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26章 这是何等的骄傲

第426章 这是何等的骄傲

陈家占地不小,可却只有五间房子,陈三才想把夫妻俩的正房让出来,可方醒摇摇头,只是要了一间厢房。

“夫君,是谁来了?”

桂花听到了陌生人的声音,就从厨房出来问道。

方醒笑着拱手道,“大嫂,我们是游客,错过了宿头,打扰了。”

桂花闻言就嘟囔道:“家中的米粮可不多了……”

“你个败兴的娘们,还不赶紧去做饭?”

陈三才喝骂着上前,眼珠子使劲的转动,然后喝道:“快去杀一只鸡来,还有酒,少一样老子就休了你!”

桂花闻言就柳眉倒竖的准备上去撕扯,可看到陈三才的右手在身前举起,她定睛一看他手里的东西,马上就委屈的道:“是,夫君。”

辛老七听到这话,就想上去理论,可方醒却轻声道:“这就是生活啊!”

辛老七觉得方醒的话里带着些回忆和惬意,就诧异的看了一眼。

方醒的神色中全是回忆,在这里,他终于是卸掉了一些东西。

院子里种有一棵桂花树,年岁久远,那庞大的树冠几乎挡住了三分之一的院子。

“这里想必在夏季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方醒拍打着桂花树的树干,眸色恍惚。

——老家的那棵桂花树还在吗?

“贵人果然是慧眼。”

陈三才出来就得意的道:“这棵桂花树是小的祖辈种下的,在村里可是独一份,连小的妻子的名字都是由此而来。”

“哦,是吗?”

方醒看到大娃躲在正堂的门后面,怯生生的在看着自己,就对他招招手,笑道:“来,我这里有糖果。”

陈三才刚想推却几句,可看到方醒都已经摸出了东西,就冲着躲得只剩下半张脸在门外的大娃骂道:“贵人要给你糖果,还不赶紧滚出来!”

大娃看到了方醒手中的糖,他舔舔嘴唇,试探着走了出来。

方醒蹲在地上,等他过来后,把十多颗糖全都塞在他的手里,揉揉他的头顶道:“不许吃多,不然烂牙。”

陈三才虽然不认识这种白生生的糖,可知道肯定是价格不菲,于是就按着大娃的脑袋,喝道:“快给贵人磕头!”

大娃被按得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栽倒,方醒伸出手去扶了一把,笑道:“莫名其妙的磕什么头!快去玩耍。”

等大娃带着糖一溜烟跑出去后,陈三才追着骂道:“大娃,有点好东西你就去炫耀,回来!给老子回来!”

方醒看着大娃的背影,眼中的回忆之色更浓了。

辛老七不知道方醒在看什么,就和小刀一起去了厢房清理。

夜空中渐渐的多了许多星宿,方醒坐在桂花树下,仰头透过枝叶看去。

星河灿烂,那些闪烁的星辰仿佛是恒古以来就挂在夜空中,默默的挥洒着星光,看着人间的悲欢喜乐。

“娘……娘,你跟我回家,娘……”

方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辛老七和小刀出来,看到方醒的模样,辛老七拉了一把小刀,两人轻手轻脚的去了厨房。

“哟……两位贵人可是不放心…….”

桂花正在用热水扯鸡毛,看到辛老七两人进来,就振眉说道。

“轻声点!”

小刀指指院子里的方醒,一直笑嘻嘻的脸上变得有些凝重。

由于不知道方醒的心情为何迟迟不好,所以小刀只能是尽量的让方醒清静些。

桂花扁扁嘴,手里扯着鸡毛,心中不屑的想到:这些贵人不愁吃不愁穿的,莫名其妙的愁什么呢?

晚饭的主菜就是干笋炖鸡,陈三才把家中窖藏的一坛好酒起出来,殷勤的劝酒。

辛老七和小刀看到方醒酒到杯干,可那眼神却越喝越迷茫,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劝。

喝到最后,陈三才颓然醉倒,可方醒依然是那副模样。

“睡吧。”

辛老七和小刀睡柴房,说啥都不愿进厢房。

方醒笑笑也就罢了,然后各自就寝。

……

“小猪跟着爹爹回去,娘在这边做工,很快就归家了……”

方醒猛的坐直了身体,浑身已是大汗淋漓。

黑夜中,方醒双手捂着脸,微微颤抖着。

月华透过桂花树倾撒在石桌上,黑白相间的斑点随风晃动着,一根手指头点在了那个白点上,良久不动。

方醒就这么站在树下,痴痴的看着夜空。

“妈……”

星辰闪烁,仿佛是一张温柔的笑脸。

“水,给我水……”

“夫君,慢点喝……”

“去,看看大娃掉被子了没。”

“没掉,夫君,赶紧睡吧。”

“睡不着啊!想着大娃差不多到念书的年纪了,可家里面供不起……哎!我这当爹的没出息啊!”

“夫君别多想了,明日我就去接些织布的活,总能好起来,睡吧。”

“嗯,我也看看能不能多开几块地,还有大娃娶媳妇的钱要攒呢,睡吧……”

“我去看看大娃,夫君睡吧。”

夜露深重,方醒的身上都被打湿了,他听着桂花走动的声音,大娃吧嗒嘴的声音,温柔拍打被子的声音……

第一声鸡鸣后,陈三才两口子就起床了。

“贵人还在睡?”

陈三才看到辛老七和小刀都在院子里活动身体,就问道。

小刀指着外面道:“我家老爷出去溜达了,不许我们跟着。”

陈三才赶紧恭维道:“贵人果然是贵人,这溜达的时辰都与众不同啊!”

方醒已经溜达的很远了,正在一个废弃的小河边上看着。

薄雾笼罩在四野,前方被从中间劈断的小山看着若隐若现,恍如仙境。

“这就是破岗渎,你别看山小,当年孙吴的几万人来开凿,还挖到了龙嘞!”

方醒转身,看到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正在身后,急忙就拱手道:“老伯早。”

老人看到方醒的脸色有些苍白,就皱眉道:“年轻人看着有些体虚啊!”

方醒笑道:“大病初愈,昨夜没睡好,所以看着脸色就差了些。”

“原来如此。”

老人看来也是出来溜达的,和方醒介绍起了这边的历史。

“这破岗渎先前是能用的,能通到江里去呢!只是后来隋文帝觉得这地方的龙脉都被挖坏了,就干脆拆了建康城,破岗渎就废掉了。”

方醒看着那雾气中的小山,饶有兴致的问道:“老伯,那您真觉得这里有龙吗?”

老人吹胡子瞪眼的道:“怎地没有?若是没有龙,那孙吴怎能在江东立国?”

话锋一转,老人叹息道:“可惜孙权小儿不懂乱挖,结果龙跑了,后来就便宜了曹操。”

方醒觉得脑海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就问道:“那老伯您认为我们应该是什么族?”

老人鄙夷的看着方醒道:“我等世代居于此,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除却戎狄之外就是咱们,要什么族?”

方醒的耳边仿佛听到了一声巨响,顿时脑海中就出现了先民披荆斩棘,和自然搏斗,和野兽搏斗,和那些率兽食人的戎狄搏斗……

“这年轻人不会是癔症了吧?”

老人看到方醒在发呆,就以为他是发癔症了,赶紧就闪人。

而方醒依然在那里发呆。

仓颉造字为天地嫉,鬼神为之嚎哭,因为他打开了一扇门。

神农氏尝百草,先民才能摆脱病患的侵袭,繁衍生息。

——除却戎狄就是我们,这是何等的骄傲!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