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1章 利欲熏心

第1201章 利欲熏心

感谢书友:“赤焰的噩梦疯”的四个万赏!

……

过年无非就是吃喝玩乐,一家团聚。

可对于岳保国来说就是个煎熬。

他的爷爷已经去了,就在他进了书院没多久就去了,还是方醒和朱瞻基派人陪着他一起回去处理的后事。

从此他就是孑然一身,无亲无故!

“岳保国,去我家吧!”

袁冲穿着一身新衣服冲进来,满身的雪。看到岳保国在发呆,就拖着他往外走。

“我不去!”

岳保国挣扎着,他跟着辛老七练武很长时间了,袁冲拉不动他,就说道:“你一个人在书院里干啥?去我家,我爹我娘弄了好多好吃的,跟我去吧。”

岳保国垂首道:“不去,我要守着我爹他们。”

袁冲往桌子上一瞅,被那些林立的牌位吓了一跳。

这些牌位都是上次带回来的,岳保国跟着学了祭祀的礼仪,从此就要独自担当着岳家这一支的家长了。

两人正僵持不下,马苏来了。

“干什么呢你们?”

马苏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老师,两人都松开手,袁冲说道:“师兄,我爹娘让我来带岳保国回家过年呢,他不去。”

岳保国的眼睛突然红了,马苏心中一叹,这还是个孩子啊!此刻他肯定是在难过吧。

孤苦无依,无亲无故,除去书院的师生之外,他就是天地之间一蚍蜉。

“没人忘记你,只是老师说了,我们的家里不热闹,你还小,肯定过的不舒坦,所以老师令我来接你去,走吧。”

“是山长?”

袁冲笑道:“岳保国,山长家有好多好吃的,比我家的还多,快去吧。”

岳保国迟疑的看着马苏,呐呐的道:“师兄,我已经给山长添麻烦了……”

敏感就是孤儿的代名词!

马苏没好气的道:“什么麻烦?你一个孩子家的胡说八道,赶紧走,晚了老师家就要开饭了!”

……

马苏带着岳保国到了内院外,把他交给了木花,说道:“去吧,老师家里有孩子,正好你们能玩到一处去。”

被木花一路带到后院里,方醒正和土豆堆雪人,看到他后,就招手道:“我还有些事,保国来帮我把雪人堆起来。”

岳保国有些发愣,方醒却已经进了里间。

土豆看到岳保国不动手,也不气馁,一个人戴着手套拍打着雪堆。

雪人的身体已经好了,可还缺个脑袋。

土豆正发愁,一个圆球被放在了雪人的脖子上。

岳保国拿着树枝刻出了眼睛,嘴巴,最后加了一块雪弄成鼻子。

“不好看!没耳朵。”

土豆摇头,一脸的不满意。

岳保国嗯了一声,然后又去捏雪做耳朵。

土豆好奇的看着他,问道:“你还会什么?”

岳保国没抬头的道:“我还会骑马和拳脚,还有大刀。”

“好厉害!”

土豆看着岳保国不过是大自己几岁,却会那么多东西,艳羡的不行,就开始叽叽咕咕的问拳脚怎么练,骑马好玩吗,自己和弟弟都有小马,却不给骑……

等方醒再次出来时,岳保国已经做好了雪人,正和土豆在商量着怎么修改。

方醒点点头,再次进去。

平安刚睡醒,被小白抱着发呆。

张淑慧在厨房查看年夜饭,家里显得有些冷清。

“保国,进来吧。”

一个小屁孩,还没到避讳男女之别的程度。

两人进来,土豆笑着给平安说堆雪人有多好玩,等他长大了就堆一个等等。

岳保国的神色也轻松了许多,见礼后就站在那里。

“坐吧。”

方醒压压手,等他坐下后问道:“长大以后你想做什么?”

岳保国垂眸道:“山长,学生原先想种地,后来又想去聚宝山卫从军,现在什么都没想。”

方醒笑道:“孩子就是这样,你还小,慢慢的想。”

怎么去激发学生们的‘正能量’,方醒目前还有些疑惑,只是交代在上课时多教授一些增强对大明认可的东西。

“开饭了……”

……

第二天,方醒醒来就被告知有人来送礼。

“谁?”

昨晚守岁守到丑时末,方醒有些瞌睡。

“老爷,不知道,只是放下了一张帖子,说是金陵的风光甚好,他家老爷心向往之,文绉绉的。”

木花的转述很精准,方醒点点头,然后去了前厅。

前厅里,方杰伦正在待客,方云带着方专在门外玩雪,看到方醒来了,急忙喊老爷好。

“都好好玩吧。”

方醒笑了笑,然后摸摸方专的头顶道:“好好的玩。别想其它的。”

方专点点头,“老爷,我爹还回来吗?”

方醒的笑容不变,说道:“要许久呢。”

“嗯。”

孩子的懵懂没有让方醒感到一丝可爱,当看到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在方杰伦的陪同下矜持的模样时,莫名其妙的就想发火。

“见过伯爷。”

男子躬身拱手,方醒问道:“是为了金陵户部的事吗?”

男子点点头,正想说说自己的背景,方醒淡淡的道:“本伯无推荐权,太孙也不可能会为了金陵户部尚书的职位去陛下那里说项,回去吧,记得把东西也带回去。”

男子愕然,“伯爷,我家老爷乃是……”

方醒粗暴的打断道:“不必说了,说出来就多一个仇家,你觉得自己可以做主,为你家老爷找仇家吗?去吧,此事本伯就当做是不知道。”

方醒既然表明了态度,方杰伦马上就变脸了。

“贵客无需多言,我家老爷既然说不推荐,那谁都不推,方家不惹事,可也会不坏别人的事。”

方醒出去了,方杰伦傲然道,算是报了刚才这厮的倨傲之仇。

男子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多留了。”

方杰伦笑眯眯的把他送出去,交代门口轮值的方四道:“今日若是不熟悉的人,就说老爷出去了。”

金陵户部尚书的职位虽然远离政治中心,可级别还在,要是以后运作得当,说不定能调到北平来,那时候可就彻底翻身了。

“大年初一来走门路,利欲熏心啊!”

把这人送出去,方杰伦和方四感慨道。

方四吃着油饼,好奇的道:“难道马一元要完蛋了?”

马一元是完蛋了,这位时常觉得怀才不遇的家伙,这次算是玩大了。

今日大朝会,以贺迁都到北平,可方醒却没接到通知。

就在大朝会上,忍了一夜的朱棣喷的群臣面无人色。

语焉不详,欺君!

夏元吉也被揪出来狂批,说他为何没发现金陵户部的问题,渎职,可耻的渎职!

夏元吉这次没敢怼皇帝,低着头,不时瞥着那块镇纸,要是最后没有被扔下来,他准备回家就去庙里许愿。

夏元吉被喷皆大欢喜,可朱棣矛头一转,直接喷了蹇义和刘观。

吏部不称职,成了睁眼瞎。

而都查院不消说,刘观被喷的冷汗打湿了内衣,说是回去就安排御史南下清查。

一次大朝会就这么毁掉了,朱棣一生气,赐宴取消,各人回家吃自己去吧。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