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7章 为民除害小伯爷

第1137章 为民除害小伯爷

还有一位盟主‘风清星稀月朗’的加更,今日怕是不行了,码字多了脑袋发蒙,只能明天再加更,希望谅解!

......

一夜好睡,第二天,方醒才将起来,揉着眼睛准备去洗漱,就看到张辅一脸严肃的去了朱棣的大帐。

方醒好奇的走出去看了一眼,大帐外此时已经被侍卫们包围了,个个的表情就像是死了亲爹似的。

方醒的心中一个咯噔,脸也不洗了,小跑着过去。

“兴和伯止步!”

王福生伸手拦住了方醒,面无表情的模样显然是在公事公办。

方醒咬牙道:“陛下可是身体不适?”

王福生摇摇头道:“下官不知,不过且等禀告。”

王福生进去了,方醒在外面不安的左右走动着,他觉得朱棣不该在这时候去了。

去不得啊!

朱棣要是现在去了,他和朱瞻基将会面临着严峻的局面,那些儒家子弟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了。

……

北平,自从朱棣率军走了之后,这座城市的空气中仿佛都多了些自由散漫。

朱高炽居于宫中,每日处理政事倒也轻车熟路。

正让人把近期的奏折和自己的处理意见一起打包送往北征大军处,夏元吉来了。

夏元吉很有耐性的等待着,直到殿内只剩下了朱高煦和他两人,连梁中都去了门外,这才说道:“陛下在龙门突然丢下大军,轻骑而去,至今没有消息传来,殿下,城中已经有了些谣传,这不是好兆头。”

朱高炽疲惫的揉着眉心道:“父皇用兵如神,这倒是无需担忧,外间的谣言本宫自会让五城兵马司和东厂的人去处置,只是……”

用东厂,那就是朱高炽在展示自己的坦荡,而更多的事他却不能做了,否则朱棣回来会收拾他。

夏元吉点头起身:“殿下,粮草目前还只能送到龙门,陛下的消息一日不至,城中还得要多些麻烦,最好还是杀鸡儆猴啊!”

夏元吉是朱棣留下来辅佐朱高炽的,还有杨士奇和金幼孜,所以他的建议可以撇清朱高炽的责任。

朱高炽沉吟了一下,说道:“罢了,让人去警告一番,若是没用,再拿人也不迟。”

夏元吉垂眸点头,心中却知道朱高炽还是在装傻。

有一位强势的皇帝爹,朱高炽也算是命苦,这个太子当的摇摇晃晃的,好在多年下来,也没有被撼动过根基。

夏元吉出来,看着阴霾的天空,只觉得和自己的心情一个样。

……

孙祥的心情永远都是那般的一尘不染,至少表面上如此。

手中数着佛珠,低眉顺眼的孙祥让人觉得就像是个慈祥的大叔。

“那些人都盯住了?”

“盯住了。”

孙祥从炕上下来,手中依然在数着佛珠,语调几乎没有任何变动,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在说话。

“陛下北征之后,总有些不安分的人在背后鼓捣,哎!佛也有怒目金刚啊!”

孙祥摇摇头道:“去吧,拿了那些人,严加讯问,看看背后都是谁在捣鬼!”

……

北平城中的气氛有些诡异,第一鲜的生意依然火爆。

叶青就在一楼的柜台后面坐着,左手拿着账册,右手飞快的在算盘上拨动着。

“掌柜的,有人来了。”

在酒楼干的时间够长,你就会有一双慧眼,一眼能看出来人的大致身份,准确率少说有六成以上。

听到伙计的话,叶青抬头,看到十多个男子走进来,目光梭巡,就问道:“敢问几位来此有何贵干?”

这些人的腰间鼓鼓囊囊的,而且目光严厉,一看就不是来吃饭的。

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他低声道:“叶掌柜,本官奉命拿人!”

叶青的眸色一紧,眯眼道:“东厂的?那便去吧。”

男子指指楼上,那些大汉都缓缓上楼,逐一分辨下来的人。

“叶掌柜好眼力,不过第一鲜却不肯让我们进驻,这是何意?”

叶青淡淡的道:“有四海集市还不够吗?吃饭的地方就得放松,再说前几日那些进了包间,却一毛不拔的人是谁?若不是看在东厂的份上,哪有这样干坐着的。”

男子背靠柜台,目光在大堂中转动,淡淡的道:“孙佛说了,不许仗势欺人,如若不然,难道我东厂的人就不能吃一顿吗?”

叶青挑眉道:“当然能,只是到时候账单送到东厂去,想必孙佛会乐意结账的吧。”

“跪下!都跪下!否则格杀勿论!”

这时楼上传来了吼叫,叶青说道:“还请大人莫要惊扰了无关人等,小心莫要把第一鲜砸了,否则我家老爷想必会很乐意去找孙佛算算这里面的账。”

男子冷笑道:“东厂奉命行事,难道还要顾忌着一家酒楼不成?”

叶青笑呵呵的道:“那你尽可试试。”

气氛陡然紧张,男子回身盯着叶青,眼中利芒闪过。而叶青却笑吟吟的,风度甚佳。

这时门外有人进来,却是叶青认识的,他警告的瞥了男子一眼,迎过去道:“可是夫人来了?”

方二摇摇头说道:“大少爷来了。”

叶青陡然一惊,急忙走到门边相迎。

今日天气不怎么好,可当土豆下车后,身前家丁,身边铃铛的排场还是让周围的人为吃惊。

这谁家的孩子?居然这般讲究。

“大少爷。”

叶青带着伙计们整齐的喊道。

土豆严肃的点点头,然后迈着小短腿进了大堂。

进入大堂,土豆第一眼就看到了柜台前的那个倨傲男子,又听到楼上有人哭喊,他皱眉道:“你是谁?”

男子纹丝不动的道:“见过小伯爷,在下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土豆点点头,带着铃铛走近,突然喊道:“铃铛,咬他!”

瞬间一团黑影就扑向了男子,措手不及之下,男子的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咽喉,然后就听到了自己手臂处发出啃骨头似的的声音。

“铃铛回来!”

这是土豆第一次叫铃铛咬人,看到铃铛凶狠的咬住了男子的手,他不禁有些慌了,急忙召回了铃铛。

铃铛的嘴角还带着红色回来,男子扶着自己的左臂,咬牙道:“好!好得很!兴和伯……郡主?”

大门处,婉婉在一群太监嬷嬷的陪同下走进来。

看到铃铛嘴角的红色,婉婉皱眉道:“土豆,下次可不许让铃铛伤人。”

土豆嚷道:“姑姑,他们在楼上打人,我是为民除害。”

“小的魏青,见过郡主。”

男子忍痛躬身。

瞬间目光都集中在了婉婉的身上,她透过面纱道:“我要在这里吃饭。”

魏青赶紧打个呼哨,旋即楼上那些大汉们马上带着人犯下来。

叶青笑呵呵的道:“魏大人,到处都是这等无所事事,专门嚼舌头的人,你不去别处抓,真是看得起我第一鲜啊!”

魏青只觉得左臂剧痛,他满头大汗的道:“此处有散播谣言的头目在,告辞了!”

人被带走了,叶青晒然一笑,然后请了婉婉和土豆上楼。

这里是文人的死对头,大明兴和伯方醒的产业,幕后人傻缺了才会在这里议事,不过是东厂的人对方醒一直不肯开放第一鲜作为他们的活动基地的报复罢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