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7章 儿戏般的谋逆

第1317章 儿戏般的谋逆

<nen>

嘴里发苦、发麻,身发软,头晕目眩,爵士大抵是出了些小问题。.. 嗯,不过请大家放心,不会影响更新。

......

今夜的京城冷冷清清的,那些百姓都不敢出门。

街全是军士,气氛肃然。

方醒进城时,看到守门的军士陌生,而且目光冷肃,问道:“可是王琰来了?”

那小旗官闻言愕然,然后打量着方醒,喝道:“你何人?”

“本人兴和伯方醒,和你们王大人打过几次交道。”

“可是兴和伯?”

城里一队骑兵冲过来,王琰打头,他的身带着血迹。

方醒问道:“王大人,还有谁谋逆?”

王琰对着方醒点点头道:“还有羽林前卫,彭旭作乱,不过被我平息。”

“那常山卫的人呢?”

“常山卫是一个孟三,加几个乱党,刚开始被内部扑灭了。”

方醒皱眉道:“不对啊!这么算下来,也是朱雀卫那边动静大些,可也翻不起浪……”

王琰赞同道:“是,本来我准备带人去朱雀卫增援你,可一看势头知道不用了。”

你妹!

方醒觉得这人真是冷血到了极点,居然靠着自己的判断放弃了增援。

王琰一挥手,身后的骑兵马分成小队朝着四方而去。

夜风凌冽,方醒问道:“皇城谁在看守?”

“本来是我的人,后来看到事态不大,陛下令侍卫们监督着诸卫看守,然后令我出来扫荡巡查。”

“赵王……很蠢!”

王琰毫不避讳的说道。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朱雀卫外面有赵王的幕僚监控,此人自杀。”

王琰的眸子一缩,低声道:“那不对!”

“是不对!”

……

皇城四面都是诸卫在看守,而在里面,侍卫们来回巡查。

整个皇城都失去了过年的气氛,那些太监宫女们都在自己的屋子里呆着,等待最后的结果。

“谁的人?”

黄俨浑身在发抖,今晚他被安排在宫巡查,结果被侍卫们毫不客气的勒令回去,于是他只得来到大殿外,和自己的几个义子在瑟瑟发抖。

“不知道,干爹,有人说是赵王殿下。”

卧槽尼玛!

黄俨的身体在发抖,他低喝道:“我曰特娘的!咱家怎么不知道?”

若论大明谁是朱高燧最铁的死党,那肯定非黄俨莫属。

从在燕王府时,黄俨对朱高炽不满,然后和朱棣一样,对朱高燧关爱有加。

等朱棣夺得江山后,黄俨发现不对了,马丹!要是太子位了,咱家可没好果子吃。

所以他不断的在给朱高炽找麻烦,不断的在朱棣那里给朱高燧加分。

而今朱高燧居然举事了,卧槽尼玛!你坑咱家呢!

你好歹先说一声,咱家还能配合一二。

黄俨绝望了。

这时王福生大步了台阶,看了黄俨一眼,然后进去禀告。

“陛下,朱雀卫千户官辛治谋逆,聚宝山卫弹压,已经平息。羽林前卫指挥使彭旭谋逆,无人跟随,被王大人拿获。常山卫百户官孟三谋逆,被其麾下拿获……”

“赵王府的幕僚曾述事败自尽。此刻王大人带队在城内巡查,聚宝山卫已经到了皇城外,正准备护卫陛下!”

朱棣盯着朱高燧,冷冷的道:“谁让你干的?”

在听到曾述的名字后,朱高燧已经呆滞了。等朱棣发问时,他原地下滑跪在地,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朱瞻基皱眉看着朱高燧,起身道:“皇爷爷,婉婉她们熬不得夜……”

婉婉的头一点一点的,对外界完全没反应。

朱棣沉声道:“男丁留下,其他人都在宫留宿。”

太子妃第一个起身,她走到婉婉的身边,轻轻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

婉婉的身体猛的向前栽倒,太子妃赶紧扶住,婉婉迷茫的抬头道:“母亲,吃好了吗?”

太子妃闻到了酒气,可此刻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她低声道:“我们回去歇息了。”

“哦!”

婉婉起身,然后突然一惊道:“皇爷爷的毒药!”

紧张的气氛被这句话给变得轻松了些,太子妃赶紧牵着还有些迷糊的婉婉告退。

等女人们都走后,朱高燧恢复了些精神,颤颤巍巍的走到间跪下。

“父皇,儿臣没有啊……”

“你还没有?”

朱棣的手一摆,那盘被下毒的羊肉落在地。早已冷却的羊肉全是油脂。

“畜生!”

朱棣的身体又开始了颤抖,他竭力在控制着,喝道:“你这个畜生,从你小时朕对你宠爱有加,可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居然干出弑父之事,来人,去传了百官来,勋戚也来!”

这是……

看到朱棣的身体不大对劲,朱瞻基果断起身前。

“皇爷爷,明日再说可好?”

召集百官和勋戚来,这是要当众收拾朱高燧,至少也得是终生不见天日。

朱棣的目光转过,如一道寒芒般的盯住了大太监。

“还不去,莫不是朕已经使唤不动人了吗?”

于是宫门大开,一队队侍卫太监冲出皇城,奔向百官和勋戚的住所。

方醒在东华门外,看着那些人打马出去,说道:“多事之夜,让弟兄们辛苦一下,看好皇城。”

“伯爷,难道真的是赵王吗?”

“可能。”

方醒无奈的道:“今夜的谋逆更像是一个笑话,没有两卫能完全控制住的精兵,这特么的哪是谋逆,是在给大家过年增添笑料呢!”

林群安也有些悻悻然的道:“早知道他们自己能镇压,咱们根本没必要出来。”

“你看好这里,我找人去把老七救出来。”

到了现在,辛老七背的黑锅可以去掉了。

方醒一路慢悠悠的转到了东厂。

孙祥正满面怒色的在院子里呵斥着那些匆匆赶来的人。

“聚宝山卫都已经到了皇城,你们是娘们吗?现在才慢悠悠的到位!娘们都你们快一点!咱家看你们也别在东厂当差了,自己找个地方去做私娼吧!”

方醒没想到孙祥居然会抛下佛爷的脸面,把话说的这般刻薄。他干咳一声,孙祥循声看到是他后,问道:“兴和伯有事?”

没看咱家正忙着呢,没事赶紧走吧!

“孙公公,此时还有空闲。”

孙祥一怔,然后走过来,低声道:“兴和伯,陛下那里雷霆震怒,东厂必须要马动作起来,否则明日是咱家的死期!”

难道你不相信轮回吗?居然那么怕死!

方醒微微一笑道:“方某这里有个情报,孙公公可有兴趣?”

孙祥的眼精光一闪,飞快的拨动着佛珠道:“兴和伯想要什么?”

两个人像是接头般的靠拢。

“辛治有个外室,据说是最近才认识的!”

“兴和伯难道不怕咱家不兑现吗?”孙晓笑眯眯的问道,全然看不到东厂掌印太监的威风。

有了这条线索,东厂算是抓到了谋逆者的尾巴。

方醒含笑道:“那当是方某送给孙公公的升迁礼可好。”<nen>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