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5章 冒险上山

第1065章 冒险上山

卸石棚寨距离青州城三十公里远,方醒得知唐赛儿杀人之后并未四处流窜,也没杀官开仓,就放了一半心。

三个官吏已经被拿获,一脸懵逼的跪在地上。

方醒坐在上端,唏嘘道:“一个九品官儿,居然就敢这般贪婪,郑聪,你摊上大事了。”

那叫郑聪的男子看了杨士奇一眼,就无辜的道:“伯爷,下官自问做事兢兢业业,并无差池啊!”

很诚恳,很一脸正气!

方醒摇摇头,和杨士奇说道:“那唐赛儿怎么算?若算是杀官造反,可缘由呢?”

杨士奇正色道:“当然是杀官造反!”

跪在地上的三人,哪怕是戴罪之身,依然是一脸的认同。

兔死狐悲啊!

方醒淡淡的道:“我却有些异议,此事在我看来,它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杨士奇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眯眼道:“兴和伯,长此以往……”

“官将不官吗?”

方醒打断了他的话头,毫不客气的道:“若是在军中发生此事,我的处置方法很简单,直接让她去打头冲阵,若是三次不死,便可免去罪名。”

“而你们!”

方醒话锋一转,说道:“你们正是这一切的源头,本伯无权处置你们,但陛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朱棣会给他们什么交代?

“大人,杨大人救命啊!”

朱棣的尿性全国皆知,他要是得知此事,这三人肯定是斩首,家人连流放都是奢望。

杨士奇看着三个软在地上的官吏,水渍从屁股下面蔓延出来,就知道自己麻烦了。

按照潜规则,大家一起出来办事,有事好商量。

可方醒却直接出了大招,杨士奇能说什么?

方醒闻到了尿骚味,他皱眉起身道:“这三人是此事的关键,本伯无权处置,杨大人自己看着办吧!”

圈子,对大明危害的就是圈子,各种圈子!

圈子就是朋党的雏形,蔓延开来,就是一个个的利益团体!

这些圈子代表着各自的利益群体,展开对大明的切割,吃的脑满肠肥。

方醒不屑的道:“做了就做了,当初做下这些事的时候,你等肯定是在心中窃喜,这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好生享受你们最后的日子吧!老子还得要去招抚那个女人!”

……

山路难行,植被倒是不少。

当方醒看到那些绝壁时,回头问方五:“可能上去?”

方五放下望远镜,苦着脸道:“老爷,上面有寨子,他们只需丢块石头下来,咱们就得全军覆没。”

方醒看了一眼,几座山全部连在一起,四周都是绝壁,唯有两条蜿蜒盘旋的盘梯小路可以上山。

以斥候百户的能力,肯定是能爬上去的,可半途却不能有人干扰,否则就是去送死。

而那两条小路极为险要,强攻的话,方醒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此处只需准备滚石擂木就可固若金汤,那个唐赛儿倒是个厉害的。”

王贺已经热的想吐舌头了,他仰头看看天,头痛的道:“兴和伯,今日肯定是攻打不成了,咱们宿营吧,不过还得要小心被山上的摸下来偷营。”

此时太监知兵的不少,王贺的偶像就是郑和。

天气太热,方醒估计这边比北平的温度要高一截。

“这还没到盛夏呢,天气就这般燥热,今年这边的收成好不了,粮食还在转运途中,咱们首先得安抚,否则容易引发百姓的不满。”

方醒言辞凿凿的把招抚的必要性提高到了和整个山/东一地的安危紧密相关的程度,王贺翻个白眼,低声道:“咱家知道你对那女人有意思,那要不就找个由头,把那林三当做罪魁祸首给杀了,然后你可以得偿所愿,如何?”

“滚蛋!”

方醒哪敢对那个女人有意思,想想她以后彪悍的战绩,方醒自愧不如。

“扎营吧,老王,我上山一趟,你盯着军中,不许闹事。”

王贺一愣,拉住方醒道:“我说兴和伯,那女人都杀官了,说不定现在正磨刀呢!你上去不是送死吗?难道……”

王贺退后一步,打量着方醒道:“兴和伯,难道你想上山去当压寨夫人?啧啧啧!咱家倒是大开眼界了。”

方醒没理他,找来了林群安交代。

“伯爷,此事不妥!”

林群安直摇头,坚决不同意。

“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在山下扎营,晚饭我估摸着要在山上吃了,若是成功,我叫人点了火堆报信。”

方醒直接用兴和伯的的身份压下来,谁也不能阻拦。

辛老七默默的准备了一卷绳子,小刀仔细检查着飞刀,方五有些纠结,他也想跟着去,可斥候百户却不能离开他的掌控,否则方醒会不放心。

战阵之上,你要有能信任的人,也要有能了解你的人!

方醒就带着辛老七和小刀,宛如游山玩水,顺着小路就上去了。

……

小路蜿蜒盘旋,走在上面回身后看,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南寨就在眼前,十多个男子正守着一堆石头,虎视眈眈的看着方醒三人。其中一人喊道:“你们是哪里的?可是来投奔唐姑娘的吗?”

听到唐姑娘这个称呼,方醒的心落地了。

——幸好还没自称佛母啊!不然谁也救不了她!

辛老七沉声道:“去告诉唐姑娘,大明兴和伯在此!”

“大明兴和伯?”

那男子一愣,边上的十多人却已经慌了手脚,其中一人不小心推了一块石头下来,顺着小路往下滚。

卧槽尼玛!

此时再高的武力值也是扯淡,方醒三人手忙脚乱的闪到边上,幸亏上面没有继续滚石,否则……

辛老七躲开后,勃然大怒道:“唐赛儿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吗?”

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带着弓箭,否则他能用弓箭短暂压制住这些乌合之众,然后给方醒趁机撤下去的时间。

那喊话的男子回头呵斥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等原地不许动,等着!”说完他就进了寨子。

方醒随意坐在地上,招呼辛老七和小刀拿出水来,就地休息。

山风吹过,把青衫紧紧的贴在方醒的身上,在腰间那里凸出一个曲尺形状的轮廓来。

坐在这里往山下看,能看到那些营帐已经扎起来了,要不了多久,炊烟也会升起来。

山间很静谧,只是偶尔有一声鸟鸣。由于干旱,方醒听着鸟叫声中,仿佛都多了些烦躁。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