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68章 军制的弊端

第1168章 军制的弊端

方醒眯眼看着前方,婉婉和土豆一起进来。

“赵王的事你最好别过问,不然外界会认为你在排除异己,至于造反,我想他不敢吧,毕竟手头上没有多少人。”

方醒胡乱的忽悠着朱瞻基。

不过想起北征时朱棣对朱高煦慈眉善目的模样,朱瞻基也只得忍了。

年轻人的耐心差,换做其他人,大抵会隐忍下来,去搜罗证据,去监控着朱高燧。

朱瞻基心中一凛,点头应了,准备把陈德这事给忘掉。

在没有成为太子之前,朱瞻基的头上有两层婆婆,所以他也只能仗着自己年纪小,犯些小错。

没错,就是犯些小错!

若是朱瞻基表现的完美无缺,那置他爹、太子朱高炽于何地?

“玄武卫之事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却不能用这种方法,否则是在为难陛下!”

方醒若有所思的道,在草原他弄了些东西给朱棣吃,而朱棣毫不犹豫的就吃了。

这是一种信任,在他周遭都是敌人的情况下,这等信任尤为难得。

“书院若是失去了陛下的庇护,挡不住朝野汹涌的物议。而我若是失去了陛下的庇护,天下文人都想要我的命,所以,我不想失去陛下的庇护。”

方醒的话很直接,可朱瞻基却认同了。

“我从小就被立为皇太孙,同样是靠着皇爷爷的庇护,否则想取而代之的……罢了,此事不提也罢,德华兄,你说说还有何办法。”

方醒悠悠的道:“武学!”

“武学?”

朱瞻基有些诧异,武学是朱元璋所设立的,在前几年被朱棣给废掉了。

“对,武学!”

方醒起身活动着身体,说道:“我不知道陛下为何要废掉武学,难道是想重兴将门吗?”

朱瞻基的面色一整,“德华兄,将门之事不可重提!”

将门就意味着垄断!

“现在不是将门吗?”

方醒反问一句,让朱瞻基有些无言以对。

想想那些世袭的职位,那出来不是垄断是什么?

“以前武学在时,那些将官子弟必须要入学,学不好就滚蛋,可如今只有世袭,却无学习,出来的那些人可值得信任?”

“若是不值得信任,大明为何要养着他们?”

方醒对这等世袭爵位下的糜烂非常的不以为然,“我也有私心,我更爱自己的子女,所以我想尽力让他们对大明有所益处,若是不能,那就是米虫,休想得到爵位!”

“老子吃了俸禄儿子接着吃,孙子接着吃,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特么的!吃垮了大明对谁有好处。”

方醒难得发一次牢骚,朱瞻基只是含笑听着。

“那些将官不能世袭,否则就是在自废武功!”

不可否认,这种制度下依然出了戚继光这样的大将之才,可大明那么多年,那些将官子弟中出现了几位戚继光?

更多的是文恬武嬉,集体沉沦。

“武学啊……”

可要想恢复武学……

“学生们是谁?”

这个很关键,若还是那些将官子弟,那实际上还是将门的雏形。

方醒无奈的道:“最好当然是良家子,可你知道的,大明的军户制度在这了,谁愿意从军?”

大明的军户制度实际上就是在变相的制造将门和兵门。

“老子是名将,儿子兴许更适合去做生意,所以这种把一个人的子子孙孙都固定在一个职业的作法,我认为是不可取的,得,这事要不你去和陛下说说吧,我就不去了,免得挨骂。”

方醒毫不客气的把锅甩给了朱瞻基,自己却逍遥的去了书院。

书院中,关于李嘉从军的事还在是议论的热点,方醒进了教室就被学生们追问看法。

学生要大胆的向老师提出问题,甚至是质疑,这是方醒允许的权利。

所以他必须要解答。

看着这些满是朝气的学生,方醒说道:“这个要看个人的抱负,一样米养百样人,有的人想平安度过一生,有的人想过上好日子,这些都无可厚非。”

“你们也可以。”

方醒不喜欢强行把学生的未来,用某些高大上的理想给绑住。

“我的学生,他就算是想回家守着媳妇孩子过日子,我也不会反对。”

学生们都有些惊奇和兴奋,这可是和主流思想相违背的说法啊!

方醒看了边上的解缙一眼,笑了笑,说道:“马苏以举人之身去了兵部历练,没有品级,就是一个小吏,可他却甘之如醇,这一点我很欣慰。”

“至于李二毛,他的选择更是让我欣慰。为何?”

方醒说道:“我希望你们富于冒险精神,不要畏惧前路的坎坷和不明朗,大胆去做,失败了也不要怕,从头再来罢了!”

方醒说完就往讲台下走,有学生起身道:“山长,您还没说李嘉从军的事呢!”

方醒回头道:“此事我可以说说,不过我更希望你们独立思考一番,不管结论是什么,总会对你们有好处。”

走出教室,方醒对一起出来的解缙说道:“他们的年纪不小了,我说的再高尚,再忧国忧民,可我相信他们转头就忘,那何不如让他们自己去思索,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都不会意外!”

方醒是不意外,因为他的胸中充满了愤怒!

“这该死的军户,若是不改,军中就别想招到好兵!”

解缙无奈的道:“那是祖制,再说若是没有勾选和军户,大明从哪去招军士?”

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唯一的方法就是取消军户的户籍限制,并提高待遇。

可这难度……

方醒郁闷,就回家带了家丁去找朱高煦。

……

汉王府豪奢,而且是好不避讳的豪奢。

张天静对方醒的态度有些热络,一路介绍着汉王府的建筑物。

“那大殿就是殿下在雨天时练武的地方,那柱子都换过好几次了。”

“这边是殿下夏日乘凉饮酒的地方,荷叶飘香,鱼头攒动,再来点风,不亦快哉!”

方醒看着那个水榭,随口道:“里面的鱼可好钓?”

这等煮鹤焚琴的话按道理应该是要被鄙夷的,可张天静却叹道:“殿下没耐性,鱼竿都被折断了十几根。”

“没有情调的家伙!”

方醒眼馋的道:“等哪日在家中也弄一个湖,夏日泛舟湖中,睡一个午觉,那滋味肯定不错。”

“方醒!哈哈哈哈!”

正说着,一艘中等画舫驶来,船头上站着朱高煦,身后还有几个娇滴滴的女人。

“哎!你家王爷好享受啊!”

等画舫靠岸,方醒和张天静上去,朱高煦已经乐不可支了。

“方醒,本王此次北征没杀过瘾,你说说,还有哪边要厮杀的!”

方醒心中郁闷,随口道:“殿下,海外,海外还有不臣。”

看到方醒一坐下就拎着酒壶灌酒,朱高煦大乐,坐在他的对面,笑道:“你也有吃亏的一天?哈哈哈哈!”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