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70章 愣头青,朱棣的战略

第1270章 愣头青,朱棣的战略

“见过伯爷。”

方醒大清早赶回家中,正好遇到于谦来访。

于谦穿着一身青衫,并未着官服,神色看着很轻松。

_

“家人接来了?”

方醒带着他往书房去,边走边问道。

“接来了,一家子团聚,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于谦很轻松,等进了书房,方醒就毫不客气的道:“你会试和殿试时的试卷内容我看了,愣头青!”

“会试惊语,殿试你还惊语,没惊到考官和陛下,倒是把自己从乡试的第六名给惊到了殿试三甲,差点回家再读,说说,你觉得自己可是做对了?”

解缙没了重归宦途的希望,所以把一腔热情都寄托在于谦的身上,多有教导。按道理于谦应该知道那些忌讳的内容。

可在这个问题上,于谦却坚持不肯认错。

“在下以为既然是殿试,陛下御览,那便要把自己的心思写出来,如此方能无愧。”

这个家伙还是懵懂啊!

老朱哪有心思去一一看试卷?最多是抽出十多份来看看,而且大体上不会驳回考官们定下的名次。

“你的文章想要陛下御览,那得等到你入了陛下的眼,然后陛下才会令人把你会试和殿试的试卷拿来细看。”

于谦的嘴唇颤动着,一时之间脑海中关于皇帝英明神武的形象有些崩塌了。

“陛下每日国事操劳,若是什么都管,那便是本末倒置,你以为如何?”

方醒觉得于谦还是有些理想主义了,把这个世界想象的太美好。

“幸好没有给你授官,否则就你这个懵懵懂懂的性子,出去不是祸害百姓就是祸害上官,且好好的学吧。”

于谦呆坐着想了许久,最后起身,躬身道:“多谢伯爷,谨受教!”

方醒知道这位原先就是个倔的,改肯定是改不了。

“你还得去学学人情世故,多去下面和百姓打混,才知道大明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于谦看了方醒的那本‘吾国’,对他的‘大材斑斑’崇拜的五体投地,所以对方醒的呵斥没有反感,决定回去要经常出门去走走。

等他到了前院时,解祯亮正好急匆匆的出来。

“廷益等等。”

解祯亮从胸中胡乱抓了一把,抓出几张宝钞,数数不对,又摸索了一阵,最后全给了于谦。

“京城居,大不易,你家人也接来了,自己还租了小院子,周转肯定不方便,这钱你拿着,不是给你的,是借给你,等你以后为官做宰了再还吧。”

解祯亮不容他拒绝,把钱一塞就跑了,身后还跟着只半大撵山犬,一人一狗跑的飞快。

于谦拿着钱,突然笑了。

如果真是解祯亮想资助他,那么肯定不会胡乱放钱。

想想从书房到这里的距离,自己走的慢,足够小刀抄近路把钱送到解祯亮的手中。然后解祯亮怕晚了,就把钱钞往怀里胡乱的一塞……

连送钱都讲究方式,担心自己不接受……

“多谢祯亮兄!”

于谦拱拱手,然后大步离去。

……

朱棣的身体渐渐的好转了些,已经能下床了,只是御医还不让他出寝宫,说是秋季北平干燥,会导致病情加重。

而方醒也每日都在东华门附近巡视,心中牵挂着家中的张淑慧。

“还有多久?”

朱瞻基经常溜过来和他聊天,两人找个没人的地方,然后各自拿出美食聚餐。

方醒最喜欢宫中的羊肉,而朱瞻基却偏爱方醒的辣条,两人各自找准食物开动。

吃了一阵后,朱瞻基突然说道:“郑和先前见了皇爷爷,对咱们此次出海的某些事有异议。”

郑和此时就是大明的南海问题专家,他说有异议,朱棣必然会重视。

方醒得意的道:“可现在木已成舟,就算他明后年再下去,也改变不了现有的格局。”

可方醒的得意没持续多久,郑和就找来了。

“兴和伯,爪哇动了咱家没意见,可那些番人却不好动!”

郑和冲着朱瞻基拱拱手,然后就单刀直入的说道:“咱家几次下去都想动,可周遭的国家大多如此,动了就会引起警觉,甚至是敌视。兴和伯此举却是孟浪了。”

朱瞻基想说话,方醒却不想让他和郑和发生矛盾,毕竟郑和可是在宣德年间还下过西洋。

“郑公以为大明以后如何?”

方醒目光炯炯的道:“大明之势只会越来越盛,那些国家敌视又如何?难道他们敌视,大明就会放弃在西洋的扩张吗?谁敢敌视大明,那正好杀鸡儆猴!”

郑和垂眸听着,然后说道:“大明的未来如何咱家不清楚,只是南海远离大明,除非是能大量移民驻军,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作为大明的代表,带着一支庞大的船队出海,郑和诚惶诚恐,所以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总是要前思后想,而宗旨就是——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爪哇一灭,苏门答腊必然心生顾虑,此后说不准会弄出些麻烦来。”

“那就顺手控制了那里。”

郑和讶然的看着朱瞻基,旋即说道:“殿下,这还得要陛下的首肯。”

朱瞻基的锋芒微露,“当初出海前,皇爷爷就许了便宜行事,南海诸国形势微妙,爪哇独大,打下爪哇,不但能震慑诸国,还能让南海的势力均衡。大明只需在其中周旋一二,那道海峡就跑不了。”

“不然偌大的船队出海,难道只能去贸易和威慑吗?”

郑和垂首道:“殿下,这样会助长暹罗人的野心。暹罗人一旦控制了海峡,那就是一个大麻烦。”

“所以陛下就下令大军出西南,直击缅甸!”

郑和的身体一动,抬头看着方醒。

方醒点点头,“缅甸是小国,陛下若是想动它,只需令沐家一步步的蚕食即可,无需大军。”

朱棣的战略能力毋庸置疑,否则也不会迁都到北平来。

缅甸时常骚扰边境,这不是大事,天高皇帝远,那些缅甸土司自恃大明不会劳师远征,所以不时来攻城占地,抢掠一番。

此时的缅甸还不行,等到以后,他们甚至能攻破城池,和明军展开激战。

郑和长期只关注船队和大海,但他毕竟是大将之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攻下缅甸,船队只要出海,暹罗就是腹背受敌。其次便是榜葛剌,若是经营好了,大明便无需担忧来自于海上的威胁。”

朱棣布局,没有大收益他怎肯出手!

缅甸在手,大明无需进攻,暹罗和榜葛剌就会坐立不安。

要么就彻底臣服于大明,要么就把爪子收回去,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种地。

“还有占城!”

郑和钦佩的道:“陛下果然英明,占城此后要对大明敬若父母了,否则只需一个暗示,暹罗就会打穿真腊,兵临城下!”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