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82章 钱一多,人就飘

第1282章 钱一多,人就飘

“要派出斥候去侦测瓦剌人,别一味去相信锦衣卫和东厂,虽然他们干的不错,可我们想要获取的消息他们不一定能敏锐的察觉到,还是我们的人靠谱……”

孟瑛有些疲倦,他喝了一口浓茶,继续吩咐道:“再派人去阿台那里搜罗消息,阿台现在最怕的就是脱欢打过去,所以他的消息应该是最全面的,我们……”

孟瑛觉得一定是自己最近没睡好,所以才会出现幻觉。

“保定侯,跟咱们走一趟吧!”

孟瑛揉揉眼睛,然后呆滞的道:“去哪?”

来人是两个锦衣卫,除去佩刀之外,什么都没带,可当他们露出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时,大家才想起来……

以前的锦衣卫可是权势滔天啊!那个被剐了的纪纲,当时真是可以轻慢王侯。

大堂里的人不禁都退后一步,仿佛下一刻那位眼睛眯的就像是一条毒蛇般的锦衣卫指挥使就会出现。

孟瑛就像是个木偶人般的跟着走了,这些人才如梦初醒,旋即消息就不胫而走,锦衣卫的名号再次响彻京城。

“这是为何?”

方醒一个午觉睡醒来,先去看了闺女和媳妇,现在他最喜欢的就是去戳无忧的脸蛋,一戳就反弹回来,然后那小眉头就皱着,好似不耐烦。

等恋恋不舍的去了前厅时,贾全就给他带来了这个消息。

贾全纠结的道:“好像是陛下大怒,说什么欺君,还有……”

朱棣很愤怒,几乎想马上把孟瑛送到西市去,用他的鲜血来驱散近期的晦气。

“好像是金吾前卫那个副千户的事情发了,陛下雷霆震怒,连太子也被骂的跪地请罪。”

呃……

哪朝哪代都少不了野心家,而能够埋下一个副千户这等级别钉子的野心家,说实话,嫌疑人真的不少。

武勋都有可能,文官嘛……托厌弃武人的福,就算是能,他们也不敢。

至于皇室,这个就难说了。

朱元璋和朱棣这对父子太过霸道,导致管理皇家人员的宗人府成了个摆设,几乎没有什么动静。

贾全看到方醒的神色似笑非笑,就说道:“伯爷,下官也怀疑赵王呢!”

朱高燧,这条毒蛇!

“别乱说,小心给太孙招祸。”

方醒起身道:“多谢你的消息,陛下最近的怒气大,这不连带我都被收拾了一顿,好在还在禁足期,可以继续逍遥。你回去告诉太孙,最近少管事,陪陪陛下也罢,回家……罢了,让他等着孩子出来吧。”

朱棣的疑心本就存在,大病一场之后就更重了,此时再爆出他生病期间的这等事,估摸着他此刻只想杀人。

“让他差不多就够了,婉婉多去陪陪陛下,孙女嘛,老人家看着总是疼爱的,孙子就惹人烦喽!”

贾全心领神会的走了,老人家看见孙子不烦,可皇帝看到孙子就烦了。

孙子都那么大了,那么出色了,老子是不是要该死了?!

临走前贾全艳羡的道:“伯爷,那些卖玻璃的人可发财了,正和那些卖罐头的商人比豪奢呢!”

方醒一怔,骂道:“都特么的不省心,钱多骚的!”

贾全挠头道:“殿下说什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朱门,北平豪商范金的豪宅不敢用朱门,看着普普通通的,可一进去,楼台水榭、四时花草……

“这就是奢侈啊!”

轰!

走过前堂,一阵喧闹声传来。

眼前是一汪湖水,水上有小舟,水边有水榭。

水榭很大,而且是连着三间,此时里面的人或是站着、或是坐着,人头攒动。

“哈哈哈哈!各位贤达俊杰今日光临寒舍,老夫受宠若惊啊!”

一个满面红光的老头大步走来,身后的一群丫鬟小厮们跟的很辛苦。

“见过范公!”

凉亭里一干读书人都躬身见礼,不知情的还以为这位范金乃是学政。

范金爽朗的道:“都坐下,坐下,稍晚有些人要来,大家留着胃口,啊!”

那些读书人中间有人不解这个留着胃口的意思,有精于此道的已经在窃笑了。

“范公眷顾,我等叨扰了!”

一个穿着宝蓝色长袍的年轻人出来道谢,那些读书人都跟着拱手,一时间嘈杂无比。

“范公!久违了。”

这时有小厮领着一帮子中年男人过来,看他们的穿着,大抵身家雄厚。

范金的眸色一亮,迎过去道:“方掌柜,何来迟也!”

“哈哈哈哈!范公,今日我等还带了些人来助兴。”

来人乃是方启元,此时的他不复在方家跪在方醒身前的可怜,看着容光焕发。

范金看着他身后的钱东来等人,眯眼道:“今日南北商贾云集北平,北边的来了,南边的呢?”

“范公!我等在此,只是却不入您的眼啊!”

如果说以方启元为首的玻璃商人们是北方帮的话,那么以徐庆为代表的这群商人就是南方帮。

范金揉揉眼睛,面露恍然大悟之色,拍着额头道:“看我看我,人老了,眼神不好使了,对不住了徐掌柜。”

徐庆拱拱手,然后冲着方启元说道:“方掌柜,你们这段时日可是风生水起啊!浙/江一代都是你们的玻璃和镜子。”

方启元拱手道:“你们现在不光是罐头,南方的特产在北方都泛滥了,徐掌柜,大市场你们可占了不少店铺啊!怎地,可愿转让几间?”

徐庆笑道:“徐某倒是想让,可还得去问问兴和伯才行,方掌柜可等得起吗?”

听到这个名号,水榭里的读书人们各形各色,有人愤怒,有人若有所思,有人不屑一顾……

范金短暂的一怔,然后爆发出爽朗的大笑,拱手道:“玩笑罢了,来,诸位请。”

方启元一招手,一直等在后面的一群莺莺燕燕们都娇笑着走过来。

然后他挑衅的对徐庆说道:“徐掌柜,你带来的那群男男女女是干啥的?”

徐庆指着身后的那群男女老少说道:“南戏由来已久,北方听过的人不多,这位是周青年。”

徐庆身后出来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温和的道:“周某见过各位贤达,听闻今日盛会,周某正好请了温/州的一个戏班来此,也让他们献献丑,还请莫笑。”

随即那群女人就进了几间水榭,顿时那些读书人有的矜持,有的开始偷偷摸摸的去亲近,一时间热闹非凡。

周青年指指岸边,那个戏班子的人马上开始套戏服。

进去之后,他们占据了两桌。

范金斜睨着两帮人问道:“今日怎么个说法?”

方启元豪爽的道:“随意!”

“好!豪爽!”

范金轻轻抚掌叫好,然后看向了徐庆。

徐庆微笑道:“今日南北商贾盛会于此,以助学为题,徐某等人也不甘落后,范公出个题目吧!”

那些读书人都目光闪烁,对身边的女人都冷淡起来,注意力都集中在范金那边。

范金抚须微笑着,指着左右的水榭道:“今日文会,我等就看看谁能拔得头筹,如何?”53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