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15章 破门

第1215章 破门

作为京城,北平城的城门除去特殊的日子之外,在夜间几乎从未打开过,可在今夜,城门却开了。

一队骑兵鱼贯而入,那些打着哈欠开门的军士渐渐的被那股子冷冽的煞气给逼的掩住了嘴。

火把在城门里噼啪燃烧,那些冷漠的骑士让人心惊胆战。

等朱瞻基和方醒出现后,那些军士几乎站不直身体,靠在墙上不住的打哆嗦。

等人走完后,这些军士赶紧关门,然后恐慌的看着皇城方向。

良久,一个军士低声道:“大人,太孙和兴和伯一起出现,难道是宫中有变?”

他们的头,一位总旗官打个哈欠道:“一群蠢货,若是宫中有变,来的就不会是这点人,更不会是这些人,都打个盹吧,等时辰到了就开门。”

“大人,您给小的们说说呗。”

一个小旗官赔笑着道。

“哎!你们这群人啊!就是不学无术。”

总旗官没好气的道:“你们以为陛下把聚宝山卫放在城外是摆设?”

聚宝山卫距离大市场不远,只需一道密旨,就能冲进北平城,到那时……

总旗官打个哈欠道:“都别瞎操心了,若是聚宝山卫进城,那就是血流漂杵,不是好事,都歇息吧。”

大家都坐在城门里面,相互靠在一起,倒也不觉得太冷。

没多久,呼噜声就起来了。

“可……可还有朱雀卫和玄武卫啊!”

一个发呆的军士喃喃的说道,然后脑后挨了一巴掌。

“睡觉!”

……

北平城在沉睡中,只有那些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巡查。

看到这群骑兵,五城兵马司的不敢咋呼,上前验证了密旨,急忙带着人跟上。

北城,这条当街的大院子门边挂着个灯笼,上面写着‘元一’二字。

贾全拉过五城兵马司的人问道:“这家是不是有蒙元人?”

“大人,有几个,您也知道,咱们北平城中的商家雇佣了不少原先蒙元的俘虏,所以咱们也没关注。”

这话相当于没说,贾全挥挥手,“你们把住道路岔口,若是拿不住的,格杀勿论!”

王琰等五城兵马司的人散开后,对朱瞻基说道:“殿下,臣准备攻击了。”

朱瞻基点点头道:“我和兴和伯的侍卫都可调用。”

王琰也不客气,说道:“臣的人马大半从正面突入,剩下的在外游弋,您和兴和伯的人都上墙吧,顺便打开大门。”

朱瞻基点点头,贾全和辛老七留下保护,其他人就相互帮助爬上墙头。

然后只见王琰举手,那些骑兵马上拿出火把,只是当先一人点燃,不然会惊动里面。

一根火把照不亮这长街,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这声音在夜间有些刺耳,可王琰却是毫不在意,举起的手往下一挥。

“杀!”

没有激情,只是冷冰冰的一声杀,旋即那些骑兵就此冲了过去。

所有人都把没点燃的火把斜伸,在冲到那个点燃火把的骑兵身边时,两只火把擦碰。

一只只点燃的火把照亮了大门,马儿猛地长嘶,第一名骑兵已经冲了进去。

马蹄声踏踏,火把烈烈燃烧,那些骑兵左手火把,右手拔出长刀,在队官的带领下各自扑向自己的目标。

“谁?”

“有盗贼……”

车马行里的人被惊醒了,慌乱的喊叫声中,传来了第一声惨嚎。

“跪地不杀!”

火光照耀下的骑兵们宛如九幽厉鬼,长刀一挥,人头落地。

“啊……”

那些伙计衣衫不整的冲出来,看到这个场景不禁失声尖叫。

长刀前伸,马上的骑兵喝道:“跪下!”

瞬间,骑兵的前方再无站立之人。

而在内院里,骑兵们却遇到了麻烦。

就在他们刚冲进内院时,两名男子持刀抢出来,看到骑兵后,他们厉喝一声,不退反进。

“杀!”

骑兵们排成一长溜,依次冲杀上去。

“铛!”

刚挡住一刀,可后面接踵而至的长刀却再也避不过去。

长刀轻松的从脖颈掠过,有人喊道:“围住!”

骑兵们马上分散开,从左右两边包抄过去。

火光照耀下,这个大房间里悄无声息。

王琰策马而来,站在大门前沉声道:“十息之内不出来,点火!”

里面依然沉寂。

十息的时间顷刻而过,王琰举手道:“点火!”

军中从不会弄什么假威胁的鬼把戏,说点火就要点火。

那些骑兵趋拢过去,两人拿出葫芦,把里面的火油洒在门窗上。

“嘭!”

就在此时,屋顶传来了一声闷响,王琰抬头,看到一个男子从上面飞身而下,朝着后面跑了。

“格杀勿论!”

那人跳到地上,看着前方的三名骑兵,不禁仰天长啸一声,啸声凄厉,然后他脚下疾步前冲,带着一往无前的煞气冲向了那三名骑兵。

三名骑兵取下长弓,弯弓搭箭。

“放箭……”

三中二,男子小腹和胸前中箭,他的身形一滞,旋即再次挥刀前冲。

“果然是悍勇啊!”

这个声音中带着惋惜,随即喝道:“杨丹,你没射中,去,杀了他!”

一名骑兵拔刀前出,轻松的格挡开男子的攻击,一刀,头落。

无头的尸身依然挺立,脖颈就像是有个喷泉在不断的喷涌。

“噗通!”

杨丹一脚踢倒尸身,回身道:“大人说过,敌人不值得怜悯。”

“出来!”

这时前方有人在大喝,三人一怔,急忙就重新展开,目光梭巡,寻找漏网之鱼。

前门处,一个裹着毛皮大氅的老头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随着厉喝,他双膝一软,就跪在台阶之上。

……

马蹄声,厉喝惨叫声,这些声音早就惊醒了车马行这条街的不少百姓。

方醒和朱瞻基站在大门外,听到有孩子在嚎哭,然后被强行捂住嘴的呜咽声。

“都怕官。”

方醒说道:“我听过一个故事,说是官府拿人,隔壁家的孩子哭嚎,大人担心被那些官吏连带处置,就捂住了孩子的嘴,等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吏走了之后,大人松开手,却发现孩子已经……”

朱瞻基点点头:“迁都时,我从金陵一路北来,这一路看到的是官吏倨傲,小民唯唯诺诺,只要不饿死就很温顺,反而助长了那些官吏的气焰,任意欺压只是平常,搜刮钱财的手段让人瞠目结舌,吏治啊……”

两人相对无言,都觉得大明从上到下的问题多不胜数,要想改造过来,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殿下,抓到了店老板,是个蒙元人。”

当方醒看到那个老头时,他正在贾全的手中哀嚎。

精致的羊毛大氅被丢在地上,而小刀就坐在上面,仔细观察着这个老头。

老头的脸部皮肤很是细嫩,这一点和草原上的人不同,经历过草原风霜的人,不该是这种养尊处优的模样。

“你是朵颜三卫的人,而且地位不低。”

贾全正用一根长针扎进老头的肩骨,闻言一怔。而老头也停止了惨嚎,面如土色的看着小刀。

小刀觉得羊毛大氅很暖和,就捡起来拍打干净,准备拿回去给铃铛用。

“我以前在兴和堡很长时间,阿鲁台经常袭扰,而他的部下有许多朵颜三卫的人,他们的贵族喜欢使用玉扳指,而你……”

贾全粗暴的把老头指头上的玉扳指蜕出来,凑到眼前看了看,说道:“嗯,痕迹都是老的,说不准年轻时是个射雕手。”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