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5章 力挽狂澜的大人物

第1205章 力挽狂澜的大人物

方醒撂挑子了,很干脆的就撂挑子了!

孟瑛家派人送来了礼物,.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柳溥亲自来也没见着方醒,马苏只是客气而冷淡的陪他坐了一会儿,最后他一跺脚,说是回去找他爹的麻烦。

金忠没来,只是在有人去给他拜年时,一脸唏嘘的谈及方醒,那模样欲言又止,一时间让人不知所以。

京城中渐渐的多了些男子,个个风尘仆仆,然后满世界找客栈。

以前京城在金陵时,北方考生过去参加会试住宿很艰难。现在迁都北平,南方的考生们也面临着这个问题,那些官员和商贾想修建会馆都来不及了。

所以今年的会试将会是考验北平客栈接待能力的一次盛会。

于谦站在客栈的门口,正色道:“为何把我的房间给了别人?”

小二满脸疲惫之色的道:“那人给的钱多,小店难得遇到一次发财的机会,谁会和钱过不去呢,您说是吧?北方的考生还没到,您看看赶紧去寻下一家吧。”

会试停了一科,可乡试却不会停,于是今年参加会试的考生比往届多出不少。

离会试还有两个月,于谦觉得其它客栈肯定是空荡荡的。可等他去问了几家之后,房间有,还多,可在地段和条件都不如他先前入住那家的情况下,价格居然还多了一成。

欺人太甚啊!

于谦在几轮砍价之后,一怒之下就说宁可去庙里借宿,可那些伙计却笑的得意,让他尽管去。

等他找到一家寺庙,借宿可以不花钱,但吃饭要钱。

素斋嘛,于谦深信自己能坚持下去。

可等那素斋的价钱出来时,于谦震惊了。

于是住了一夜之后,他再次流浪在北平街头,却不愿意再去看那些憎恶的脸嘴。

直到一个摆摊卖小馄饨的老汉看到他蓬头垢面的可怜,以为他没钱,就建议他去找南方籍的官员求助,还给了他十个铜板和一大碗馄饨。

于谦说自己有钱,可老汉却不由分说的把他赶走了,再靠近就挥舞着棍子威胁他。

“多谢老伯了。”

于谦只觉得心中暖暖的,这几天遭遇的那些白眼都被暖化了。

“去吧,要是那些人不收你,你就去城外的知行书院看看,听说他们放假了,想必会空出许多房间。兴和伯家和善,你说些好话,肯定能住进去。”

“兴和伯?”

于谦想起这个在南方臭名昭著的名字,不禁一怔。

老汉挥手道:“去吧,兴和伯是好人。”

于谦问道:“老伯,您为何说兴和伯是好人呢?”

此时正好没生意,老汉说道:“土豆就是兴和伯找来的,那个科学啊!老汉的孙子就学了那个啥数学,聪明多了,如今还想着去学那个物理。”

看到于谦发呆,老汉说道:“读书人,别看不起土豆,那东西煮来吃,烤来吃,炒来吃都行,菜粮都能吃,好东西呢!”

于谦点点头,缓缓转身离去,身后,老汉唏嘘道:“读书都读傻了,真是可怜哟!”

未来的于少保,力挽狂澜的大人物,就这样被一个卖馄饨的老汉当做了书呆子。

城外,大市场可没歇业,那些万恶的资本家们知道过年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于是都纷纷许下了加钱的诺言。

于是,大市场还是人头攒动,热火朝天。

于谦没吃那碗馄饨,他跟着人流走进大市场外面,看到了那些摊子,就去买了一个春饼。

卖春饼的父子俩看着有些书卷气,于谦就好奇的问了问。

“我家就靠着这个春饼摊子活着呢,书中可没有千钟粟!”

那个半大小子一边熟练的包着春饼,一边贫嘴的说道。

“闭嘴!”

中年男子歉然道:“看你这打扮,是进京赶考的吧?太早了,京城居大不易,不想个节省的法子,不好熬到二月初啊!”

于谦拱手道:“学生想提早赶到京城,见识一番北方风物。”

“北方没啥风物,就是冷。”

那小子又贫嘴了,后面一个面条摊子的女人笑道:“杜尚,你姐可没你那么多话。”

“我只是觉得他来早了,浪费钱呢!”

杜尚不服气的道,杜海林皱眉瞪了他一眼,这才消停。

半大小子正是叛逆的时候,有过这段经历的于谦笑道:“无事,只是请问一下,那知行书院在哪?”

“书院放假了,你去了只有守门的一家人。”

杜尚抢先说道。

“你这是…….”

杜海林看看于谦背上的包袱问道:“莫不是去找人的?”

于谦拱手道:“学生想去看看知行书院的模样。”

……

当看到知行书院时,袁冲正在里面到处跑,身后跟着一只小狗,在雪地里撒下一路笑声。

“请问找谁?”

袁达出来了,警惕的问道。

这里是儒家子弟恨之入骨的地方,眼前这人一看就是读书人。

“大哥,学生想求见兴和伯。”

“你想干嘛?”

……

等于谦见到方醒时,一时间震惊于他的年轻,不禁脱口道:“学生于谦,见过伯爷,敢问伯爷如何能文武双全。”

方醒也是一愣,他昨天见过这个年轻人,可没想到他居然是于谦。

于少保啊!

大明力挽狂澜的两位人物,一是于谦,二就是张居正。

可若是让方醒来说,于谦的重要性比之张居正要高出一大截,若无他,当时的大明就要迁都了。

两人都是相对发愣,于谦拱手道:“是学生孟浪了,兴和伯见谅。”

方醒笑着请他坐下,说道:“看你的模样莫不是来赶考?”

于谦毕竟是意志坚定之辈,也不说自己的遭遇,只是向方醒请教了科学的事儿。

“科学啊!就是总结了一些事物的规律,你可以理解为格物,算了,我想儒家肯定不喜欢科学和他们挂靠,你便理解为研究万物的学识。”

好大的口气!

于谦问道:“世间万物多不胜数,伯爷,科学果真能一一钻研吗?”

方醒说道:“万变不离其宗,再繁杂的事务,只要肯钻研,就能找到其中的规律,比如说冶炼白银的灰吹法,那就是利用铅和白银互溶,但熔点又不同的特性,而其中就是找到了白银和铅的一些规律,才能提炼。”

“这个和工匠有共通之处。”

于谦坦然的道,没有因为有诋毁科学之嫌而惶然。

“看来你没有看过科学的那几本书,不过人各有志,不可勉强。”

方醒没有收集名人的嗜好,所以起身道:“看你的模样,多半是没了住所,若是愿意,那就在这里暂时住下吧,前院的解先生可以请教。”

于谦本想拒绝,可最后还是接受了方醒的好意。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