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78章 子曰能干什么?(今日第五更)

第1078章 子曰能干什么?(今日第五更)

方醒带着土豆出来应酬,这里面的意思夏元吉当然知道,不外乎就是要开始培养长子了。

小孩子能参与大人的世界,会觉得很骄傲,同时也会产生一种责任感。

土豆被安排坐在侧面,方醒问夏元吉:“夏大人,宝钞之事应该无碍了吧?”

夏元吉抚须道:“因为本官的疏忽,差点在金陵翻船,所以本官和下面的人商议了一下,准备向陛下建议设立宝钞所,每个布政司都放一个。”

“这个不错,只是宝钞所的名头小了些,不过……户部本就整合了不少职能,罢了,能做事最重要。”

方醒觉得这时候无需去考虑什么名分,能把宝钞的架子搭起来就是胜利。

“那可是有问题吗?”

方醒知道夏元吉不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请来,必然是有事。

夏元吉苦笑道:“下面的人都不愿意出任这个宝钞所的掌事官,本官头疼的很啊!走,与我进宫去。”

方醒无奈的道:“你这是怕陛下发火,让我去当盾牌吗?”

夏元吉指指土豆道:“那要不也让陛下见见你家的小伯爷?”

方醒看了看正在发呆的土豆,笑道:“那也未尝不可,只是不知道陛下是否愿意见他。”

……

朱棣正在和杨荣等人探讨着草原最近的形势,大太监看到有人在门口转悠,就出去问了问,然后回来禀告道:“陛下,兴和伯携子和夏大人求见。”

“携子?土豆?还是平安?”

朱棣有些不解的问道。

大太监也觉得方醒太过儿戏了,急忙答道:“陛下,是土豆。”

儿戏!

杨荣等人觉得方醒这个举动有些儿戏了。

拿朝堂当你家,随意带着儿子进来闲逛,换个脾气差点的皇帝,非得让你一家子去喝西北风不可!

咦!朱棣的脾气也不好啊!

朱棣的目光不喜不悲,淡淡的道:“那便让他们进来吧。”

……

皇宫中除去特殊的日子之外,基本上你都看不到孩子的身影。

所以当方醒牵着土豆走在宫中时,那些路过的宫女太监们都纷纷侧目。

——这是哪家的孩子?

土豆有些害怕了,紧紧的拽着方醒的手指头,脚步也有些乱。

方醒侧身低头道:“有爹在呢,无需害怕。”

土豆点点头,给了方醒一个笑脸。

一路进了殿内,方醒带着土豆行礼。可土豆根本就没学过怎么行大礼,于是就傻乎乎的跟着跪了。

这一跪就没掌握好,结果变成了滚地葫芦,一下就滚到了方醒的前面。

呃……

大太监面色扭曲,不知道如何是好。

黄俨垂眸,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而杨荣几人只是抚须微笑,觉得严肃的朝堂上能有这么一幕,也算是一个调剂。

朱棣偏过头,胡子翘了翘。

方醒赶紧把土豆拎起来,然后拍打着他的衣服,顺便摸摸膝盖。

“痛不痛?”

土豆仰头道:“爹,不疼,就是地上硬。”

得!这对父子把这当家了。

朱棣的胡子翘起的频率越发的高了,大太监已经转过脸去,不忍目睹。

黄俨看到朱棣的反应,眼中有阴霾之色闪过。

方醒把土豆拉在自己的身边,冲着朱棣拱手道:“陛下,犬子无状,还请陛下恕罪。”

能让土豆见识到皇宫以及皇帝,这对他以后有好处。

权贵的孩子从小就是和权贵们在打交道,长大后自然会变得从容不迫,眼界也会开阔许多。

见识多了,自然在起跑线上就领先一筹!

朱棣无语的摇摇头,看到土豆乖巧的站在方醒的身边,居然还大胆的看着自己,不禁就乐了。

“是个虎头虎脑的小子,方醒,不许你把他教成书呆子!”

方醒愕然道:“陛下,臣最讨厌的就是书呆子,若是能在某个领域有建树也就罢了,可摇头晃脑的,子曰不停。土豆若是成了这等人,别说是爵位,臣顶多把金陵的庄子给他生活,别的一概没有。”

你在吹牛逼!

长子继承的规矩你以为是那么好改变的吗?

朱棣点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是赞同的。

可吕震却忍不住了,出班道:“兴和伯,夫子的话可有错吗?”

这里在场的全是儒家子弟,包括朱棣都是。

方醒,你也太放肆了吧!

方醒愕然道:“什么夫子?我只是不想我儿子变成一个整日子曰子曰的人,子曰能种粮食吗?子曰能操练将士吗?子曰能打造兵器和农具吗?子曰能干什么?我问你,你整日把子曰挂在嘴边,你想干什么?”

吕震愕然,指着方醒喝道:“先圣也是你能诽谤的吗?你大逆不道!”

能怎么辩论?方醒说的这些,子曰都解决不了,只能打压!

方醒看了一眼朱棣,当年的朱元璋可是没给那位圣人家面子,命令那位圣人后裔抱病来金陵见自己,然后直接丢在金陵养老。

后来朱元璋更是牛的不行,下旨,除去曲阜之外,不许大明其它地方祭祀圣人的庙(这里避讳一下)。

朱元璋察觉到了历朝历代儒家的影响力,实际上已经撼动了王朝的根基。

可他没想到的是,儒家子弟的果敢反击。

最后朱元璋只得收回成命,算是大明立朝之后的一次大败仗。

“叉……”

朱棣刚想喝令把方醒叉出去,可看到土豆那有些懵懂的神色,就变了口风:“无人臣礼,退下吧!”

方醒昂首牵着土豆走了,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和……尴尬!

当着君王的面,自己的所学被斥之为无用,这个打脸有些狠了。

可……

吕震看了一眼又重新开始看奏章的朱棣,最终没敢进谏。

骨头永远都是自强和自信才会坚硬,否则任你口绽莲花,也只能忽悠那些百姓而已。

至于朱棣,谁想忽悠他?谁敢忽悠他?

朱棣的性子和朱元璋差不多,对于儒家这种根深蒂固、能撼动君权的道统最是不满。

可坐在他这个位置上,却不能意气用事,否则就是身死国灭的下场。

想想前宋,君王被文官压的死死的。

整个大明实际上就是儒家的天下,君王只能聊以**——打板子,抄家、杀人,流放!

以后还会有个牛笔的嘉靖皇帝,手段高超,心思缜密,可最后还是只能躲在宫中当道士。

朱棣看完奏折,抬头淡淡的道:“学问学问,每日都要学,诸卿勉力!莫要学一套,做一套,知道了道理,就要去做才是,而不是阳奉阴违。”

杨荣带头应了,可心中却是苦涩的。

山东之事终于还是发酵了,皇帝很明显的借着此事在敲打群臣,并延伸到儒家。

——你们都老实点!不然朕就在背后推一把,让你等名声扫地!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