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42章 欺骗,威胁,获取

第442章 欺骗,威胁,获取

今日聊天,说起订阅下滑的事,有同行对爵士说:“你那么拼命干嘛?更新的多了,有的读者就舍不得花钱看,于是就去看盗ban。何况你还要工作,每天两三章多好,小心猝死!”

爵士竟无言以对,只能苦笑!

......

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府位置当于要冲。自建府以来,每逢经济发展旺盛期,扬州府总能引领风骚。

天亮了,扬州府城的城门缓缓的打开,几个军士揉着眼睛,不耐烦的冲外面喊道:“都退退啊!别挡着路!”

扬州府自从明初的开中法之后,盐商开始猬集于此,而且这些盐商大多和官府的联系密切,每天早上都有运送食盐的车队进出。

得罪不起啊!

城门里的一溜车队早就停在了那里,听到喊声后,坐在第一辆牛车上的瘦脸男子笑道:“看来老爷的银子没白使啊!”

城门终于被拉开了,几个军士正想闪开,可其中一个感觉不大对劲,就仔细看了一眼。

“有鬼啊!”

一声惊叫引得车队里的人纷纷瞩目。

“什么鬼?”瘦脸男子不屑的道:“这青天白日的,鬼从何来?我看咱大明的军士也是一日不如……呃!”

瘦脸男子仿佛是被卡住了脖子的鸡,指着城门外颤声道:“那……那是什么?”

几个车夫都到了前方,然后浑身打颤的道:“这不会是来抓咱们的吧?”

城门外,此时静静的立着几十排骑兵。这些人马的身上全被露水打湿,显然是通宵赶路。

被镇住的军士们面面相觑的,最后一个小旗上前,战战兢兢的对前面一个骑兵道:“大人,敢问可有勘合?”

“老七!”

方醒有些疲惫的道。

辛老七的精神依然旺盛,完全看不出是赶了夜路的人。他上前拿出勘合,沉声道:“我等要进城,去通知你们知府吧。”

小旗接过勘合,本想说自己分辨不出来,然后拖住这帮子吓人的骑兵,可辛老七接着又拿出了一个牌子。

“速度快些,耽误了我家伯爷的大事,你受不起!”

“进城!”

验过勘合后,一行人也不下马,就这样轰然冲进了城里。

小旗带着手下靠在墙边,心中祈祷千万不是来拿人的。

可当他看到被夹在中间,戴着个黑色布套,被捆在马背上的人时,心里面马上就凉了半截。

“府衙边上的马家布庄!”

当大队的骑兵出现在府衙边上时,那些衙役们都慌慌张张的往里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有大军来了……”

方醒端坐马背上,大白马经过一夜跋涉,显得有些没精神。

眼前的布庄才刚开门,伙计看到那么多的骑兵围在门口,脚都被吓软了。

“大……大大人,可是要买布吗?”

方醒皱眉看着黑亮的柜台,就对方五低声说了几句,随即方五就带着几十名骑兵分散在周围。

“围住了,任何人不许出来!”

看到包围圈形成后,方醒淡淡的道:“冲进去,把人都控制住,马上搜索所有的房间。”

“是,老爷!”

辛老七下马拱手,然后带着人就冲了进去。

伙计靠在装布料的台子上,脸色煞白的喊道:“小的不是贼人,小的不是贼人啊!”

一名军士过去看住他,喝道:“闭嘴,再出声就是同党!”

伙计看着那些如狼似虎冲进去的军士,心中哀怨的道:“掌柜的,你这是犯了啥事啊!”

后院中,才起床的掌柜一家被冲进来的军士吓到了,一个个都跪在地上。

“大人,小的可没犯事啊!”

掌柜的妻妾都趴在地上,几个孩子浑身颤栗着在低泣。

方醒大步进来,身后就是那位冯先生。

“问着他。”

方醒感觉有些疲惫,就坐在了院子中的石墩子上。

辛老七一把撤掉黑布头罩,喝问道:“可是这人?”

这时那些进房间搜索的军士都出来了,两手空空。

“伯爷,并未发现孩子。”

“伯爷,都没有。”

“伯爷……”

掌柜跪在地上,听到这话,不禁抬头喊冤道:“大人,小的家中就这三个孩子啊!并未私藏。”

方醒仰头看着天空,叹道:“果然是狡猾!罢了!”

辛老七听到这话马上就明白了,他一手拎着冯先生,指头就往他的肋下戳去。

“啊……”

这是辛老七第二次施展他的这一招,冯先生被这一指头戳的浑身打颤,就像是触电一般。

方醒看到三个孩子都面带惊惧,就说道:“老七,带出去问话,下狠手!”

等辛老七拎着冯先生走了之后,方醒和颜悦色的对掌柜道:“都起来吧,兴许是误会了。”

掌柜擦去额头上的冷汗,起身道:“大人,小的这家布店都三代人了,真的没犯事啊!”

方醒从荷包里拿出几颗糖,笑道:“如果是误会,今日耽误了你的生意,方某这里自然有赔偿,且安心吧。”

掌柜此时才醒悟刚才那个伯爷的称呼,看到方醒面色稍霁,于是就大胆的接过糖果,只是却握在手中,没有给自己的孩子。

方醒笑了笑,并没有介意他的谨慎,和他聊起了扬州府的事。

“听说那些盐商很有钱?家里都是用金银打造的。”

掌柜暗自思忖着方醒的用意,谨慎的说道:“伯爷,徽商舍得花钱,晋商是老抠,整天穿着身老棉袄,吃的也差。”

方醒咦了一声,在他的印象中,晋商那么有钱,怎么会是老抠呢?而且还是对自己抠门。

“那些晋商舍得在女人的身上花钱吗?”

方醒摸出了一个‘白金’打造的指环,递给掌柜。

掌柜自然是见识不凡,可在看到这个指环后,依然是吃惊不小。

“此物……”

方醒笑眯眯的道:“此物叫白金,开采不易,且当做今日的赔偿吧。”

“小的怎敢?”

掌柜恭恭敬敬的把指环送上。

“给你就拿着!”

方醒加重了语气,果然吓得掌柜急忙赔罪。

“说吧,晋商舍得在女人的身上花钱吗?”

掌柜窥视了方醒一眼,看到方醒疲惫的脸上不怒自威,心中一个哆嗦后,赶紧说道:“伯爷,那些晋商舍得买女人,只是却不舍得在她们的身上花钱。”

“那徽商呢?”

掌柜觉得方醒最后问徽商有些奇怪,因为徽商目前已经开始挤占了晋商的份额,特别有钱。

“徽商舍得花钱,舍得享受,也买女人。”

方醒微微一笑:“他们在哪里买的女人?”

这个问题让掌柜的诺诺不敢言,方醒察言观色后,淡淡的道:“本伯奉皇命而来,说谎的后果你可自己想清楚了!”

掌柜的一个哆嗦,跪倒道:“伯爷,是城外的余家……”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