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34章 你的书院开不了几年

第434章 你的书院开不了几年

“方醒,听说你被禁足了?哈哈哈哈!”

方醒正在书房中和黄钟研究把书院建在哪里,听到这个肆无忌惮的笑声后,皱眉道:“汉王来了,罢了,等明日再说吧。”

朱高煦看来最近的日子很是舒坦,满面红光的。一进来就吆喝道:“近日秦淮河边可是来了不少新人,方醒,跟本王去走走?”

走你妹!

方醒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道:“王爷这是想让我抗旨吗?”

朱高煦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香蕉,撕开后两口下肚,然后拍着肚皮坐在方醒的对面。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朱高煦先破功,他叹道:“方醒,你不够意思啊!”

“王爷,我可没啥对不住你的地方。”

方醒知道这货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马上就打起了精神。

朱高煦指指方醒,一脸鄙夷的道:“你把解缙弄出来干嘛?你不知道他是我的大仇人?”

解缙当年是坚定的太子党,性子又直接,所以多次得罪了朱高煦。

方醒不屑的道:“可解学士也是被你给弄进诏狱的吧,关了这么些年,最后还被革为庶民,你赚大了好不好。”

朱高煦讪讪的道:“当年解缙恃才傲物,本王就看不惯他,于是就和父皇说了几句,他就被贬了。”

方醒诧异的看着朱高煦,心想这货自从改邪归正之后,这态度居然大变。若是以前,肯定会大肆抨击解缙是如何如何的包藏祸心。

“看什么看!”

朱高煦瞪大了眼睛,然后起身道:“我就是来看看解缙死了没,没死我就回去了。”

方醒的心中一动,就忍笑道:“好,那我带你去吧。”

你想和解缙握手言和?呵呵!

到了解缙的门外,方醒把小刀叫出来,然后伸手请朱高煦进去。

朱高煦昂首挺胸的大步入内,边走边喊道:“解缙,本王看你来了。”

“我们走。”

方醒赶紧和小刀躲到了外面去。

果然,过了一分钟不到,朱高煦就灰头土脸的出来了。他站在院外,冲着里面喊道:“解缙,本王是怜你,可你这般的不识好歹,你看胡广还愿不愿和你做亲家!”

啧!

方醒头痛的看着朱高煦,心想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滚!”

解缙在里面喝骂了一声,方醒赶紧让小刀进去看看。

“你要是把解学士气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感谢你!”

方醒调侃了朱高煦一句。

“老爷,杨士奇来了。”

这时方杰伦进来禀告道。

朱高煦一跺脚,骂道:“特么的!都是老乡,胡广来了没有?本王走了!”

大明开国以来,江xi,特别是吉安府出了许多人才,堪称在明初独领风骚。

杨士奇和解缙是老乡,可胡广却和解缙差不多是邻居。

黄钟也来了,他看到朱高煦匆忙离去,就轻声道:“老爷,这胡广受教于解学士的父亲,两家相距不远,关键是……”

方醒眯眼笑道:“关键胡广是顶着解缙坐上了大学士的宝座,而且两人还是儿女亲家。可惜了!”

“德华……兴和伯。”

杨士奇匆匆被引进来,看到方醒就有些着急,连称呼都乱了。

“大坤怎么样?”

大坤就是解缙的字,方醒指指里面道:“先前还好,只是刚才和汉王吵了一架。”

“得罪了。”

杨士奇拱手匆匆的进了小院。

一进去,就看到解缙正气呼呼的坐在床上,小刀递了杯水他也不接。

“大坤,可无恙?”

解缙别过头来,看到是杨士奇后,脸色稍缓:“士奇兄,果然只有你才是宽厚人。”

解缙被放出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金陵城,可到现在为止,就只有汉王和杨士奇来看他。

“人情冷暖啊!”

杨士奇坐在边上,看到解缙面色稍好,就安慰的道:“大坤,既然出来了,那就好好的休养,闲时可以与兴和伯探讨些学问。”

“他是读书人?”

解缙讶然道,毕竟在他进诏狱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方醒这号人。

杨士奇抚须笑道:“兴和伯可是太孙之师,大坤你可别小看了。而且此次亏得太孙和他出手,不然你……”

朝中不少人都从朱棣的处理中看出了猫腻,所以说解缙是不小心生病,那只能蒙蒙百姓和那些愚人。

“光大呢?”

解缙问道。

光大就是胡广。杨士奇面现难色,强笑道:“胡大人正在御前,应该晚点会来吧。”

解缙除了在有些事情上执拗之外,那是何等的聪明,他冷笑道:“光大这是怕被老夫拖累了,也罢,他的前程远大,老夫也不该拖他下水。”

“哎!”

杨士奇知道解缙有心结,所以就岔开了话题,聊了会儿后就走了。

“老爷,这人不知好歹,要不就送还给太孙吧。”

辛老七觉得解缙太傲了,有些不满的建议道。

方醒摇摇头:“他可是天才,不是你家老爷我这种滥竽充数的家伙。”

解缙这等人在哪朝哪代都属于国宝级的人物,如果他的情商不是这般低的话,肯定能在大明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而不是如历史上的那般悲情。

“而且……我还想把这位留下来,不然书院去哪能找到这等大才。”

辛老七目瞪口呆的道:“老爷,难道您早就料到解学士会成这样?”

尼玛!我的用心有这般险恶吗?

方醒飞起一脚,笑骂道:“你个憨货!”

接下来就是朱瞻基来慰问了解缙,不过没敢说那些许诺的话,只是让他好生休养。

“德华兄,你的书院怕是开不了几年了。”

“为什么?”

方醒怒道:“难道那些人还敢阻拦我开书院不成?那就尝尝我方某人的拳头!”

朱瞻基急忙说道:“非也,德华兄,小弟是担心到时候迁都啊!”

哎呀!

方醒一拍脑门,懊恼的道:“我怎地把这事给忘了呢!”

不但是迁都,而且朱棣应该会在此后常驻北平府行在,到时候会不会把方醒也跟着提溜过去,这谁也不知道。

“修!”

方醒依然决定要修书院。

“到时候这里就是南边的中心!”

方醒雄心勃勃的道:“台州府的徐方达我看适合这个老师的位置,等我去信把他叫来。”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