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2章 争执,熬鹰

第1092章 争执,熬鹰

上午去安装机器,刚回来,竟然坐在电脑前无从下手——大脑麻木!

有些乏了,疲惫感从内到外,无处不在!

嗯!冲冲均订,冲冲月票,有能力的书友就正版订阅一下!!!

有月票的书友若是觉得本书还行,就投一下!!!

......

朱高燧也觉得自己遇到方醒后才开始的各种不顺利,想着想着的,他目光凶光道:“那方醒平时就带着两个家丁就敢出门招摇,下手……杀了他!”

谢忱只觉得身心俱疲,劝道:“殿下,虽然只是两个家丁,可那辛老七乃是勇士,连陛下都想拢在身边的勇士,至于小刀就不用多说了,机灵,而且一手飞刀出神入化,还没近身就完了。”

……

商铺交接完毕,那些人稀奇的在水泥楼房里转来转去,然后开始研究怎么布置。

这种时候就得看谁的反应最快了,方醒和朱瞻基往外走时,就看到一个男子挨家递纸条。

“小的黄老实,柜台、门框什么都能打造,若是老爷您还想把这店铺弄清爽些,小的手下还有十多个徒弟,保证干的漂漂亮亮的。”

男子笑的老实,这家商铺的掌柜也是笑眯眯的问着价钱,一看事情就有谱。

谁都想抢下第一个开张的名头,大吉大利啊!

而且听说连皇帝都在关注这边,咱们要是弄个第一,说不定还能进入他老人家的视线之内,太划算了有木有!

这位黄老实只要能拿下三家生意,就能抵得上平时的半年。

朱瞻基感慨的道:“这就是利之所在啊!”

利益就是驱动力,人类的进步离不开这个。

前方的一家店铺里有几个男子在笑着交谈,贾全的效率不错,这段时间搜罗了一下,已经把大市场里的商家给摸清了底细。

“殿下,那家一口气租了十个店铺,本是准备放租,可听到五个以上的店铺要课以重税,估摸着是在转手。”

方醒一听就乐了,说道:“我记得转手是要交税的吧?”

朱瞻基心情舒畅的道:“是要缴税,而且市场还有二期,他租不出好价钱!”

“这可是赚二茬钱,夏大人想必在得意吧!”

连贾全都熟悉了夏元吉的财迷性格。

走出大市场,方醒就看到了十多个小摊排在外面,而第一个就是春妹。

大市场外面就是宽敞的大路,只有在市场边上的那一块空地能摆摊,也就能容纳十多个摊位的样子,所以显得有些拥挤。

只是春妹现在的境遇不大好,几个男女正围着她的春饼摊子叫嚷,若不是春妹拎着把菜刀,估摸着就要上演全武行了。

“春妹,老子告诉你,这地方又不是你买下来的,凭什么要让你摆在最前面?!”

一个高大男子冲着春妹吼道,不过有些忌惮那把菜刀,所以不敢太靠近。

一个大汉在一个女孩的面前跳着脚叫嚣,这个画面让人看了揪心,可春妹却怡然不惧,说道:“凭什么?就凭着我是第一个在这外面摆摊的!你说凭什么?你后来的凭什么想摆在前面?谁给你的道理?咱们到顺天府说说去!”

一个媳妇模样的女人也叉着腰喝道:“看你年纪轻轻的,不赶紧嫁人还等什么?莫不是要自己攒嫁妆?哈哈哈哈!”

这话有些刻薄了,大明的女子,若是需要自己攒嫁妆,那对娘家人是一个侮辱——没本事!

“关你何事?”

春妹以一敌二依然豪气干云:“谁的道理?当然是天下的道理!就算是到了陛下的面前,也是这个理!”

那媳妇怒道:“就凭你也想见陛下?你好大的脸!今日你不让也得让,大家说说,每家一天轮着行不行?”

“行!”

还用得着说吗?

世人的特性,不患寡而患不均。

“那你们试试!”

春妹把菜刀在案板上磨了一下,不甘示弱的道。

小刀有些按捺不住了,辛老七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别乱动,老爷自有主张!”

小刀的手摸着飞刀,那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方醒回身看了小刀一眼,看到他眼睛发红,就说道:“慌什么?一个男人,居然还没春妹镇定,能成什么事?”

小刀的呼吸有些急促,在方醒的注视下渐渐的平息下来,只是握着飞刀的手却更加的用力了。

朱瞻基一直在看着,正好夏元吉出来,他看到这个场面就喝道:“干什么呢?都把凶器放下!”

虽然不认识,可夏元吉身后跟着的十多个官吏却不是花架子,顿时那些男女都散开了些,可那个男子却喊冤道:“大人,这女子一人霸占了前面,这不公啊!小的们和她商量,差点都被她砍伤了!您看您看,她手里还拿着刀呢!”

春妹下意识的松手,菜刀落地。

“保护大人!”

一个官员冲上来挡在夏元吉的身前,脸上全是悲壮。

卧槽!

方醒不能不出声了,他干咳道:“不过是些小矛盾罢了,哪就到刺杀夏大人的份上了?都放松些,今天可是好日子,别给自己找霉运!”

那官员没回头,依然是站在夏元吉的身前。

看来这个秀他是作定了呀!

方醒马上就原谅他了,因为朱瞻基的身前啥人都没有。

你要拍马屁也要拍皇太孙的呀!蠢货!

夏元吉很无奈,回头冲着朱瞻基歉然一笑,然后拨开眼前这人,走过去说道:“此处并非……”

“咳咳!”

方醒等这么久,只是为了熬熬小刀的煞气。此时小刀已经快控制不住了,辛老七正拿住他的后颈,竭力在让他安静下来。

“安静!”

这是方醒第一次正色呵斥小刀。

小刀一愣,方醒已经走向了那边。

辛老七松开手,低声道:“你且老实点,不然就关你进小黑屋!”

从小刀进方家开始,方醒一直在熬鹰,不管是温情细磨,还是狠辣操练,可这小子的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小刀——有杀人狂倾向的家伙!

辛老七大步跟了上去,小刀的眼睛还是有些红,贾全看了一眼,叹息道:“莫要去想以前的事,好好的过日子。”

这等人他在军中见到过,都是杀人杀出来的毛病。

小刀闭上眼睛,他知道那些男女威胁不了方醒的安全。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

十三岁吧好像?

杀了谁?

好像是一个蒙元人,嗯,对,他落马了,然后小旗官令我去杀了他,取下人头。

那个蒙元人好像也不大,胡子都没有。

记得那溅起的血……是红色的,比落日的夕阳还红!

小刀的咽喉涌动了一下,看到方醒已经走到了前方。

“谁起的头?”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