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48章 杀心起

第448章 杀心起

金陵城中总是不缺少八卦和流言,而最新的流言就是胡广和杨士奇被皇帝呵斥了。

“听说了没有?那胡广和杨士奇被陛下斥责为爱惜什么毛,做事不踏实。”

“那叫做爱惜羽毛,说的是他们只顾着自己的名声,却不肯为陛下分忧,不肯为百姓做主!”

“啧啧!听说前几日就在扬州府,若不是那聚宝山卫的监军点出来,那扬州知府就要逃脱罪责了。”

“什么罪责?”

“拐卖女娃,从小就打骂教授讨男人欢心的手段,而那个知府就是那些拐子的后台。”

“无耻!我家那条巷子就有人家被拐走过女娃,一家人以泪洗面,那女娃的母亲最后都郁郁而终,你说他们是不是畜生?”

“就是畜生!”

“畜生!”

朱棣发火非同小可,看着他在上面绕圈子,越走越急,下面的人都心中揣揣,生怕自己遭殃。

胡广和杨士奇灰头土脸的站在中间,两人都知道,这是方醒的报复。

可谁家报复会这么直接!

你方某人居然直接上奏,这是要撕破脸皮吗?

朱棣转圈结束,冷冰冰的看着下面的人,沉声道:“那些商贾全数抄家,有人命的杀!其余全家流放!”

“崔晓晨革职……”

下面的文官顿时觉得心中松了口气,这年头谁没有几个小妾啊!要是有来历不明的被扯进去,谁也落不了好。

朱棣不屑的看着那些放松的脸,继续说道:“全家流放!”

这就是人治,可下面的张辅却觉得挺不错的,至少比起什么仗责好多了。

刚才他还在担心方醒树敌太多,可听到朱棣的处理后,心中有了些明悟。

“陛下这是在掌控着平衡。”

书房中,方醒端起茶杯,缓缓的道:“虽然没让我去抓人,可我必须要弄出些事情来,不然就太不懂事了。”

要是方醒在扬州府之行表现的完美无缺,那么就辜负了朱棣让胡广和杨士奇去背锅的一番好意。

“我的位置太扎眼了,最好是时不时的犯点小错,不然引发各种猜疑,陛下也为难啊!”

方醒对朱棣的印象挺不错的,觉得这皇帝对自己总是有些偏爱,多次容忍了自己的小出格。

说到小出格,方醒问道:“瓦剌使者还被关着?”

黄钟答道:“最近有些声音,说是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可我大明老是关着瓦剌使者总不是回事,特别是说……”

方醒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树上化雪后的残痕,淡淡的道:“可是说我已经为燕娘报仇了?”

黄钟点点头,方醒缓缓的转过身来,语气平淡的道:“可若不是他们纵容,我大明的女子怎会遭遇如此惨事!”

方醒起身,呼出一口气道:“他们走不了,我既然答应要为燕娘报仇,怎会让他们走出我大明的土地!”

“可是伯爷,陛下那里终究是不好……”

黄钟担心方醒此举会激怒朱棣。

方醒冷笑道:“不管是因为面子还是因为同情,陛下骨子里比我还要愤恨,所以,只要动手时隐蔽些,神不知鬼不觉……”

可陛下多半会知道是你啊!

除了你还有谁会挂记着为那个燕娘报仇!

黄钟对方醒这种掩耳盗铃的想法表示很无奈,然后起身道:“既然如此,伯爷,在下就去和辛老七商议一番,找个好地方。”

“好。”

对于黄钟不断增强的主动性,方醒是喜闻乐见的。

自从方醒回来后,也没听说什么解除禁足,所以他只能悲催的呆在方家庄里,就算是隔壁的工地,也只是在方家庄的边缘观看指点。

看着那些堆在边上的砖瓦,方醒恨不能今日就能建成,然后明天开始招生。

说到招生,方醒有些心虚。

这次方醒坑了胡广一把,而且顺带还让道貌岸然这个词成为本年度暂时的热词后,他觉得自己大概会成为史上最受文官讨厌的勋戚。

而不受文官欢迎的书院,能招到学生吗?

想起以后的学院中只有小猫两三只,方醒就有些郁闷。

“老爷,咱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被人看到了,您这就是在抗旨啊!”辛老七在边上说道。

说到抗旨,正好朱瞻基带着婉婉过来。看到方醒后,婉婉喜滋滋的道:“方醒,你抗皇爷爷的旨了,不过我能帮你哦!”

方醒回头冲着婉婉做了个鬼脸,然后一本正经的道:“陛下只是令我在家休养,可这里也是我家呀!难道不是吗?”

婉婉被方醒的强词夺理给弄懵了,等她在纠结时,方醒已经和朱瞻基去了边上。

“方醒,我要去皇爷爷那里告状!”

婉婉看到没人理会自己,就嗔道。

方醒和朱瞻基笑了笑,只是他们谈话的内容很敏感,就继续说。

“瓦剌使团什么时候出来?”

朱瞻基听到这话里的杀意,就无奈的道:“德华兄,何必为了几个瓦剌人惹皇爷爷生气呢,等以后咱们大军压境,直接灭了瓦剌不是更好吗?”

方醒眯眼看着聚宝山,那里就是燕娘的长眠之地,他缓缓的道:“燕娘就被我埋在那里,不杀瓦剌使团,我心里会梗得慌,会睡不着觉!”

朱瞻基马上就应承道:“德华兄,这事让小弟去干吧,保证没人知道。”

“没你的事!”

方醒缓缓向婉婉走去,“你是一国之储君,干这种事也不专业,再说了,我刚在扬州府立了点小功,应该够抵消了吧。”

婉婉看到方醒回来,就噘嘴背身,嘀咕道:“我讨厌你了方醒,我不喜欢你了……”

方醒揉揉她的头顶,笑道:“好,我赔罪,咱们找大妞玩去。”

朱瞻基在后面看着方醒一把提起婉婉,两人的笑声惊动了正在边上踱步觅食的大黄,然后被大黄追杀着跑出老远。

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居然甘冒风险,这是为什么?

想起方醒在埋葬了燕娘之后,私自出去散心的那几天,朱瞻基就更迷茫了。

那个燕娘虽然是北方人,可她祖上三代都和方家没有关系啊!

方醒抱着婉婉跑回了主宅,在张淑慧娇嗔的责怪声中,他笑嘻嘻的赔罪,然后转身去了书房。

可在转身之后,方醒的眼中没有一点温度,双拳紧握。

燕娘,你且瞪大眼睛,我马上就送几颗人头来祭奠你!

一记炸雷在方家庄的上空响起,春雨绵绵而下……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