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27章 胡无人,汉道昌!

第427章 胡无人,汉道昌!

辛老七和小刀觉得方醒有些怪,既然是来散心,那么就该出去走走。可自从那天早上出去了一趟之后,方醒就在厢房里呆着,找来纸笔写写画画的,已经有两天了。

厢房中,方醒咬着笔杆,想了想后,在纸上书写起来。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中于天地者为中国!

这就是先人对自己的认知!

华夏?

还是汉人!

方醒摇摇头。

汉人的自称来自于汉朝几百年的兵锋,外族称呼大汉的军队为‘汉兵’,大汉的使者为‘汉使’,而大汉的百姓则是‘汉人’……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大汉对外战争的赫赫威名,没有武力作为保证,就像是以后,别人想怎么称呼你就怎么称呼你,你还得接受一个瓷器的名字。

先武而后文,没有武就没有文!

而大明北有草原异族在虎视眈眈,南有倭寇会在以后的岁月中从袭扰变成了窥视。

终究还是要用枪炮来说话呀!

民族性来自于自豪和荣誉感,而自豪和荣誉感不但来自于生活的稳定和提高,更关键的是对外战争的不断胜利。

“胡无人,汉道昌!”

方醒把笔一丢,把那些纸全都用火点燃,烧成灰烬。

辛老七和小刀在外面和陈三才聊着闲话,外面却有人在敲门。

说是敲门,不如说是砸门更恰当一些。

“谁呀?”

陈三才怒火冲天的问道。

“开门,是里长来了!”

陈三才的脸色一变,赶紧去开了门。门刚拉开一半,他就被推攘了几下。

“陈三才,有人说你这里窝藏了盗贼!”

门被重重的撞开,当先走进来一个高大男子,随后跟进来五六个民壮。一进来,他的目光一转,就指着辛老七喝道:“你等何人?可有路引?”

方醒出来时根本没说去哪,哪有什么路引!

“拿下!”

辛老七和小刀不过是迟疑了一下,这人就挥手喊道。

“住手!”

陈三才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哀求的道:“汪里长,他们都是贵人。”

男子的嘴角一翘,大义凛然的道:“什么贵人?贵人会在你家住了几晚?拿下他们!”

那些民壮都有些忌惮的看着辛老七手中的棍子,缓缓的逼了过来。

陈三才当时也没查验方醒三人的路引,想起后果,他怒道:“汪石柱,你这是公报私仇,我要到县里去告你!”

男子看到辛老七和小刀都做出了戒备态势,就冷笑道:“陈三才,你以为少交了那点粮真的没事吗?国法大过天,陈三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这时桂花抱着大娃闻声出来,看到汪石柱后,她嘶喊道:“这三人只是借宿,汪石柱,你要是敢抓我夫君,老娘就到应天府去告御状,告你收粮时动手脚坑人!”

大明的地方有里长,而里长的选拔多半是看哪家交的粮食多,然后挑选最多的十名出来,轮流担任里长。

而里长在这片地方几乎就是土皇帝般的存在,下面的甲首和粮长们都唯他马首是瞻。

汪石柱板着脸道:“胡言乱语,来人啊!连桂花也拿下!”

“是。”

桂花多少有些姿色,那些民壮一听这话就乐了,急吼吼的就向桂花冲去,想着揩点油也好啊!

“七哥!”

小刀忍不住了想动手。

辛老七知道方醒是私下出京,被御史知道了的话肯定要被弹劾,所以一直想忍下去。

可现在看来是忍不下去了啊!

“吱呀……”

就在辛老七想拿牌子出来时,厢房的门被打开了。

“吵什么?”

方醒拉开门,皱眉看着外面那些民壮,然后冲陈三才说道:“你这门该上油了。”

陈三才愕然的看着方醒,想提醒他这些是来抓人的民壮,可方醒的目光一转,盯着汪石柱问道:“老哥,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公报私仇,还有什么收粮的弊端,可对?”

陈三才的嘴动了几下,可最后还是颓然的垂首。

在陈三才看来,除非方醒背景深厚,不然汪石柱只需抓住他往上面一报,基本上都得倒霉。

当年有一个农夫在没有路引的情况下出了本县,结果马上被巡检司拿获,一问才知道此人的祖母病重,所以来不及办理路引去求医。本来这人是要被严惩的,可上面闻听此事后,感其孝心,这才网开一面。

而如果你出去没办理路引,只要有人发现后去告发,首告者会有一笔奖金,而知情不报者同罪。

所以方醒三人就属于无路引违法,而陈三才两口子就是包庇,和方醒三人同罪。

“老爷。”

方醒点点头走出来。

汪石柱狐疑的打量着方醒,看到方醒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后,他失笑道:“一个穷酸也敢装贵人?来啊!拿了去。”

方醒摇摇头,他知道在朱元璋时期下面的管理就很成问题,上面大贪,下面小贪。

按理杀了那么多年,应该好转了吧!

可没想到现在随便呆个地方,居然就会遇到这种在收粮时动手脚的事。

这边离金陵城很近,所以方醒估计他们不敢收太多的杂税,比如说什么装粮饭米之类的耗费。

那么多半就是大进小出了!

“老七,拿下!”

方醒随口吩咐道,然后走下台阶,看到大娃的脸色惶急,就笑道:“别怕,马上就好了。”

汪石柱被方醒的口气给气坏了,正准备叫人暴打方醒一顿,可辛老七却大步上来,拿出一个牌子道:“兴和伯在此,你等还不跪下!”

兴和伯?

汪石柱只看过县里衙役的腰牌,所以瞅了两眼后就笑道:“兴和伯会来咱们这种地方?你特么的……”

“啪!”

辛老七接过小刀刚从柴房中拿出来的长刀,一刀鞘就抽在汪石柱的脸上,打断了他下面的话,同时也打出了几颗大牙。

“你……”

辛老七暗恨他对方醒出言不逊,所以出手有些重,汪石柱捂着被抽肿的脸,含糊不清的喊道:“拿下……”

“伯爷,殿下急事找您!”

辛老七刚抽出长刀,小刀的右手也开始下垂,那些民壮都挥舞着木棍铁尺子……

贾全进来看到这幅场景,愕然道:“伯爷,您这是在操演呢?”

方醒笑骂道:“拿你来操演吗?赶紧收拾了这帮子家伙,不然这里就要见血了。”

说完方醒不再管这边,他走到大娃的身前,摸摸他的头顶道:“以后好好念书,孝顺你爹娘。”

大娃懵懵懂懂的点头,只觉得这个大叔的脾气好极了,而且还会给他糖吃。

“在下锦衣卫百户贾全,你何人?”

贾全亮出了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牌子后,汪石柱连脸上的剧痛都忘记了,只是向着方醒狂奔。

“伯爷,小的……嗷!”

辛老七一脚踢翻汪石柱,就过去和贾全交代事情。

“这人是当地的里长,估摸着收粮的时候下黑手被这家人闹腾了,所以公报私仇。”

贾全招手叫来一个手下,吩咐他去县里带人来。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