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03章 进谏,疑心

第1103章 进谏,疑心

宫中在炼丹!

行刑的第二天早上,传闻宫中炼丹的烟雾在宫外都能看到。

“披甲!”

方醒听到这个消息后,冷着脸命人取来甲衣,张淑慧和小白在边上不敢说话。

这是要去干啥?杀人吗?

土豆歪着脑袋在边上看着,突然嚷道:“披甲!披甲!”

张淑慧过去捂着他的嘴,小声道:“小心你爹揍你。”

在家中,方醒从未展现过这等杀气腾腾的气势,今儿算是开先例了。

披甲完毕,方醒回身道:“为夫进宫一趟,你们且安心。”

看着方醒大步而去,小白含泪道:“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可别被下了诏狱……”

“住口!”

张淑慧低喝一声,然后说道:“历朝历代都有帝王服用丹药,可哪个长寿了?为臣者当勇于进谏,这可是青史留名的事!”

小白的眼泪落下来,哽咽道:“可是……可是我不想少爷青史留名。”

“为什么?”

虽然张淑慧也在担心,担心朱棣发疯把方醒弄进诏狱,和黄淮、杨溥等人作伴。可这时候却拦不得,按照古时候的规矩,这时候妻子应当为夫君贺。

小白抽咽道:“少爷说了,青史留名的,多半都死的惨。”

……

方醒喝住了想跟着一起去的辛老七等人,独自上马进城。

一人一马,还身披盔甲,守门的军士看到这样的方醒,还以为是哪里爆发战事了。

到了皇城外,这次不一样了,因为方醒腰间有刀。

“兴和伯,求见陛下也该把刀给解了吧?”

方醒点点头,把刀解下来,可他的神色太过严肃,以至于去禀告的人都不知道该什么说。

“陛下,兴和伯看着像是……赴死,对,就像是赴死。”

朱棣诧异,然后冷笑道:“那竖子可是来杀朕的吗?朕许久未曾动手,让他进来!”

金幼孜的眼中闪过无奈,然后出班道:“陛下,臣等可否告退。”

“退什么?难道你们怕那竖子杀人?”

朱棣的火气来的莫名其妙,杨荣说道:“陛下,兴和伯怕是来进谏的吧。”

全副武装,这是来找茬的!

朱棣冷冷的看着殿外,杨荣倒也不觉得被挂在半空,从容的退了回去。

没等多久,方醒就进来了。

“你来作甚?”

朱棣问道。

方醒拱手道:“陛下,臣听闻宫中炼丹,敢请陛下把蛊惑之人告诉臣,臣斩其首以为后来者诫!”

“无礼!”

黄俨大胆的出来喝道:“兴和伯,陛下之事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方醒同样大胆的看着朱棣道:“陛下,仙道无凭,此等人就该杀之!”

还好,面色看着还好,没有中毒的迹象。

原来是这个啊!

这次连金幼孜都对方醒报以赞同的目光。

古来帝王都喜欢长寿,为啥?因为当皇帝太过瘾了,要是能永远当下去,那该多好啊!

那位酋长不就还想再活五百年吗?

“下去!”

朱棣手握镇纸,表情古怪。

方醒梗着脖子道:“陛下恕罪,今日若不能揪出那个包含祸心者,臣就在这安家了!”

肯定是朱高煦那个傻缺搞出来的事!

方醒在心中已经把朱高煦列入‘不可救药’的名单,发誓以后任他自生自灭。

“叉出去!”

朱棣终于是忍不住了,门外进来两名侍卫,为首的正是王福生。

两人扣住方醒的双臂就往外拉,方醒咆哮道:“陛下,所谓的仙丹都是毒药,不死都会变成傻子!”

“陛下!陛下!”

这声音慷慨激昂,杨荣几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老朱在卖什么药。

若是恼羞成怒,那今天方醒少说要挨一顿板子。

若是感其忠心,按照朱棣的性子,马上就会有赏赐下来,而且还会温言抚慰。

“陛下!陛下!”

王福生和另一名侍卫把方醒往外一推,就算是完成了叉出去的任务,然后两人站在殿外,挡住了方醒进去的道。

方醒悻悻的看着里面道:“是不是汉王送来的丹药?”

王福生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概不知。

方醒在殿外盘恒不去,里面的朱棣却面沉如水。

“六部尚书罚俸三个月。”

呃……

金幼孜瞟了杨荣一眼,心想你老哥这次稳了。

这一棍子估摸着能把六部尚书打蒙,至于原因……

“兴和伯,殿下召你。”

俞佳突然现身殿外,和王福生相互笑了笑,然后带着方醒走了。

那侍卫突然说道:“大人,今日好像只有兴和伯进谏啊!”

王福生板着脸道:“不要谈论这些,小心给自己招祸。”

……

方醒跟着俞佳过去,东转西转几圈,到了文华殿的外面,朱瞻基已经在那里了。

“什么意思?”

到现在,方醒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

朱瞻基目视左右,俞佳就走到了前方去巡查,然后他才低声说道:“没有丹药。”

“没有丹药?那外间怎么传的沸沸扬扬的?”

按照方醒的了解,如果这事儿是谣传,那朱棣肯定会大发雷霆,此时东厂和锦衣卫的人肯定被踢着屁股满城寻找谣言的源头。

“东厂今日听说还在聚会,庆祝他们此次在山东立下了大功。”

方醒盯着朱瞻基说道:“是不是有隐情?”

朱瞻基不自在的道:“那火是婉婉点的,只是一个火头罢了。”

方醒仰头看着朱瞻基,冷笑道:“婉婉都多大了,你说她点火我是不会信的,此事必然是有人在背后蛊惑。”

朱瞻基无奈的道:“丹药汉王叔已经给了御医,然后婉婉也在炼制丹药。”

方醒马上就懂了,他活动着因为披甲而有些发酸的肩膀道:“陛下的意思?”

朱瞻基点点头,“皇爷爷想趁热打铁,看看那些人会是什么反应。”

“然后呢?”

雄主的疑心都重,老朱才将杀了一百多名官吏,如今又在挖坑埋人,方醒很无语。

朱瞻基欣慰的道:“到现在为止,除去几名学士之外,六部就夏元吉和金忠上了奏章反对,刘观没上奏章,可听说他正在发动都察院的御史们,准备来一波大的。”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合着就我一个人来进谏啊!还是杀气腾腾的。”

朱瞻基笑道:“是,不过此事还得要保密,不然皇爷爷可会让咱们吃苦头。”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