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20章 东厂办事(感谢书友:‘赵三华’的打赏)

第1220章 东厂办事(感谢书友:‘赵三华’的打赏)

人说‘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人’,书友‘赵三华’就是这样一位,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感谢土豪兄,前前后后打赏了两万多元,算下来有两个白银大盟还多。这是对本书的极大支持和对爵士的极大鼓励。感谢!

加更会在以后根据状态,陆陆续续的来!

......

于谦更刻苦了,每日天没亮就起床,然后背诵那些早就倒背如流的书。

吃完早餐,于谦就去了解缙家。

早上解缙必然是要抱孙子的,谁来都不理。

解祯亮和于谦在堂前转悠,低声的说着一些文章之事,解缙在屋里抱着悠悠,童言稚语,祖孙俩都很乐呵。

稍晚,解缙端着悠悠出来把尿,看到于谦和解祯亮眉飞色舞的模样就来气,等悠悠尿了,就让两人过来。

“说说吧,德华明知道此事和赵王府有关,为何只是把消息给了贾全,自己却装作不知道?”

这是考教,特别是在朱瞻基对于谦有些不以为然的时候,解缙不大服气,今儿念头一动,干脆就考教一番。

“父亲,孩儿以为应当是忌惮吧,毕竟陛下宠爱赵王。”

解祯亮的回答中规中矩,解缙摇摇头道:“浮于表面,你做不了官。”

看事情不能看穿表面,做官也是要被人挖坑埋了。

解缙唏嘘道:“你是不成了,就好好的教书吧,为父就等着悠悠长大,到时候再看看。”

“廷益呢,你如何看?”

解缙问道。

于谦一直在思索,闻言就说道:“学生以为不会是这般简单,毕竟伯爷都敢为了太孙和太子闹腾,难道赵王还比太子尊贵?学生以为必然不是如此。”

解缙哦了一声,不动声色的道:“那你说说,老夫听着。”

“学生也不知道,只知道伯爷必然不会忌惮赵王。”

于谦有些失落,觉得自己还是不够聪明。

这段时间下来,他对解缙的博学已经是佩服的只差拜师了,所以失望之色并未遮掩。

解缙面无表情,等于谦羞愧的都抬不起头后,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于谦茫然抬头,以为解缙是觉得自己可笑,就红着脸拱拱手。

解缙笑的喘不过气来,解祯亮急忙去给他捶背,抱怨道:“父亲,您也小心些吧,悠悠还等着您开蒙呢。”

解缙干咳一声,然后把悠悠抱好,说道:“廷益啊!老夫不是笑你愚钝,而是笑你不自信。”

“德华丢下这事,那是因为报上去之后,太子必然会出面为赵王缓颊,后面的你再想想。”

于谦拱拱手,正色道:“解先生,那必然就和太子有关系,伯爷刚和太子发生了些不快之事……”

……

“太子已经很给我面子了,所以我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扫他的脸。”

方醒和马苏在庄子里散步,原野上,薄雾渺渺,偶尔能看到几个庄户在查看田地。

“老师,太子为何要三番五次的去维护赵王呢?”

马苏觉得朱高炽的举动让人不解,自己的敌人犯错了,他不说落井下石吧,还每每去把他救出来。

方醒负手看着远处,面色似笑非笑的道:“一是太子的名声,太子是以仁慈而著称,不管是真是假,就算是登基了,他也得保持下去。”

“第二就是对手,你记住了,当你放眼看去全无敌手的时候,你就危险了。”

马苏若有所思的道:“是了,汉王偃旗息鼓,每日只是高乐,赵王阴沉,而且朝中多有美誉,支持者也不少……”

方醒点点头:“你继续说。”

“弟子以为,若是赵王被治罪,太子就一下被顶在了前面,再无对手。这样做倒是风光了,可陛下还在啊……有时候多一两个对手不是坏事。”

方醒欣喜的道:“你倒是有长进了,不过为师不理此事,至少能有个隐忍的名头,再说陛下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一旦知道赵王府涉案,你以为他跑的了?只不过太子又要辛苦一番了。”

……

大过年的成亲,大抵也是难得一见,所以在三朝回门时,谢忱就低调了些,只让女儿和女婿从角门进来。

“雨晴……”

“娘……”

一见面,谢忱的女儿谢雨晴就和自己的母亲抱在一起大哭,仿佛是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让谢忱不禁摇头苦笑。

潘俊玉树临风的站在后面,笑道:“岳父看着越发的精神了。”

谢忱抚须微笑道:“春闱在即,贤婿把握可大?”

谢苗有些嫉妒潘俊的待遇和风姿,面色难免有些古怪,潘俊对他笑笑,说道:“小婿从昨日就开始温书了,今早做了一篇文章才来,倒是让岳父岳母久等了。”

“哦!”谢忱一听就满意的不行,“可带来了?”

潘俊矜持的道:“不怎么满意,小婿就烧了,不过倒是还记得。”

记忆力好的人,科举就占优势啊!

那边的母女俩哭完了,谢雨晴拿出礼物一一分发,给谢忱的是一双棉质的护膝。

“父亲,您的腿受寒就会疼,女儿做了个护膝,您闲时可以套在内里。”

谢忱接过护膝,慈爱的道:“你们都要好好的过日子,为父就等着抱外孙了。”

谢雨晴羞赧的低下头,谢苗就起哄道:“姐,我要抱小外甥。”

谢忱佯怒道:“你有那功夫还不如多读书,家里等你中秀才多久了?你看看你姐夫,再看看自己,羞愧不羞愧?!”

潘俊笑道:“岳父过奖了,小婿只是侥幸罢了。”

一家人笑呵呵的,只觉得这个年是过的最畅快的。

谢忱还带着潘俊去见了朱高燧,朱高燧也给面子,温言鼓励了一番,让潘俊激动的几乎是语无伦次,回去对谢雨晴又好上了几分。

送走了女婿和女儿,谢忱就去了朱高燧那里。

朱高燧正在看歌舞,一队舞娘伴随着丝竹优雅的舞动着。

“殿下,今日汉王一家进宫,陛下没出面,是太子在招待。”

谢忱走近躬身禀告道,对那些舞娘目不斜视。

朱高燧漫不经心的道:“父皇没有解除本王的禁足,汉王却可以进宫,看来汉王是得到了信任,不错。”

谢忱低声道:“汉王莽撞,太子乐意于借着他来演一出兄友弟恭,殿下,太子最近又开始沉寂了,高明啊!”

“随便,他肥的路都走不动了,哈哈!”

两人相对微微一笑,都觉得心中轻松。

丝竹乱耳,美人悦目。美酒入喉,其乐陶陶……

而就在此时,孙祥也出现在了赵王府的外面。

守门的看到孙祥身后沉默的站着一百多人,就怒道:“这里是赵王府,你等是哪个衙门的?滚回去!”

孙祥负手看着天空,悠悠的道:“富贵荣华如浮云,手莫伸,伸手必被抓!”

那守门的门房新换上来的,不认识孙祥,他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孙祥,“大过年的,你们……”

孙祥把佛珠一收,淡淡的道:“告诉他,咱们是哪的!”

“东缉事厂办事!闲人闪避,否则格杀勿论!”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