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4章 添儿添女添猛犬

第1264章 添儿添女添猛犬

感谢书友:“深圳大屠夫”的万赏!

……

张淑慧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方醒,若不是小白带着孩子们在边上劝,她都已经让家丁们去套车了。

“这胎还是个儿子!”

张淑慧的脸上全是骄傲,挺着肚子在院子里溜达,还不许扶,让两个嬷嬷在边上心惊胆战的。

小白摸摸自己的肚子,沮丧的和平安一起逗弄两条半大狗。

铃铛已经出去了,大抵会在大门口迎接方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张淑慧感觉再不坐下就会摔倒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

“夫人,是老爷回来了!”

“快!扶我去迎接夫君!”

张淑慧朝着小白招手,两人一起往前院去。

没走出多远,铃铛就当先回来了,两条半大狗身体前倾,冲着来人狂吠着。

“大虫小虫!回来!”

小白喊了一声,俩狗却不搭理。直到平安和土豆冲过去,一边一个牵住了进来的方醒,这才悻悻的去向铃铛投诉。

铃铛的尾巴轻摇着,伸出舌头舔了舔两个狗儿子,然后就跑过去,围着方醒父子三人转圈。

“夫君!”

张淑慧松开搭在小白肩膀上的手,就这样冲了过去。

方醒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大大的肚子,然后就看到张淑慧跌跌撞撞的冲过来,魂都差点吓掉了。

邓嬷嬷不见怎么动作,就突然从后面追上来,扶住了张淑慧。

“夫君辛苦了。”

“你消停些就不辛苦。”

方醒摸摸小白的脸,然后看着张淑慧的大肚子,喜的不行。

“要是个女儿就好了。”

张淑慧闻言就不乐的道:“夫君,那日妾身让人去请了符箓,说是一定能生儿子呢!”

“好好好!”

方醒知道不能和快临产的孕妇较劲,只得安慰道:“为夫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这一个什么都好。”

一进内院,方醒就先去检查了产房,然后又问了稳婆的事,小白一一的说了,很是妥当。

“小白大有长进,果然是长大了。”

方醒的话让小白喜上眉梢,眼巴巴的看着方醒,就想他再夸自己几句。

可张淑慧却吃醋了,捧着个大肚子说道:“夫君,家中的大事还是妾身在看着呢!”

“淑慧果然厉害,为夫远不如啊!”

怀孕的女人没有道理可讲,看看小白在张淑慧发表吃醋宣言后,马上就一本正经的模样,方醒就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张淑慧估计没少发作。

等把张淑慧安抚好后,方醒就叫来两个孩子,一一考教。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平安顺畅的背了两首诗,土豆也是背诵,却是千字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毛施淑姿……毛施淑姿……毛……”

土豆都要哭了,方醒说道:“没记牢,那明日再给爹背一次,好不好?”

“爹……我会背的。”

土豆很委屈,千字文他早就背熟了,只是现在不知怎地,一下就卡在了这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爹相信你。”

方醒摸摸土豆的头顶,然后说道:“为父带了不少东西回来,土豆和平安一起去看看,帮着清点一下。”

等俩孩子和两只狗去了前院后,方醒看着卧在脚边的铃铛,摸着它的头顶道:“好好教你的儿子,咱们也一代接一代,好不好?”

铃铛已经进入中老年阶段,没有以前那么爱到处跑了。它抬起头,舔了舔方醒的手,眼神柔和。

“夫君,杰伦叔叫人去买了野兔和野鸡,甚至还买了几只野猪,整日让铃铛带着两只狗在庄上追呢。”

张淑慧说一说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方醒让两个嬷嬷扶她进去休息,他要去洗澡。

小白当然是要去服侍的,等洗澡出来后,她的眼神朦胧,走路都有些发软。

“爹!前院有太监来了!”

土豆又带着平安跑回来了,两兄弟的脸蛋红扑扑的,手上脏兮兮的,也不知道玩的啥。

“太监?”

方醒面露喜色的去了前院,见到的却是大太监。

我曰!

不会吧!

方醒的腿都有些软了,大太监见状也不笑,肃然道:“兴和伯,陛下醒来了,令你带兵入卫皇城!”

呃!

方醒只觉得压力稍退,就问道:“除去聚宝山卫之外,还有谁?”

大太监也不隐瞒,说道:“还有朱雀卫,宋大人的表现不错,陛下很满意。”

朱高炽调兵,朱雀卫没搭理,这在朱棣的眼中就是立场坚定。

尼玛!老朱这是要干什么?

……

走在北平城中,方醒发现人流量起码少了四分之三。

上午燕山左卫闹事,加上聚宝山卫进城,让大部分百姓相信——皇帝怕是出问题了,闹不好就会再来一次靖难。

当看到聚宝山卫出现时,街上的人就更少了。

“陛下难道……”

“聚宝山卫这是去帮谁的?太子还是太孙?”

“弄不好这几日就要血流成河啊!哎!赶紧买些米粮回家屯着,关门闭户。”

聚宝山卫替换的正是来协防的燕山右卫,当到东门时,燕山右卫的将士们都垂头丧气的,一声令下,就撤出了东门。

左卫被一锅端了,右卫也面上无光。

“布防吧,注意城头要多安排人,还有进出的人要多盘查。”

方醒觉得老朱这是开始猜忌了,而一切的源头都是朱高炽派人去令朱雀卫保护皇城。

可在当时的情况下,朱高炽的这个命令并无毛病,不管从朱棣的角度还是从保护老朱家的角度,完全没错。

朱棣该憋闷了吧?

……

朱棣没憋闷,醒来之后,他的命令就没中断过。

“令诸卫自查,不查也行。”

朱棣靠坐在床头,面色惨白,喘息着说道,眼中有利芒闪过。

寝宫内有张辅、孟瑛,还有几位学士和各部尚书。朱高炽和朱瞻基站在床的两头。

孟瑛躬身道:“臣马上就办。”

不查也行?呵呵!谁敢?

孟瑛能走进这个地方,就说明朱棣并没有把他的失误看的过重。

等孟瑛出去,朱棣对张辅说道:“一旦有异动,马上动手,不管是谁,都给朕拿下再说。”

“是,陛下。”

在朱棣恢复掌控朝政之前,张辅这就算是在皇城里安家了。

“市面上如何?”

朱棣的问题一针见血,秋风未动蝉先知,市面上的反应就代表着外界的反应。

夏元吉说道:“陛下,市面上少了许多人,还有就是米粮的价格涨了三成。”

朱棣冷笑道:“这是在担心朕去了会乱,可有人在其中上下其手?”

国难财是最好发的,朱棣记得靖难时那些胆大的商人就借机发了横财,当然,后来被他清算的也不少。

孙祥说道:“陛下,有几家人趁机收购粮食。”

“这是想催涨价格,其心可诛,拿了!”

“是,陛下!”

军民都有了安排,朱棣的目光一转,看向了朱瞻基。

“瞻基此行如何?且与朕说来。”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