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4章 死人了

第1304章 死人了

看着那些珍稀食材被人搬走,朱高炽皱眉道:“刚才那鸡怎么这般大?”

卧槽!

方醒瞬间懵逼,才想起自己犯的大错。

那可是火鸡啊!

“殿下,那是一只变异的鸡。”

好在那只火鸡不大,也就是十斤多点的样子,若是来一只鸵鸟的话,方醒只得胡扯这是天赐祥瑞了。

朱高炽随意瞟了几眼,等看到婉婉抱着只小狗喜滋滋的模样,他不禁叹道:“这等小狗会吵的你不得安眠。”

可刚得到萌宠的婉婉却不听,只是叫人快去找吃的来。

送了礼物,算是成功的加深了感情,方醒一溜烟就走了,至于小狗刚到陌生的地方会叫几天的事儿,他也没提醒婉婉。

“跑的到快!”

朱高炽有些悻悻然,准备了一肚子教训人的话,最后那人却跑了,郁闷啊!

可没多久,方醒又回来了。

朱高炽看到后就喝道:“竖子无礼!也敢……”

等看到拉在后面的胡善祥和朱瞻基后,朱高炽的话又被憋了回去。

方醒也很无奈,你一家子吃饭,拖着我干嘛?

胡善祥的到来让朱高炽又重新变成了那个笑眯眯的太子,他赶紧叫人去请了太子妃来,交代道:“午膳要注意,千万别有什么忌讳的东西。”

太子妃喜道:“谁敢弄错了,剥了他的皮!”

这可是他们两人的第一个孙辈啊!

“见过兴和伯。”

胡善祥的肚子微微凸起,不是很明显。

方醒赶紧侧身道:“太孙妃折煞臣了。”

胡善祥的面色不错,太子妃就夸奖了朱瞻基靠谱,然后这一家子就进了大殿,方醒和婉婉却不想太早进去,就在外面逗弄小狗。

小狗可怜巴巴的被婉婉放到地上,然后就开始迈着小短腿逃跑,婉婉笑着又把它抓回来。

一抓一放,笑声清脆。

“想好叫什么了吗?”

方醒觉得家里那两条狗的名字真是太见不得人了。

婉婉摇摇头,眉眼弯弯的看着方醒笑,有些恶作剧的得意。

小女孩的心思弄不清,两人在那里逗弄小狗,直到开饭。

朱高炽的儿子女儿一堆,女人一堆,聚集在一起闹哄哄的。

可今天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胡善祥的身上,女人们大多艳羡,孩子们大多是好奇。

席间朱高炽的兴致颇高,频频举杯,说了几次马上就要有孙辈的话,显得极为高兴。

婉婉也极为高兴,直说自己要做姑姑了。

方醒只顾着埋头吃喝,不想掺和进去。

看看朱高炽的女人们都是一脸的谦和,可知太子妃对后院的掌控力度。

朱瞻墉木然的吃着饭,周围的兄弟姐妹们都不搭理他,直至用餐完毕,他的面色才轻松了些,然后和大家一起行礼告退。

“兴和伯留步!”

方醒正想着过年后的事,闻声回头。

“郡王何事?”

在书院里,朱瞻墉是学生,而在宫中,他却是郡王,这个不能弄错。

“兴和伯,我想提前就封,您看如何?”

朱瞻墉的神色有些急切,可方醒却摇摇头道:“大明没有这个规矩,此事休要再提,否则你的屁股马上遭殃。”

老朱还在,你就想着就封,朱高炽绝对会被气疯。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别胡思乱想,好好学习。”

这孩子当年一步走错,到今天依然不能被原谅,方醒对此爱莫能助。

朱棣还在,除非是他亲自提出要让朱瞻墉就封,否则谁敢说?

历来大多是父亲封儿子,封孙子的罕见。

方醒一路打着饱嗝溜达,快转悠到承天门边上时,正好撞见了朱高燧。

“兴和伯!哈哈哈哈!”

朱高燧显得极为快活,就差伸手拥抱了。

“赵王殿下?”

方醒笑了笑,两人近前,朱高燧说道:“兴和伯却忘了给本王送些美食,莫不是看不起本王?”

方醒正准备讥讽几句,朱高燧却低声而快速的说道:“听闻你家二夫人当年曾经许配给了本王的仆役,方醒,你可觉得……嗷!”

方醒踢腿的动作快速,而且动作幅度不大。

朱高燧痛苦的蹲在地上,双手捂着下面叫喊着:“来人,拿下这个大胆的贼子!”

可除去他身后的两个太监,和方醒身后的一个小太监之外,此处再无他人。

方醒无辜的道:“殿下这是要陷害臣吗?臣刚才可是想给殿下说说年礼之事…….哎!殿下还是对臣耿耿于怀啊!告辞了。”

朱高燧奋力去抓方醒的腿,可方醒的脚步却快,他一下就扑了个空,摔在地上,等起来时,脸上多了几道擦痕,鲜血慢慢的侵染出来。

“殿下!殿下!”

卧槽,三个太监都慌了,担心朱高燧要是破相了的话,他们没好果子吃。

朱高燧摸摸脸上,再低头看看手上的血,就两眼翻白,倒在地上。

方醒还不知道,他急匆匆的赶回家,可惜无忧已经睡着了。

土豆和平安带着两条狗在院子里玩耍,闹腾的声音传进来,无忧的鼻翼动了动,方醒心满意足的起身出去。

大虫和小虫正在打闹,渐渐的打出了火气,居然毛都咬掉了。

可铃铛在边上只是看着,漠不关心。

“老爷。”

方杰伦带着方专进来了。

方专看来已经完全从丧父的情绪中走出来了,他躬身行礼,方醒笑道:“这几日你就和土豆他们玩耍,过了年再去学习。”

既然是作为后备管家来培训,学习是必不可少的。

方专赶紧应了,平安就说道:“方专你过来。”

这是他未来的主人,方专过去,和平安一起去分开两只闹腾得厉害的狗。

有了孩子,这家才像是家啊!

“老七他们呢?还没回来?”

“没,过年了总是要给家里的媳妇买些布料,给孩子们买些糖果和点心。”

……

方醒的家丁还剩九人,除了小刀被留下来看守之外,今天全都进城了。

难得有集体出来逛街的机会,所以家丁们都散作一团,辛老七和方五因为都是爱妻之人,所以志同道合的在首饰店里挑选了半天。

“就这个钗子,还有那串珠子一起拿了。”

辛老七给媳妇选了钗子,给女儿大妞选了一串珠子,至于儿子虎头,给些好吃的就够了。

“哎!让开些!”

一个男子从边上挤了过来,辛老七警惕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先来的!”

过年,大家的手头都宽松了不少,今天这家首饰店的生意不错,不说人头攒动,可也是顾客盈门。

男子瞪着辛老七骂道:“你个粗汉也敢无礼吗?滚!”

辛老七勃然大怒,想都没想,一巴掌就把男子扇到一边,然后接过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走。

“哎哟!苟日的你别走!”

男子被当众扇耳光,脸上的疼痛倒是其次,羞辱感却让他没被扇到的左脸也红了,就不依不饶的追了出去。

辛老七打完人就走了,甚至还在路边摊上买了饴糖,准备拿回去哄儿子虎头。

“站住!”

辛老七听出了声音,回身一看,那人居然带着两个同伴过来了。

三人挽着袖子,狞笑着走来,方五笑了笑,没管,他相信凭着辛老七的身手,这三人只求别过不了年才是。

辛老七也是这般想的,过年人多,他准备打了就跑。

大过年的能看一场大戏,喜闻乐见啊!

那些百姓都围拢过来,就等着双方开干。

三人近前,那被辛老七扇耳光的男子当先过来,伸手去推攘辛老七。

辛老七格开他的手,一拳就把男子打飞出去。

“七哥!”

男子跌跌撞撞的退出去,这一路的百姓都纷纷闪开,可男子的身体猛的止住了后退,脑袋向前剧烈地摆动了一下,接着双眼翻白,重重的倒在地上。

方五猛地冲过去,喊道:“别跑!”

他刚才看到一个男子出手,只是一拳,重重的击打在和辛老七动手的男子后脑上。

可这里人肉头攒动,等他赶到时,放眼看去,再无那个人的身影。

“死人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