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28章 下雪就是动手的讯号

第428章 下雪就是动手的讯号

方醒揉揉大娃的头顶,冲陈三才和桂花拱手道:“这几日麻烦老哥和大嫂了,方醒告辞。”

陈三才呐呐的搓着手,不敢看方醒的眼睛。

“您真是兴和伯?”

桂花大胆的看着方醒,把大娃牵过来,要带着他磕头。

方醒含笑侧身道:“大嫂可千万别,方某这就告辞了。”

桂花惆怅的看着方醒出了大门,对过来的陈三才道:“你说咱们居然没看出来,要不然把家里的鸡都杀光了也值啊!”

陈三才看着被人带出去的汪石柱,叹道:“那又能怎样,总归日子还是咱们自己过出来的。”

桂花恹恹的道:“那我去收拾收拾。”

陈三才牵着大娃,想起汪石柱这下彻底完蛋,以后自家总算是能安稳度日了。

“夫君!”

里面的桂花突然惊叫了一声,吓得陈三才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厢房里很整齐,除去有些烟火味之外。

桂花正站在床边,被褥被揭开。

“夫君,你看!”

陈三次看着桂花手中的那块银锭,呼吸急促的道:“哪来的?”

桂花指着掀开的被褥,惊喜的道:“就在这下面找到的。”

陈三才忍住激动的心情,接过银锭看了看,差点落泪的道:“是兴和伯留下的啊!”

留下这么一笔巨款,让陈三才夫妇激动的差点落泪,可方醒却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这位兄弟叫做沈阳,在锦衣卫做事。”

贾全给方醒介绍了边上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在马背上拱手道:“下官沈阳,锦衣卫副百户,见过伯爷。”

方醒点点头,打量了一眼后笑道:“小沈这名字倒是有趣,可是沈阳城的人吗?”

沈阳在元朝时叫做沈阳路,到了明朝,现在已经修建了砖墙,叫做沈阳中卫。

沈阳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正是,伯爷,近日纪纲在查解学士的案子,几乎是查了个底掉,看着有些焦急。”

方醒垂眸,心中再无疑虑。

“纪纲这是要准备对解学士动手了,殿下那边怎么应对?”

方醒从容的问道,虽然天色阴沉,可却没有下雪。

贾全让沈阳先走,然后说道:“殿下经过伯爷您的提醒后,就已经在关注了,只是纪纲没有动手的迹象,殿下也不好出手啊!”

方醒笑道:“那无碍,纪纲要动手总是有迹可循的,他得找个理由,不然陛下肯定会把他扔锅里煮熟了喂狗!”

“下雪了!”

小刀在后面突然喜道。

“咦!真的下雪了。”

“这可真是个好兆头,明年的收成错不了!”

一行人都心情不错,只有方醒,他伸出手去,接了一瓣雪花。

仰头看去,前日还是令人心醉的蓝天白云,此时已经阴沉沉的一片。

“这是有大雪啊!”

一路到了聚宝门,方醒让小刀回家报信,他就带着辛老七去了东宫。

到东宫的门口时,雪已经很大了,台阶的两旁全是水渍。

梁中一边带着方醒进去,一边唠叨道:“太子殿下去了乾清宫看情况,太孙殿下正在里面。”

到了里面,朱瞻基正在皱眉看着一张纸,上面记录着解缙在永乐朝犯的事。

“德华兄,解学士天资不凡,就是……性子直了些。”

方醒叹息着,解缙可不止是性子直了些,而是直的没有转弯的地方。

当年朱元璋就很欣赏他,直接让他在自己的身边侍奉。明眼人都知道,只要解缙不出差错,此后的仕途几乎没有谁能阻拦。

可解缙却是胆大到了没边的程度,刚当官,马上惹怒了兵部上下,被搞得灰头土脸的下放了。

可这位大哥还是不省心,朱元璋开始动李善长的时候,谁都知道这是一件大案,涉及的因素非常复杂,没人敢去置喙。

可解缙居然代替别人上疏为李善长求情,这下朱元璋总算是知道了这位神童的根底。

情商不够啊!

不过朱元璋还是挺欣赏他的,所以只是叫来了他的父亲解开,让他带解缙回家,十年后再来。

朱元璋对待解缙几乎和子侄般的关爱,可这位还是辜负了他的关爱。

“德华兄,你认为纪纲会怎么下手?”

方醒眯眼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缓缓的道:“等!”

“等?”朱瞻基不解的道:“等什么?”

“等纪纲出手!”

方醒淡淡的道:“纪纲不敢私下动手,必然要在陛下那里找个借口或是理由,否则他就死定了!”

朱瞻基也了然道:“解学士虽然人在诏狱,可皇爷爷这段时间已经提起过他几次了,好像有些怀念之意。”

方醒幽幽的道:“这就是纪纲要下手的动机啊!”

“你想想,以解学士之才,出来后要是陛下那边任用高位,那纪纲还坐得住吗?”

纪纲干的坏事很多,可在朱棣没有动静之前,谁也不敢去弹劾。

“可解学士敢啊!”

朱瞻基也是无语了,解缙本就和纪纲有仇隙,见不惯纪纲很久了,他如果出来,纪纲真得要担心被解缙掀老底。

没等多久,朱高炽就回来了。

一进来,朱高炽就挥挥手,梁中马上就赶走了所有的宫女内侍。

等人都走后,朱高炽坐在椅子上,疲倦的道:“纪纲方才来了。”

方醒的双拳握紧,淡淡的道:“殿下,可是提及了解学士?”

朱高炽跺跺脚,眼中有些纠结之色,“方才纪纲送上了囚籍,解缙在最后,可父皇还是看到了。”

嘶……

方醒的身体后仰,倒吸了一口凉气。

“纪纲这是有意把解学士放在后面,如果陛下未曾提及他,那么大概他动手的时间会晚一些。”

朱高炽摇头道:“父皇看到了,说了一句解缙还在啊,脸色有些缓和。”

要动手了!

方醒回身看着外面已经开始在地面积蓄的雪,起身道:“殿下,纪纲要动手了!”

“为何?”

朱瞻基问道:“纪纲应该不敢马上动手的吧?”

方醒苦笑着,心想纪纲要真杀了解缙,哪怕不是朱棣的意思,可有那么一句话在前头,纪纲就有功无过。

陛下!臣这不是在为您清扫垃圾吗?

“陛下以往可曾……暗示……”

方醒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朱高炽眼中的怒色。

“好一个纪纲!”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