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2章 殿下果敢,方醒疯了

第1262章 殿下果敢,方醒疯了

感谢书友:“我是风紫怕过谁”的万赏!

京城中的形势陡然急转直下,诸卫闹腾,张辅和孟瑛等人都被太子派去安抚。

张辅作为宿将自然能压住那些将士,可孟瑛却因为前面武学的名额问题,还有遣散退役军士的问题惹怒了这些将士,所以非但没压住,反而激发了更大的骚动。

燕山左卫里,那些将领们在拼命的弹压,甚至调动了还没乱起来的军士来威胁闹事的那些人,艰难的把孟瑛抢了出来。

“保护陛下!”

这里是皇城的东门,燕山左卫的任务就是守好这里。

“我们要见陛下!陛下肯定是被你们给害了,孟瑛,你这个老贼!你肯定是叛逆!”

积怨爆发了,孟瑛被护着后退,他面色苍白的道:“这是积怨,不得动手,否则事情会闹大!”

尼玛!燕山左卫可是朱棣的老底子,说他们造反,真心的没人相信。

也就是武学和退役的两件事没处理好,所以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孟贼别跑!”

“保护陛下!”

喊声传进了宫中,有人去禀告了朱高炽和王贵妃,朱高炽的反应很快,当即令人传令。

——非常时期,闹事者罪加一等!

然后他叫人去通知王贵妃,准备要下令诸卫原地不动,然后亲自去弹压。

“他这是要豁出去了呀!谁给他出的主意?”

孙祥刚从皇城的东边来,面如死灰的道:“太子这是要准备以身殉道了!”

殉尼玛!

赶来报信的梁中说道:“娘娘,殿下说,此时不制止就是大乱,到时候乱军进宫会惊扰了陛下,所以他准备独自前去。”

王贵妃无奈的道:“罢了,随便吧,我只守着陛下,还有婉婉,婉婉呢?快叫来,若是乱军进宫……”

“保护陛下!”

东边的呐喊声隐约能听见,昨晚上也没睡好的婉婉睡眼惺忪的来了。

“娘娘,是有人要造反吗?”

王贵妃把婉婉叫来,然后搂着她道:“今日就这样吧,外面要怎样也管不得了,若事有不谐……罢了,我便冒死一次吧,等陛下醒来再请罪。”

王贵妃能被朱棣看中,并掌管后宫,自然不缺乏杀伐手段。

“让王福生去,不拘哪个卫所的人,把人调来,镇压!”

“娘娘!”

……

朱高炽到了东门处,那些军士已经冲出来了,正在门外闹腾,而且有人手中有武器,眼中全是凶光。

这些都是跟随朱棣北伐的老兵,杀人无数,一旦被刺激的话,啥事都能干出来。

“殿下退回去!”

孟瑛看到朱高炽居然只带着两个太监就来了,心中暗骂着这人的不靠谱。

这些军士已经开始红眼了,除非是朱棣亲自来,或是派出军队镇压,否则朱高炽还是哪凉快到哪去吧。

“殿下,我们要保护陛下!”

乱军中有人清醒了,于是就喊出了这个口号以避祸。

可清醒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看到朱高炽后就爆发了。

“有逆贼!我们进去保护陛下!”

“陛下万岁!”

狂乱中,一队军士冲进了皇城,朱高炽满肚子的腹稿都忘记了,被两个太监架着往回退。

傻缺啊!

孟瑛一边叫人去挡住,一边在心中暗骂着那两个太监。

既然来了就别跑,一跑那些乱军就会认为自己会被事后处置,不发狂才怪。

果然,有人拔刀了,呼喊着要进去保护朱棣。

刀光一闪,血箭飙飞,孟瑛痛苦的喊道:“敲钟通知诸卫,镇压!”

这个命令一旦被下达执行,整个北平城都要乱套了。

可孟瑛却不能退缩,他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取皇城的安全。

两名斥候向着午门那边狂奔,孟瑛拔出刀来,指着乱军道:“今日本候就在此,你等可来取了本候的性命,然后满门抄斩!”

“杀!”

前方已经倒下了十多人,双方都杀红了眼,刀枪冲着自己的同袍挥舞。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就在孟瑛抱着决死之心,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来挡住东门时;就在王贵妃下定决心,准备冒死干政时,整齐而雄壮的歌声传来。

“是大哥!是方醒!”

婉婉猛地挣脱了王贵妃的怀抱,雀跃道:“肯定是的,只有他们才经常唱这首歌。”

大明军中不大唱歌,就算是要唱,多半也是那首凯哥。秦风无衣,仿佛成了聚宝山卫的专属军歌。

“是方醒!那个疯子!他居然敢带着聚宝山卫进城?!”

孙祥听到歌声后脱口而出,随即正色道:“对,是兴和伯。”

王贵妃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陛下不需要,太孙也不需要人来顶罪。”

而此刻的东门处,那些疯狂的乱军都停住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嘭嘭嘭!”

整齐的脚步声震动人心,那歌声让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上千乱军惊惶的看向声音的来处,孟瑛胸中的那口气一下子就泄掉了,带着劫后余生的情绪说道:“殿下英果,国之大幸也!”

当第一排军士扛枪出现时,孟瑛看到他们一身的尘土,不禁羞愧难当。

这是一支凯旋的军队,本该受到万众欢呼,百官相迎,可现在却为了镇压叛乱,第一时间就冒险入城。

张辅已经来了,带着家将从皇城中出来,可见他也在冒险——擅自入宫。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一队队的军士列阵在皇城东门外,随后十多骑从后面缓缓上前。

“是殿下!”

朱瞻基满面的征尘,黝黑的脸上全是愤怒。

疲惫的战马打着响鼻,朱瞻基端坐马背上,沉声道:“谁想谋逆?”

他疯了吗?

这个时候应当安抚才对啊!

方醒看到前方有尸骸,心中微叹,就举起手来。

“哗啦!”

火枪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大明军人,林群安紧张的在等待命令。只要方醒的手挥下来,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命令麾下齐射。

那些乱军慌了,眼前这支军队纵横南北,战功显赫,就他们这点人,还不够塞牙缝的。

朱瞻基心中牵挂着宫中的朱棣,喝道:“三息之内不跪下的,皆是叛逆!”

此时朱棣卧床不起,朱高炽才被人架跑了。

第三代皇储之令,谁敢不从?

再疯狂的乱军,在看到那一排排枪口之后,热血也该冷却了。

现场马上一片丢弃兵器和跪下的声音,那些乱军们就像是被收割后的田地,齐刷刷的跪在地上。

“我这就进去了,门外让人看住,必要时不必忌讳什么,果断处置。”

朱瞻基不知道北平城中的现状,就果断的授权给方醒。

“你去吧。”

方醒点点头,他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朱棣的情况,可眼前有乱军,京中诸卫究竟如何也不知道。

稳定下来!

这是第一要务!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