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39章 刑讯

第439章 刑讯

梁中看看方醒,问道:“兴和伯,今日是什么章程?”

敢抢小郡主?梁中恨不能扒了这厮的皮!

方醒看着左右那十多个跃跃欲试的太监,叹道:“我只有今明两天的空闲时间,浪费不得啊……老七!”

“老爷!”

辛老七在边上的刑具中挑选了一根直径约有三厘米的铁棍,然后躬身听命。

那些太监的眼中都露出了轻视之色,其中一个指指边上林立的刑具,傲然道:“兴和伯,此处的刑具繁多,咱家只要半个时辰,保证能让这贼子连他媳妇穿什么颜色的亵裤都说出来!”

方醒皱眉道:“我的时间紧,没那功夫。老七,动手!”

辛老七走到三角眼男子的身前,闷声道:“可愿说了?”

说什么?

男子眨巴着眼睛,身体扭曲着,就像是一只蛆虫。

一点征兆都没有,辛老七扬起了铁棍,方醒居然看到了铁棍的一头有些泛黑。

啧啧!这不会是用来捅的吧?

“噗!”

铁棍一闪,三角眼男子左脚的前面两根指头就猛的扁了下去。

“呜呜……”

那两根脚趾在男子的呜咽挣扎中,很快就肿大起来,颜色红黑,显然里面的骨头全都被砸碎了。

方醒看到男子在对着自己摆头,就知道这厮已经软了,可想想婉婉当时要是被抢走的后果,他再次点头,于是铁棍飞舞……

“呜呜呜……”

辛老七的这一棍直接砸碎了剩下的三根脚趾,梁中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悄悄的垂下了眼帘。

方醒听到身边嘶嘶的声音,就点点头道:“问着他。”

边上的方五一把扯掉男子嘴里的毛巾,在他惨叫之前,辛老七把铁棍的一头塞进了他的嘴里,还是闷声闷气的道:“说,你是何人?背后有谁?同伙有谁?在什么地方?”

方醒皱眉看着那根铁棍,咽喉有些涌动,胸口发闷。

辛老七看到男子满头大汗,脸色发红的渐渐平息了下来,就粗鲁的抽出铁棍,喝道:“再不说,剩下一只脚也别要了!”

“小的说了……”

“小的上面是冯先生,今晚的同伙有三十七人……”

这时一个太监进来禀告道:“应天府的消息,今晚丢失孩童十三人。”

听到这个消息,方醒的身体一松,然后问道:“应天府可在城门设卡了?”

这种事情很好查,毕竟孩子是抢来的,那些拐子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抢到手就不管不顾的抱着跑。

可这种多半是不专业的拐子,因为孩子的哭闹会引来别人的关注。

而第二种,方醒觉得可能性最大,那就是下药!

只要应天府在城门口一堵,那些拐子就无所遁形!

太监答道:“已经设卡了,不但是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在,连诸卫都出来了。”

方醒一听就放心了,接过审讯记录看了看,就说道:“在止马营,除去三十多人的拐子之外,还有十多个打手。”

顺手把记录递给梁中,方醒伸个懒腰道:“此事剩下的无非就是强攻,也没我啥事,那我就先回家睡觉了。”

好好的假期,突然就变成了惨剧,方醒觉得真的冤枉。

梁中干咳一声,然后拉着方醒去了外面。

左右看看没人,梁中才低声道:“今晚这事你算是有功,可宫中的谕旨还未来,最好等等。”

这话指的是方醒先前伪造朱棣亲至,虽然是好心,可难免朱棣不会心中膈应。所以还是装出一副勤劳王事的忠臣样子来,也好哄哄皇帝。

方醒挑眉拍拍梁中的肩膀,“老梁你果然够意思,那咱就在这多坐一会儿,看看陛下是个什么章程。”

梁中挤挤眼睛,然后赶紧就带着记录去禀告朱棣。

“老梁,让人去太子殿下那通告一声,就说我晚些再去接她们。”

“晓得了……”

梁中带着几个太监边跑边回应,很快就消失在深宫之中。

“老梁真是够拼的啊!”

方醒有些感慨。

梁中作为朱高炽的大太监,按理管好东宫就行了,可朱高炽不得朱棣的喜欢,所以他不得不经常去干些跑腿的活,只求在朱棣的面前露个脸,让他记起朱高炽的好。

“都不容易啊!”

梁中和朱高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方醒想着自己的家丁幕僚,大家何尝不是这样?

在这个时代,维系忠诚的纽带就是一纸契书,或是能掌握对方的生死。

辛老七感激方醒的知遇之恩,所以立下大功后,皇帝亲自许诺都无法让他放弃方醒家奴的身份。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忠义!

“老爷,这人的手上有孩童的命!”

正想到辛老七,方醒就听到了他的声音。

“闷死的?”

方醒有些不忍的问道。

辛老七在他的身后说道:“是,这人当时用药迷了一个孩子,可那药不知怎地失效了,孩子一哭闹,他就……”

“畜生!”

方醒咬牙切齿的道:“趁着现在,狠狠的给我折腾一番,只要不死,随便你们弄!”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呜呜的声音,方醒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残忍,在他看来,这个世上如果有罪行排名的话,那拐子一定是第一。

拐走别人的孩子,不谈孩子的未来遭遇,孩子的父母和亲人的痛苦煎熬就足以让这些人渣下地狱!

等了没多久,梁中又气喘吁吁的回来了,满头的大汗,有些兴奋的道:“兴和伯,陛下命你带人去剿灭那些拐子。”

啥米?

方醒一怔,诧异的道:“可我就带了家丁,堵不住那么多人啊!”

至于寡不敌众,方醒从未想过。就凭着那些拐子和打手,他的家丁只需要出一半,就能把他们横推了。

梁中面容古怪的道:“陛下让你带两个百户所进城。”

“什么?”

方醒本来是靠在柱子上,听到这话差点就滑溜了下去。他稳住身体,不敢相信的道:“老梁,这可是杀头的罪名,你可别害我!”

聚宝山卫可是朱瞻基的亲军,皇太孙的亲军进城,那意味着什么?

“你想多了。”

梁中得意的道:“陛下因为今晚的火灾,对诸卫大为恼火,这才临时想着让殿下的亲军进城。”

我就说嘛!老朱的秉性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威胁到他!

十年前,当那位号称是‘成吉思汗第二’的帖木儿大帝开始东征时,实力之强大,补给线之漫长,以至于前面的军队要沿途种下粮食,给后续的友军食用,堪称是当世除却大明之外的头号武装强国。

可面对着这样的强大对手,朱棣依然没有畏惧,随即命令西北边境进入防御状态。而他自己马上召集力量,准备和这位强大的对手做一场!

如果不是那位帖木儿大帝被西北的寒冷逼得喝了烈酒,最终倒毙,那么十五世纪最大的一次碰撞就将不可避免。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