你们想去看看皇宫大内是啥样一般,咱们也想看看你们过的是什么日子。”

方醒笑眯眯的宽慰道,然后边上那些恭谨的村民们都松了一口气,随即那些孩子们也敢冲着婉婉指指点点的了。

“漂亮姐姐。”

等方醒解释完毕后,朱棣已经和旁人在交谈了。

“家里过年可有肉吃?”

年纪大的会谨慎,所以他问的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穿着一身补丁棉衣,脸有些黑,手脚粗大,一看就是干活的人。

“那个大人……老丈,有肉吃,还吃了好几顿。”

朱棣被人称呼为老丈,方醒不禁有些脸抽抽。

“什么肉?”

朱棣露出了微笑问道。

“是猪……不,是豕肉。”

年轻人本想习惯性的说猪肉,却在朱棣的脸上看到了一些威严,就赶紧改口。

朱棣微笑道:“平时家里能有多少活钱?”

这话问的有些忌讳,谁会把自家的存款告诉外人啊!别说是外人,亲戚都不行。

年轻人尴尬的挠挠头,正准备避而不谈,可目光一转,马上就说道:“老丈,小的家里也就是……三贯钱,”

三贯钱,不算多,可也不算少。

朱棣沉声道:“看你应该是没娶媳妇,那钱肯定不够花销,准备怎么办?”

方醒的手中握着一张宝钞,只露出了小半截。

托夏元吉的福气,原先看着超大的宝钞总算是改小了,否则只能卷着,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年轻人的目光在方醒的手上转了一下,憨笑道:“老丈,小的还不想成亲,想着先去城里看看,听说最近好做生意,小的想去看看,就算是摆个小摊也行,家里也多些补贴。”

“那家里谁种地?”

朱棣看到婉婉在方醒的身后好奇的四处看,就轻松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那张宝钞的面额,可总是钱啊!还算是巨款。

“我爹,还有我弟弟。”

朱棣点点头,然后叫这年轻人带着去他家里看了看,顿时那些村民马上就开始了猜测。

“多半是大官,这是微服下来巡查的,可惜没在收粮的时候下来,不然还能帮咱们做做主。”

“就是,看样子还是个好官,可惜了。”

这些话被耳朵好的侍卫听到了,然后记在心中。

一番视察下来,朱棣的面色不好不坏,然后就说要回去了。

方醒把宝钞悄然递给了年轻人,看着他狂喜的模样心中微叹。

一路缓缓回去,侍卫把那些村民的议论告诉了朱棣。

朱棣无言,只是沉默。

……

回到宫中,朱棣马上雷厉风行的令人去暗查,结果让人失望。

“下面的小吏还是在用那些手段去折腾百姓,收粮时百姓总得要多交一成以上,你们说怎么办?”

朱棣把问题一抛,然后就怒气冲冲的把这些人赶走了。

朱高炽被叫来了,看到怒气冲冲的朱棣,他就先被吓掉了半条命。

“说说,你手下那帮子人对此事如何看?”

朱高炽一听就稳了,赶紧说道:“父皇,吏治要厘淸,都查院和各地的按察使司都要动起来,各地的官员也要动起来,查一查,查到的严惩。”

朱高炽没有提到东厂和锦衣卫,朱棣的眸色微动,却不想再发火,只是挥挥手,赶走了朱高炽。

……

“都做好准备。”

方醒回家只给辛老七交代了一句,然后就去安慰张淑慧和小白。

“夫君可是嫌弃妾身无趣吗?”

张淑慧抱着无忧,看着居然有些幽怨。

“少爷都许久没带平安出门了。”

小白变聪明了,把平安拿出来当盾牌。

两孩子也有些郁闷,春游的机会就这样消失了。

“下次去。”

方醒在想事,所以就随口敷衍了一句。

张淑慧抱着无忧道:“无忧,爹爹不喜欢你了。”

小白拎过平安,愁眉苦脸的道:“平安,你爹嫌弃你了。”

方醒猛的一个激灵,然后笑道:“你们想什么呢,这季节外面冷飕飕的,且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带你们出去踏春。要不......咱们过几日就去?”

好歹把一家子人哄好,方醒去了书房。

解缙最近颇为得意,只因悠悠现在对他最亲,黄钟也附和了他几句,顿时就满面红光的,大抵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祖父。

方醒等他得意完之后,就把今日出游的细节说了一遍。

“……陛下对小吏猖獗肯定是不满了,还有就是路上曾经有人窥探,估摸着应该是哈烈人。”

解缙的得意收了些,说道:“小吏猖獗,这是历朝历代都免不了的事,除非是每个地方都放御史,而且还得要保证那些御史的节操不坠,否则也是白搭。”

黄钟笑道:“此事不易,首要是严苛律法,连带处置,小吏贪腐,上官受罪,如此方能好些。不过此事却非一日之功,得看陛下的意思。”

对于吏治,解缙曾经高居首辅之位,所以有些大而化之。而黄钟却是小吏出身,对此深感难办。

“陛下也颇为无可奈何,太祖高皇帝都遏制不住的事,当今陛下也难办。”

“大明正在变革,缓慢但却不停步。伯爷,哈烈人看来是察觉到了您在这些变革中起到的作用,以后出入要小心了。”

解缙也抚须道:“那些人多半隐藏在暗处,陛下却不好动使团,一动就会逼着暗中的那些人鱼死网破,而且还无从查找。德华还是多带几块钢板护身吧!”

“哈哈哈哈!”

解缙和黄钟都是一阵大笑。

方醒当年在宫中叫人演示火枪时,为了朱棣的安全,把自己身上的钢板取下来给朱棣当盾牌的事,早就在不少人的嘴里成了贪生怕死的酒后话题。

方醒笑道:“贪生怕死这个名头不错,至于哈烈人,有老七他们就够了。”

解缙笑罢就担心的道:“要不就跟陛下说说,好歹要些侍卫来跟着。”

方醒摇摇头道:“不现实,若是这般的话,那些人肯定会收手,这就是僵持,让人烦躁。”

“那便引蛇出洞?”

黄钟的眼中精光一闪,说道:“伯爷此次可得带上在下,在下想见识一番那些哈烈人的手段。”

解缙也倚老卖老的道:“书院中也无需老夫多管,德华,老夫也去定了。”

方醒无奈的道:“罢了,对方的人数必然不多,只要缜密些,想来也无大事。”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