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97章 风暴,岛屿

第1197章 风暴,岛屿

感谢书友:“淼淼孩子”的四个万赏!

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万赏!

……

茫茫的大海上,一眼看去全是浪涛。

乌云下,一艘大船,两艘小船在大风中随波逐流。

前方是一艘中型宝船,两艘小船就像是被吓坏的小鸡跟在后面。

“把帆放下来,卧槽尼玛!陈默,你特么的在干什么?”

宝船上,黄金麓就像是一头暴龙,呵斥着那些船工,甚至连水师的百户官林正都被他喷成了狗。

陈默全身赤果站在船头上嘶吼着:“吹大些,把你爷爷吹上天去!要不然你特么的就吹几个女人下来!”

狂风大作,风帆被吹的鼓起来,船速陡然加快。

可黄金麓知道这不是好事,风要是再大些,会把风帆撕成碎片!

“你特么的滚下来!”

陈默就像是个疯子般的张开双手站着,身体被大风吹的摇摇晃晃的。

“哗啦!”

一具船帆被放下来,砸伤了一个船工,林正看看天色,喊道:“都快些,晚了就去见海龙王了!”

一具具船帆被放下来,就在大家开始放松的时候,一堆船帆被风吹动,砸到了一个船工。

“救命……”

大家只来得及看了一眼,这名船工就消失在船舷边上。

林正一愣,也不救人,喊道:“都把东西稳住,绑好!”

海面已经由蓝色变成了黑色,就像是恶魔施展了魔法,让人心悸。

大风卷起大浪扑打着船身,海水冲起来,把陈默冲倒,一路滑着下去。

“老黄救命!”

陈默惊慌的喊叫着,直到被一根桅杆拦住。

他双手抱住桅杆,喘息道:“老黄,我们还有多久到那个狗屁的破岛!?”

黄金麓刚上来,一把把陈默拖下去,骂道:“你这是找死呢!一个浪头就能把你卷下去喂鱼!”

陈默被拖着从台阶上下去,生无可恋的道:“老黄,这海上走了那么久,人都看不到一个,死了算逑!”

黄金麓没吭声,下到甲板就把陈默交给刘明。

“你们两个要么回舱,当然,若是想看看风浪是啥样的也成,自己找绳子绑着。”

“大风来了……”

有人在后面喊道,黄金麓和林正一起抬头,看着那几乎不像是人间的黑云,心中发颤。

可一个船工却轻松的道:“二位大人,这风浪不算大,当年小的跟着郑公公出海,比这大的风浪见识过不少,没事的。”

尼玛!这个群嘲太厉害。

黄金麓以前只是跑大明到倭国这条航线,对外面的大海根本不了解。

而林正更是懵逼,他们以往的操练大多是在近海,了不起最多是在海南过去些示威一番,这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儿了。

郑和船队走的是爪哇海,一路几乎是离岸不远。

“咱们这条航线没走过,按照兴和伯的说法,就这样一直走,跟着六分仪走,一直走到看见大陆为止。”

林正有些担心那两艘货船,上面全是补给,要是丢掉的话,大家伙只能回航,否则天知道宝船上的食物能否坚持到大陆。

船工无奈的道:“航线历来都是多番试探才能确定,咱们这次出来根本就没有海图,前方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若非有那个什么六分仪,早就迷航了。”

“啊嘁!”

陈默一个喷嚏出来,然后双手抱胸道:“老黄,赶紧找块地方歇歇吧,船上的水喝着都觉得有股子怪味。”

一个浪头打来,海水粉碎,把甲板上的人淋了个通透。

黄金麓死死的盯着船工问道:“你确定这不是很大的风浪?”

船工面对着杀气腾腾的黄金麓,不慌不忙的道:“小的出海多次,几次遇到大风,死里逃生之后,也有了经验,肯定不是。”

黄金麓点点头道:“若平安度过,重赏。若是……”

船工苦笑道:“大人,若是出事了,小的也得去海龙王那里做客啊!”

“好!”

黄金麓拍拍船工的肩膀道:“以后你就跟在我和林大人的身边赞画好了。”

林正摇头道:“咱们的格局算不上赞画,好了,都动起来。”

宝船被海水托起,然后又落下去,船上的人大多进了船舱,只留下几个被重赏刺激的嗷嗷叫的家伙在外面。

“呕!”

陈默也算是老海员了,可这种程度的颠簸依然受不了。

他抱着个木盆在狂吐着,刘明皱眉道:“赶紧把自己给捆住。”

“呕!”

陈默抬头,嘴角和下巴全是污渍,眼泪汪汪的道:“我都吐成这样了,你就不能帮个忙吗?”

刘明现在可不是陈默的师爷了,不过看在大家一条船的份上,他用绳子把陈默绑在木柱子上,随后自己也照做。

“听天由命吧!”

“都闭嘴!”

黄金麓回头喝道,“这种时候别信口开河,不然军法从事!”

林正深以为然,“军中伤士气的话不能说,否则格杀勿论!”

陈默嘀咕道:“咱们这船就是个木架子,早晚……呕!”

……

一个多时辰后,当感觉到船身只是轻微摇晃后,黄金麓第一个打开舱门冲出去。

林正也想出去,却被止步的黄金麓挡住了。

“黄大人……”

“岛!有个大岛!”

黄金麓喃喃的道。

黑云散尽,天空蓝的让人心醉,什么宝石都比不过这个颜色。

那几个留在甲板上的船工正指着远处蹦跳着,叫喊着。

“大岛!前方有大岛!”

所有人闻声都出来了,当看到那个岛屿时,欢声雷动。

“升帆!”

船帆再次被升起来,宝船微微一震,朝着那个岛屿去了。

后面的两艘船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就像是老爷车一样的,慢悠悠的跟着。

大岛的岸边,一排小船正驶出来。

风暴过后,总得弄点儿海产品回去填饱肚子。

“******”

一个胸前有纹身的男子突然起身,上半身赤果,下面只是用了一串贝壳来遮掩。

这人指着远处叫喊着,那些小船上的男子们都纷纷站起来,然后……

目瞪口呆!

那渐渐变大的黑点逼近了,那船仿佛比岛上的山崖还高。

就在这些膀大腰圆的大汉们发呆的时候,两艘看着破破烂烂的船突然从大船的后面冲了出来,气势汹汹。

说是小船,可和这些大汉脚下的船相比,已经是庞然大物了。

“弓箭手……”

“火炮……”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