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0章 朱棣教子

第1110章 朱棣教子

吴跃倒霉了,被方醒勒令一个人把这些刺刀打磨上油。

“老吴,慢慢的磨,手上千万别起泡啊!到时候你骑不得马,就留在北平吧。”

方醒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也不省心,去装一车!”

我?

沈浩指指自己,方醒作势要起腿,他这才往边上跑。

王贺看着热闹的军营,有些沮丧的道:“兴和伯,此次去兴和一线,咱们就只能看着他们打了。”

太监是最喜欢立功的,因为立功越多,以后累计起来的好处就越多。被割了那一刀之后,他们的功名心比普通人都重。

“必要时咱们也可以从左翼进攻嘛!”

方醒心不在焉的敷衍着,他想起了刘瑾。

刘瑾如果不是阉人,那他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可以当首辅了。

就因为他是阉人,是皇帝的代表,所以史书上就成了恶贯满盈的狗太监。

至于说他贪腐和想造反的,那理由让人想发噱。

就如同是魏忠贤一样,文官们容不得权利旁落,更容不得权利落入皇帝的手中——哪怕那人是个太监,只是皇帝的代言人!

王贺没看出方醒的心不在焉,喃喃的道:“没了咱们,谁来保护陛下?就凭那三脚猫的玄武卫?那就是个坑!坑人的坑!”

“嗯,是个坑!”

方醒点头同意,朱棣这次居然不带聚宝山卫,也不带玄武卫,这是想证明去掉这些新式火器的军队,他依然能削阿鲁台吗?

……

朱瞻基也有这个疑问,不同的是,方醒不能问,而他敢。

“皇爷爷,您为何不带聚宝山卫或是朱雀卫跟着呢?”

朱棣正在看物资数据,表格和数字一目了然,很清爽。

闻言他放下册子说道:“你可知聚宝山卫为何还没改名吗?”

按道理聚宝山卫都搬到北平来了,是该改个名字,可聚宝山卫还顶着个金陵的地名满世界乱跑。

朱瞻基摇摇头,这个他真是不知道。

朱棣露出了些得意的神色,然后正色道:“聚宝山卫的名头在草原上不小,留着这个名字,只要他们在兴和一蹲,除非阿鲁台敢全军压在野狐岭一线,否则可保无虞。”

朱瞻基点点头,就这么被忽悠走了。

等他一走,朱高炽正好来听训话。

朱棣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良久才说道:“朕走之后,你要小心南方。”

朱高炽的政治手腕从不缺乏,闻言就诧异道:“父皇,他们不敢吧?”

“小心无大错!”

朱棣冷哼一声,“兑换银子一事他们就已经很不满了,山东之事更是在南方引发了骚动,你记住了,大明不是那帮子文人的!你若是跟着朱允炆学,那是找死!”

朱高炽老实的道:“是,父皇。”

“朕知道你心中不服,不过也罢,你且想一想,你以后就靠着那帮子文人出谋划策,管理大明,你觉得大明会变成什么样的?”

朱高炽马上表示惶恐,同时觉得自己的皇帝老爹肯定能长命百岁。

朱棣却不买账,冷冷的道:“文人的那一套你皇爷爷当年见识了不少,立国之初也曾信任有加,可后来如何?”

后来的事没啥说的,杀!然后朱元璋把丞相这个职位给取消了,自家来。

“前唐是世家门阀在和帝王争夺权力,而前宋的帝王主动退让,这下文人们吃到了甜头,懂吗?”

朱高炽默然。

朱棣咬的牙齿作响,怒道:“吃过了甜头,谁会去吃苦头!蠢货!”

“他们总说什么上古之治,骨子里想的就是和帝王平起平坐,而后就要坐在帝王的头上作威作福,连这个都看不透,你这个太子还做个屁!”

朱棣发怒,朱高炽马上跪地请罪。

朱棣气咻咻的在转圈,指着朱高炽骂道:“你就学了些文人的手腕,可却见不得人!朕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啊!为君者要大气,做事无需缩手缩脚,行事正大光明,错了也无妨!可你呢?就喜欢转个弯,玩弄权术,那是帝王吗?”

朱高炽唯有俯首认错。

“滚!”

朱棣的耐心在朱高炽的身上得到了体现,如果刚才换做是别人,估摸着镇纸就飞下去了。

这一夜乾清宫的灯亮到了丑时末……

……

要出发了,方醒舍不得两个儿子,抱着亲了又亲,看的张淑慧和小白心酸。

而邓嬷嬷和秦嬷嬷却觉得没见过哪家贵人这般宠溺孩子的,这位伯爷真是……和老百姓一个样啊!

土豆羡慕的看着方醒一身盔甲,嚷道:“爹,我也想去!”

方醒瞥了张淑慧一眼,然后说道:“你娘同意你就能去。”

“娘!”

方醒看到张淑慧被土豆缠住了,这才抱起平安。

“小平安,爹去打坏人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好不好?”

平安的眼睛大大的,眸子黑黝黝的,就这么看着方醒。

“这孩子的话还是太少了。”

方醒交代道:“小白,你平日里还是要多和他说话,咱家可不能出一个闷葫芦。”

小白应了,然后逗平安道:“平安,快叫爹啊!”

平安的表情平静,就在方醒失望之时,他突然伸手在方醒的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开口道:“嘚嘚!”

哪怕是不标准,可方醒依然满足了。

……

朱瞻基也要走了,他先去拜别父母。

太子妃自然是抓住他唠叨了半晌,都是让他注意安全的话,翻来覆去的说。

而朱高炽却只是淡淡的道:“你在兴和一线不可懈怠,草原人狡诈,骑兵多,若是遭遇突袭,不要去拼命。”

好吧,这也是一种另类的关心,朱瞻基只能领受了。

“大哥,这是平安符。”

婉婉的关心总是这么实在,如果她没有拿出另一张平安符的话,朱瞻基就觉得圆满了。

“大哥,你记得让方醒戴上哦!”

仰起的小脸上全是信赖,朱瞻基只得应了。

回到自己的太孙府,胡善祥带着一帮子女人已经等着了。

“望殿下早日凯旋归来!”

胡善祥第一个福身,孙氏在福身的过程中瞟了朱瞻基一眼,她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不舍。

朱瞻基扶住胡善祥,看着那些女人说道:“你等在京要谨守本分,听从太孙妃的管教,不可生事!”

“是,殿下。”

莺莺燕燕的一群女人,娇声一片。

可朱瞻基却没有享受的感觉,因为胡善祥的面色平静。

不过孙氏的担忧之色却给了他安慰,所以他对着孙氏微微一笑,旋即离开。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