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70章 武学,生病

第1170章 武学,生病

朱棣发飙了,手中的镇纸跃跃欲试,想起他的‘辉煌战绩’,方醒赶紧说道:“陛下,臣是觉着玄武卫要废掉了!”

朱棣把‘神器’放下,淡淡的道:“你倒是成神了,居然能未卜先知,那便给朕分说一二吧,若是胡诌,今日这顿板子是躲不过了!”

老家伙就喜欢威胁人!

方醒觉得头皮发痒,就挠了一下,然后说道:“陛下,臣觉得玄武卫可惜了,好歹也是各卫精心挑选出来的将士,若是操练得当,臣以为当成为大明的一支强军。”

朱棣冷眼看着,也不接话。

朱高炽无奈,觉得方醒这是倒霉催的,居然去和汉王喝酒。

方醒看到老朱不依不饶,只得说道:“臣以为玄武卫一开始就走错了路,他们本是精兵,不缺乏操练,缺乏的是火器应用上的绝对纪律和经验,而这需要时间,从指挥使到百户官都该去从头学习。”

“以前聚宝山卫是臣手把手的教那些将士,可玄武卫们……就像是灌酒似的,那种教导方式哪学的会啊!”

方醒说完就解释道:“臣以为此事和朱雀卫的关系也不大,毕竟他们也是转手教授,并无经验心得。”

不能再得罪人了啊!

方醒在内心深处鄙夷了自己一下。

朱高炽突然喝道:“就你厉害!难道你方醒还想包打天下吗?”

这是在为方醒解围,可朱棣却追问道:“那你认为该如何?”

“重开武学。”

方醒瞥了朱棣一眼,看不出喜怒,就硬着头皮道:“陛下,臣是不会去玄武卫教授的,那是不知高低,可总不能让玄武卫就这样下去吧?所以臣就想到了武学。”

说完方醒又挠挠头皮,沾水后头发慢慢的自然干,头皮就会发痒。

朱棣面无表情的看着方醒,良久说道:“朕知道了,你且回去!”

哟呵!老朱居然放过我了?

方醒带着这个意外惊喜回去了,朱棣却吩咐道:“兴和伯多半是要伤风了,让御医晚些去方家看看。”

朱高炽瞬间只觉得满头黑线:这个老爹也开始恶作剧了啊!

朱棣不惩治方醒,就多留了他一会儿,这个有些类似于恶作剧的处置方式让人哭笑不得。

“武学……”

朱棣沉吟着,突然说道:“此事你怎么看?”

呃!居然问我吗?

朱高炽有些受宠若惊,沉吟道:“父皇,从整顿卫所来看,将官们醉生梦死,操练无力,战阵的本事参差不齐,是该重建武学了。而且……”

“父皇,重建武学有个好处,那就是将非出一门……”

朱高炽瞥了朱棣一眼,看到他依然是面无表情,就继续说道:“若是将官们都能从武学中出来,父皇,藩镇之祸再难兴起了。”

藩镇之祸是历朝历代都在防备的东西,不过大明好一些,可也好不了多久——朱棣都开始派文官随军‘参赞军事’了。

朱棣木然的看着外面,皱眉道:“方醒倒是学乖了,知道迂回,不过武学之事……且等朕细思之。”

朱高炽点头,然后行礼告辞,他知道朱棣不是在考虑武学能不能重开,而是在考虑生源和规格的问题。

规格低了没人乐意来学,规格高了将会面临着文官们的反击。

而生源更是个大麻烦,按照以前武学的规矩,大多生源都是那些军官的子弟,可这样下去还是将门啊!

朱棣眉心的皱纹又深了些,他叫来了金忠。

“朕欲再兴武学,你以为如何?”

“好事啊陛下!”

金忠老脸泛红的道:“下面的卫所将官们无能,可这也不能怪他们,谁让大明没个学习武事的地方呢!”

朱棣看着那张笑的猥琐的老脸,不耐烦的道:“武学是个什么章程,你且回去拟一个来给朕。”

金忠苦着脸道:“陛下,臣没主意啊!要不您让六部一起商议一下?老臣保证在边上拾遗。”

……

“哎!陛下这是嫌弃老夫老喽!”

出了宫的金忠发着牢骚,然后去找到了孟瑛。

孟瑛越发的沉稳了,听了金忠的意思后说道:“武学重开是好事,生源本官看还是咱们的子弟放心,至于规格,本官以为……不能低国子监太多。”

金忠不满的道:“孟大人,你这说了和没说一个样,难道五军都督府就是这个意思吗?”

孟瑛苦笑道:“不瞒你金大人,都督府上下对清理卫所是有些怨言的,所以武学的生源必须是将官子弟,这一点若是不能满足,本官也得被人背后戳脊梁骨啊!”

金忠摇摇头道:“此事陛下着本官给个章程,如今看来五军都督府是指望不上了,告辞!”

孟瑛叹息一声道:“金大人,不是孟某不通情理,而是……你想过没有,若是准了旁人去读武学,到时候出来了,他们是哪边的人?”

这话暗指文人会掺沙子,金忠无奈的道:“文人从军,那就是军户,有几个愿意的?再说真有人来了,难道你们不能感化?一味地躲有何用?大家敞开了干才是!”

孟瑛摇摇头,虽然金忠是老臣,深得朱棣的信重,可事关武人的未来利益,就算是打御前官司他也不怕,否则这个官他也当不下去了。

为官者不能为本部门带来利益,就算是你是皇亲国戚,大家也会下绊子。

金忠出门就直奔方家,老家伙脾气火爆,一路嚷着往内院冲。

在内院门口,金忠被黄钟给拦住了。

“金大人,伯爷病了。”

“病了?”金忠狐疑的道:“不会是在躲老夫吧?”

黄钟正色道:“金大人,御医就在里面呢。”

金忠一听御医都出场了,急匆匆的回家叫人找了些好药材送去。

方醒是生病了,回来就浑身发抖,接着发烧。

御医诊脉,给出了落水受凉兼受惊的结论,旋即开了方子让方杰伦去找药。

方醒躺在床上面色发红,但神志清醒。

张淑慧担忧的数落道:“夫君怎会落水呢?这天气的湖水能把骨头都冻成冰渣子,夫君不想着自己,也得想着妾身小白,还有两个孩子呢!”

小白也说道:“少爷,平安走路都走不稳呢!”

两个婆娘这是形成统一战线了还是怎地?

幸好两个孩子没在啊!不然这当爹的脸都没了。

“爹!”

方醒捂着额头侧脸,不禁无语。

就在门边,土豆正带着平安在看着他……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